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入宫
    ,精彩小说免费!

    紫英抱了两套衣裳出来,举给凤卿看,问她道:“小姐,您今日是穿这身梨黄色的齐腰襦裙,还是穿着套绛紫色的束腰襦裙。梨黄色显得活泼一些,穿绛紫色显得端庄贵气一些。”

    凤卿正在给自己画眉毛,闻言转过头来,道:“绛紫色的吧。”

    紫英点了点头,将绛紫色的那套放了下来,梨黄色的那套则送了回去。

    凤卿继续对着镜子画眉毛,吕嬷嬷走过来看了两眼,皱着眉问道:“小姐,您画的这是什么眉毛?这么直,又这么粗,怪怪的。画个柳叶眉多好,端庄又典雅。”

    凤卿道:“一字眉。”

    珊瑚正在给她绾髻,笑着道:“又是小姐想出的新鲜画法吧,上次研究出的是什么落尾眉,现在又是一字眉。”又问凤卿:“小姐,今天梳什么发髻?”

    凤卿道:“流苏髻吧。”

    吕嬷嬷在一旁看了道:“那配那支八叶桃花坠珠钗,再戴那对蝴蝶耳坠。”

    凤卿没有反对,然后吕嬷嬷便从她的首饰匣子里将钗子和耳坠找了出来,在凤卿头上和耳朵上比了比。

    凤卿用眉笔给自己画了眼线,顺便给自己化了一个时下最盛行的咬唇妆。只是她的咬唇妆,跟这时候的人化的比起来,要更现代化一点。

    梳妆完毕,换了衣裳,又整理了一番,然后她才出了拾得院去了王氏的宝善堂。

    她到的时候,王氏也刚好梳妆完毕从内室里面出来。隔着五步的距离远远的打量了她一眼,见没有什么不妥之后,才道:“走吧。”

    出了门上了马车,然后两人才一路往皇宫的方向而去。

    王氏叮嘱她道:“进了宫里,少说多看,不要单独乱走,以免冲撞了宫里的贵人们,若有人对你出言不逊,能忍则忍,免生事端……”

    凤卿给她递了一杯茶,笑着道是。

    王氏接了她的茶,又接着道:“你一向是个懂事的,其他多的我也不叮嘱你,进了宫之后,你见机行事吧。”

    到了皇宫门外,各府的马车已经排成了队,还有其他府邸的马车从后面排着上来。

    外面的家丁时不时的隔着帘子跟王氏道:“夫人,后面是郑家的马车。”“夫人,后面是宣阳侯府的马车”“夫人,后面是……”

    王氏则时不时的吩咐“让一让他们。”,也有些府邸是没让的。只是说让的时候多,不让的时候少。

    信国公府的车马来得比他们还要晚一些,但因为大家纷纷相让,最后信国公府很快就走到了他们跟前来了。

    傅双宜掀开车厢的窗帘伸出头来,笑着跟凤卿打招呼,喊道:“凤卿,凤卿……”

    凤卿也掀开帘子出去看,笑着和她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

    凤卿看到,卫仲卿也一起来了,跟随在信国公府的马车旁高高的骑着马。见凤卿掀开窗帘子,还笑着跟她招了招手。

    傅双宜笑着道:“我说了要和你结伴的,我还怕你们已经进去了呢。”又转头跟崔氏道:“伯母,我们别走这么急,跟谢伯母她们一块儿走。”

    卫仲卿扫了她一眼道:“你当路是你家开的,前面的人让着咱们家,我们杵在这里,后面的人又不敢越过咱们家去,没一会这路都该堵住了。你要和凤卿妹妹结伴,等进去了下了马车,什么地方不能等她。”

    傅双宜不高兴的嘟了嘟嘴,但也没有再坚持,跟凤卿道:“那我进去再等你。”

    凤卿笑着道了声好,然后信国公府的马车先进去了。

    宫门处的侍卫们因为要验照各府的帖子,所以行得十分缓慢。等轮到谢家的时候,又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

    等过了宫门,又行了一小段距离,下了马车。

    傅双宜挽着崔氏的手果然在一旁等着她们,见到凤卿等人下来,抬着手蹦起来跟她们招手。

    凤卿随王氏一起走上前去,王氏和崔氏相互见礼,凤卿又给崔氏行礼,傅双宜微微对王氏屈了一膝之后,便放开崔氏跑过来挽着凤卿的手了。

    崔氏无奈又宠溺的看了她一眼,笑着跟王氏道:“这些小孩子,不管干什么事非要结个伴儿。”

    王氏笑着道:“别说她们了,我们年轻的时候不也是这样的。”

    崔氏点了点头,含笑着道:“我们一块儿走吧。”

    王氏和崔氏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说话,凤卿和傅双宜跟在后面也说悄悄话。偶尔路上遇见相熟交好的人家,会打声招呼或者结伴走一会儿。

    傅双宜跟凤卿咬耳朵道:“等一下我们去凤阳宫拜见娘娘,你母亲和我崔伯母大约会留在凤阳宫。但我们大约会被送往朝辉楼,由淮阳公主招待。所以我提前叮嘱你,淮阳公主这个人心眼坏透了,你要小心她,也不要跟她说太多话。”

    凤卿:“……”

    傅双宜继续道:“她那个人最喜欢仗着身份压人了,讨厌得紧。等去了朝辉楼,我们就离她远远的。不过她要是非要上来故意找麻烦,我们也不必对她客气。”

    凤卿笑着跟她转移话题道:“卫二哥呢?他不是和你们一起进宫的。”

    傅双宜“哦”了一声,回答她道:“圣上要召见他,所以他才跟我们一块儿进宫。”

    凤卿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傅双宜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给淮阳公主准备了什么礼物?”

    皇后举办宫宴,恰好遇上淮阳公主过生辰,因此是以让她们这些小姑娘请进来给淮阳公主作伴庆贺的名义请进宫的。既然淮阳公主过生辰,自然要准备生辰礼敬上。

    凤卿道:“陈道复的一幅《花鸟图》。”

    傅双宜听着扁了扁嘴,道:“便宜她了。”说着又很是得意的跟凤卿道:“你知道我给她准备了什么吗?我给她送一幅我自己写的‘寿’字,我气死她,哼!”

    等到了凤阳宫外,自有宫人将她们引了进去。

    殿中按位次已经坐了不少的人,卫皇后就坐在凤座上,面容慈善温和,柔声的与身边的命妇说着话。

    凤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贤名远播的卫皇后,江湖中流传着她的传说很多,最多的是关于她从一个从五品武将之女到深受圣宠的皇后的逆袭之路。

    她已经上了年纪,但因为保养得宜,依旧可以看出面容姣好。萧长昭的眉眼处便像了她。

    她随着王氏和崔氏上前去跪下行礼。

    萧长昭说卫皇后想要见她,她当以为卫皇后会多看她两眼,甚至跟她多说两句话的,因此心里多少有些紧张。

    而事实证明,她想多了,并有些自以为是了。

    卫皇后待她与待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目光扫向她的时候比对别人更冷淡了两分,让凤卿很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而后她想起自己最近的名声实在是有些不好,卫皇后恐怕也有所耳闻,对她的印象难免要差一下,然后倒也有些释怀。

    宋臻的事情上凤卿自认为自己没有错处,虽说一句“清者自清”多是安慰自己的话,但也不想因为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弄得心情不好,所以一直都是尽可能的安慰自己释怀。

    卫皇后温声和崔氏王氏说了几句话,然后又不咸不淡的赞了凤卿一句“是个齐整的姑娘,谢夫人会养姑娘。”

    接着便让人将她和傅双宜送到朝辉楼去了,道:“让她们小姑娘一块儿玩去,让她们陪着我们这些大人,难免拘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