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伶牙俐齿
    ,精彩小说免费!

    淮阳公主被噎住了,脸色黑起来,偏偏找不出话来反击凤卿的话。

    她再说谢凤卿是下贱的樵女生的,却不是连自己都骂上了。往上数几代,她萧家也是樵夫出身。

    若是不驳,倒显得她这个公主弱了,连一个臣女都比不过。

    郑莞儿看了看淮阳公主,看了看一脸沉静的谢凤卿,心里有些为拙词的淮阳公主着急。

    她脑子倒比淮阳公主转得快一些,盯着凤卿突然厉声道:“谢凤卿,你大胆,你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你谢家以后也能像当年僖祖、顺祖、宣祖、益祖、太祖皇帝那样,从樵夫出身,不断往上最终创下像大业那样的王朝。”

    说着眼睛一挑,给凤卿盖了个大大的罪名,道:“你谢家难不成还想造反。”

    凤卿不惊不慌的道:“臣女不敢。臣女说那些话,只是想说,职业有分百行,事有千种,每一行每一事都需要有人来做,这样社会才能行进有序,不断向前发展。因而百行百业,并无高低贵贱之分。”

    傅双宜听着忍不住笑了起来,鼓掌道:“说得好说得好。”又看向郑莞儿笑着道:“什么造反,这种事情哪能随便说的,更别说随便在别人身上按这个罪名了。圣上英明神武,天下四海归心,大家崇敬崇拜圣上还来不及,怎么会有人造反。除非那种昏庸无道的皇帝,才会引致天下人不满而造反,难道玉莞县君认为,圣上的德行不能令天下人归心?”

    郑莞儿恼的“你”了一声。

    傅双宜心里哼了一声,又不是你会掰扯,她也会。

    她接着道:“非要说樵夫樵女低贱,我记得郑家祖上是杀猪的吧,这样算起来,比樵夫也高贵不了多少嘛。再有,向来子孙的高低贵贱都是从父论的,哪有跟着姨娘一方算的。”

    淮阳公主不屑呵道:“真是好伶牙俐齿的两个人。”

    傅双宜笑道:“多谢公主殿下赞美。”

    淮阳公主:“……”

    有后面进来的姑娘过来给淮阳公主献礼,凤卿和傅双宜这才终于得以在淮阳公主跟前走开了。

    李七姑和孙婷娘拉着她们走到了角落里,孙婷娘有些不赞同的道:“你们也太大胆了,她好歹是公主,得罪了她以后免不了要受她的报复。”

    傅双宜不惧道:“得罪她又怎么样,我才不怕她呢。再说了,我就算不得罪她,她也会跟我过不去的。”

    孙婷娘摇了摇头。

    她们坐到一旁聊天,淮阳公主没有再亲自或让人过来为难她们,凤卿松了一口气。

    又过了小半刻钟的时间,朝辉殿内却突然出现一阵骚动,有个男子的身影突然冲进了殿内来,引起众人的窃窃私语。

    李七姑转过头去看,突然“咦”了一声,道:“双宜,那不是你家卫仲卿吗?”

    傅双宜“啊”了一声,转过头去看,果然看到是卫仲卿的身影。

    而隔着远远的地方卫仲卿四周张望了一下,也喊起道“傅双宜”。

    傅双宜虽然奇怪他怎么会来这里,但听到他喊,便赶忙站起来,跳起脚挥着手应道:“我在这里。”

    卫仲卿听到声音望了她们一眼,然后穿过人群向她们走来,最后站在离她两步远的地方,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皱着眉问道:“你没事吧?”

    傅双宜奇怪道:“我能有什么事?”又问:“你怎么突然跑这里来了?”

    卫仲卿道:“不是你让人来跟我说你被淮阳公主罚跪,让我来救你的……”他话还没说完,就骂了一句粗话“他娘的”。

    他自然知道自己这是上当了。

    他才刚从养和殿出来,就有一个宫人守在门口,见到他就一脸着急的说傅双宜被淮阳公主罚跪了。

    他也是关心则乱,没有多想。想着淮阳公主一向十分针对傅双宜,怕罚跪还是轻的,就怕后面还有什么更狠的招数,所以火急火燎的赶来了。却忘了傅双宜要是真的出事了,她也应该先让人去凤阳宫找自己的母亲求救才更有效。

    傅双宜皱着眉头道:“我什么时候叫人去找你了,我也没被罚跪呀……”她却也很快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有些羞恼的转过头去望向淮阳公主的方向。

    而在这时,淮阳公主却也已经在郑莞儿等人的拥簇下往这边走了过来了,站定在离她们不足三步远的地方,抬了抬下巴,挑起了眉毛,看着卫仲卿道:“是本宫让人去请你来的,你要如何。”

    卫仲卿自然已经猜到是她了,只有她吃饱了没事干会做这种事情。

    卫仲卿呵笑了一下,抬手拱手对淮阳公主行礼道:“臣拜见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千岁。”又道:“公主殿下想见臣,大可以光明正大的请臣来,何必扯这样的谎呢。”

    淮阳公主看着他,脸上带着几分委屈道:“本宫光明正大的去请你,请得动你来吗?你故意避见本宫,这些日子你进宫时,本宫几次请你来本宫的宫中,你哪一次肯来。本宫又专门出宫上门寻你,你依旧避而不见。本宫就这么令你讨厌,令你避之不及。”

    李七姑和孙婷娘相互对视了一眼,当着这么多贵女的话,众目睽睽之下,淮阳公主说的那些话多少是有些有**份了。

    虽说淮阳公主喜欢卫二公子,自小就追着卫仲卿跑也不是什么秘密,但知道归知道,淮阳公主众目睽睽之下表现出来又是另外一件事。

    傅双宜看着淮阳公主,则是恨得咬牙切齿。

    卫仲卿连忙道:“臣不敢,公主是天子凤女,臣只有恭敬畏惧的份,岂敢讨厌。”

    淮阳公主道:“你不敢,我看你就敢。本宫想见你一面,竟然还要借傅双宜的名义,本宫为了你可都快把自己的面子往地上踩了,你还要本宫怎样。”

    郑莞儿扯了扯淮阳公主的袖子,想提醒她不应该如此失态。惠阳宫跟凤阳宫可是面和心不合的,晋王殿下与燕王和靖江王更是为了储位争得你死我活,她这样让惠妃娘娘和晋王殿下将脸面往哪里搁。

    淮阳公主却挥开她的手,依旧固执的盯着卫仲卿,道:“难不成你想让本宫这个公主一直拿热脸贴你的冷脸不成。”

    卫仲卿连连道:“公主殿下言重了,公主殿下完全不必这样做。臣避见公主,只是为了公主殿下的闺誉着想,更怕别人产生了误会。”又道:“对了,听说惠妃娘娘已经开始为殿下甄选驸马了,臣恭喜殿下,愿殿下觅得如意郎君,并百年好合。”

    淮阳公主又气急起来,道:“你又来气本宫。”说完深吸了口气,平缓了胸口的怒气,又道:“今日是本宫的生辰,本宫不想与你吵,你随本宫来,陪本宫说会儿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