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拜见姑母
    ,精彩小说免费!

    傅双宜看着对话的卫仲卿和淮阳公主,脸上又是酸楚又是愤怒。

    她想出来插话,却被李七姑拉住对她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就应该让男人自己去解决,才能让淮阳公主死心。

    傅双宜于是便又狠狠的瞪了卫仲卿一眼,多少是觉得他让她受委屈了。

    卫仲卿大约是觉察到了傅双宜的目光,也警告的一眼扫过去,警告她不许插话。

    而后又对淮阳公主道:“此处是皇后娘娘宴请贵女的场所,臣一个外臣留在这里难免会冲撞了各府的小姐们,还请公主容臣告退。”说完又对淮阳公主拱了拱手,然后弯着腰往后退了两步,接着匆匆转身打算快步离开。

    淮阳公主连忙叫住他:“你站住。”

    见卫仲卿脚步不停,一副装作没有听见的模样。

    淮阳公主气急了,又连忙厉声道:“卫仲卿,本宫以公主的身份命令你给本宫站住。”

    说完又对身边的宫女道:“上去给本宫拦住他。”

    宫女听从她的吩咐,快步上前将他拦了下来,道:“卫二少爷,请您留步。”

    卫仲卿闭了闭眼睛,有些无奈的请啧了一声。心里一边骂这位淮阳公主脑子有病,他是皇后的娘家卫家的人,她是郑惠妃的女儿,很明显就不是一国的,根本没有可能,她却偏偏到处缠着他,另外一边心里又十分的烦她,十分真想找人给她套个麻包袋揍她一顿。

    他转过头来,看着淮阳公主十分不耐烦的道:“殿下,您究竟想怎么样。”

    淮阳公主道:“本宫也不勉强你陪本宫说话了,本宫请你陪本宫喝杯酒总可以吧。”说着一副可怜哀求的模样,道:“看在本宫今天生辰的份上。”

    说完对旁边的宫女道:“替本宫拿壶酒和两个酒杯来。”

    傅双宜看得脑袋都快要冒火了,眼睛盯着淮阳公主和卫仲卿两个,也是熊熊的烈火,而后用一种不大不小的声音骂道:“不要脸!”

    淮阳公主扫了她一眼,却什么话都没说,仿若视她为无物。

    孙婷娘叹着气道:“淮阳公主今日的行为出格了,根本是在自毁名节。”

    傅双宜盯着淮阳公主轻声“哼”道:“我还不知道她,她这根本就是故意的。郑惠妃在给她选驸马,她不乐意嫁给那些人。她今日在众人面前闹了这一出,还有谁愿意来娶她。”除非不怕有一天自己头上绿油油。

    “到时候她嫁不出去,可不是非逼着圣上和郑惠妃将她嫁给卫仲卿。”又一副绝对不会让她得逞的模样:“她想得倒是挺美。”

    凤卿看了这一出,倒像是看了半天的热闹。

    淮阳公主喜欢卫仲卿她看出来了,她完全没有顾及郑惠妃和晋王的脸面她也看出来了。卫家是属于皇后阵营的人,她若有一丝顾及郑惠妃和晋王前程,也不会想着非要嫁给卫仲卿。

    大约她是那种将自己的幸福看得比兄母的前程重要的人,若她生在现代,或许还能称赞一句勇敢追求幸福,在这时代,就多会被视为不孝了。

    今日一过,说不好郑惠妃和晋王都该跟她闹翻天了。

    等宫女端了酒和酒杯上来,淮阳公主拿了两只酒杯,一只递给卫仲卿。

    卫仲卿想了一下,将酒杯接过。

    淮阳公主正要去拿酒壶,接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收回了手来,转而笑着故意对傅双宜道:“傅小姐,本宫请你替本宫和卫二哥哥斟杯酒,不算劳烦你吧。”

    傅双宜气炸了,她觉得自己再不发作简直肺都要炸了,正要冲上前用酒壶泼她一脸酒,却被凤卿拉了回来。

    卫仲卿则连忙道:“傅双宜这丫头毛手毛脚的,怎能服侍好殿下。臣是她的未来夫婿,臣来代劳,臣来代她帮殿下斟酒。”

    说完拿起了酒壶,先往淮阳公主的酒杯里倒了酒,又往自己的酒杯里倒了酒,接着举杯对她道:“臣敬殿下一杯,祝殿下长乐无极。”然后一饮而尽。

    淮阳公主脸上又黑了起来,忍着心中的气恼没有发作,然后也跟着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卫仲卿放下酒杯,正打算告辞,又道:“殿下……”

    他刚开了个头,淮阳公主便打断他道:“你不必每每总是殿下殿下的叫,你非要和本宫这般生分。”她刚想再说一句“本宫让要你直接叫本宫的名字。”

    结果卫仲卿点了点头,打断她道:“臣明白了。”说完退后了两步,恭恭敬敬的作揖给她行了一个大礼,道:“侄儿见过淮阳姑母……”

    姑母……

    众人:“……”

    淮阳公主:“……”

    淮阳公主终于被气得红了眼睛,气道:“卫仲卿,你叫本宫什么?”

    卫仲卿还一副不解的道:“姑母啊,难道臣这样喊不对?”又道:“皇后娘娘是臣的姑奶奶,也是殿下的嫡母后,论辈分,臣可不是该称呼殿下一声姑母。还是殿下觉得臣按辈分唤殿下姑母,不叫尊称,对殿下不敬。”

    傅双宜终于哈哈的笑了出来,姑母,姑母……

    她走上前去,一边笑一边道:“果然是喊姑母。”说完屈膝对淮阳公主行了一礼,道:“臣女见过姑母。”

    淮阳公主瞪向她,厉声道:“傅双宜,有你什么事。”

    傅双宜笑呵呵的道:“臣女以后和卫仲卿是要当夫妻的,他唤殿下姑母,臣女自然要随他叫殿下姑母。”

    却在这时,朝辉殿外一个声音传进来道:“这是怎么了,大家怎么都围成一团了,哪里是发生了什么有趣儿的事情。”

    众人转头看过去,然后便看到了领着宫女笑盈盈的往这边来的平阳公主。

    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平阳公主走了进来,眼睛扫过淮阳公主、卫仲卿和傅双宜,却只当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问卫仲卿道:“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是一众贵女在的地方,你一个外男跑到这里来,也不怕唐突了众位小姐。”

    卫仲卿忙道:“是,臣这就告辞。”

    平阳公主挥了挥手,道:“去吧,下次行事注意些,你是后族,你行事不谨,母后也会跟着没脸。”

    “是,臣以后一定注意。”说完人便走了。

    淮阳公主看着逃一般的恨不得马上飞走的卫仲卿,目光带着怨念。而后有些没趣的放了手上的酒杯,不耐烦的对平阳公主道:“皇姐姐怎么来了。”

    平阳公主是一副好姐姐的表情,笑着对她道:“小丫头,真是越长越没有良心,对皇姐也不耐烦。”说着拉了淮阳公主的手腕往前面走,一边道:“走吧,看看皇姐给你准备了什么生辰礼。”

    淮阳公主想抽开自己的手,但却被平阳公主抓得稳稳的。平阳公主脸上一直含笑,温和善目,像是个普通人家温婉的姐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