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着了道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管晋王和厉丛丛的事究竟事实如何,总之厉丛丛现在失了名声,是不得不纳了这个小姨子的。

    晋王府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在王府里摆了宴席,以礼聘的方式纳了厉丛丛进府,给足了厉家脸面。

    而且宴请的日子还挺急,就在私情被揭的第十日。京中有一些嘴碎的命妇,难免猜测起来,这位厉三小姐肚子里是不是已经有货了。

    而揣测之语一传十十传百,再加上以讹传讹或中间的添油加醋,最后倒是传成了厉三小姐肚子是有货了,且都快四个月了,再不进府这肚子都快遮不住了。

    傅双宜听了之后,对凤卿的院子里拍着桌子又是乐了半天。

    晋王府中大摆筵席迎娶侧妃,自然给各府送了喜帖,王氏自然是要去的。傅双宜想看晋王府的热闹,拉着凤卿跟着长辈一起去了。

    在晋王府里,凤卿不知道厉丛丛和晋王妃心里是怎么想的,总之面上姐妹两人却是亲亲热热的。

    晋王妃脸上看起来高兴得好像她自己成亲一样,笑容满面的表示有这个亲妹妹帮着我一起服侍晋王一起管理晋王府简直太好了,我也能清闲一些,以后有什么事还有个商量的人。总之,妹妹嫁进晋王府,我很高兴。

    而厉丛丛则一脸含羞带怯的垂着头不说话,看晋王妃的眼神十分依赖亲切。

    这让像傅双宜一样想看晋王府的笑话的人很是失望。

    喜宴在内外远分了男女客,听说男客那边几位皇子和皇孙们都来了,以福王起头、鲁王附和,然后拼起了酒来,闹得有些不像话,连宴席都是乱哄哄的,没多久宾客就倒了一大片。

    晋王府没有准备这么多让人休息用的客房,晋王看着这倒下去的一大片,脸色十分的难看。

    当然,这些都是凤卿回府之后才听到的。

    而在喜宴中间,凤卿身上却发生了一件事。

    她喝了一碗侍女端上来的茶水,不久就肚子疼了起来,然后想拉肚子。凤卿自然知道自己是着了别人的道儿了,只是没想到别人会这么大胆,在宴席上就对她下手。

    她心想这茶水不会是毒药,要是毒药弄出事情晋王府就摘不干净了。所以茶水里面的只能是简单的泻药,让她拉几回肚子而已,大约只是看她不顺眼想给她使点绊子。

    且拉肚子这东西最好说了,谁知道你是在自己家里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还是在她府里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才拉肚子的。她若不是知道自己早上并没有用早膳,可能连自己都不敢确认是别人给她下的招儿。

    她也不能当场发作说晋王府给她下泻药,然后找人来查看这茶水是不是有问题。等喜宴过了出了王府,晋王府将证据毁尸灭迹,就算她再找大夫检出她体内有泻药的成分,也难以指证是在晋王府吃的。

    所以说来说去,凤卿都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凤卿捂着自己的肚子,心里骂了一句粗话,然后转头跟王氏说了一声,准备让旁边的侍女带她去恭房。

    王氏听着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想到凤卿可能被人下药,只以为是她早上吃了什么东西坏了肚子。

    王氏叮嘱道:“快去快回,别在院子里乱走。”

    凤卿道了声是,然后跟着侍女出了花厅。

    但凤卿却发现侍女带她去的地方有些远,一般人家开宴席,为了方便宾客是不会把恭房设的太远的。

    凤卿走多了几步路就发现不对劲了,心想下药的人恐怕不是只是想给她下个绊子这么简单。

    凤卿有些后悔自己的粗心,刚刚应该拉着傅双宜一起出来陪着她的。

    凤卿停下了脚步,问前面带路的侍女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侍女对她笑了一下,恭敬道:“谢小姐略忍一忍,恭房稍有些远,奴婢走快一些带您过去。”

    凤卿道:“不能就近找一个给我吗,我很急。”

    侍女为难的道:“花厅那边的恭房都满人了,要排队恐怕都要排好久,我是看谢小姐很急,所以才想带您去别的地方上。”

    凤卿心里生气,她又不能说她不上了要回去,因为她的确很急。

    这些人将她带了出来恐怕也不会让她回去,咬了咬牙,声音有些严厉的问道:“还有多远?”又道:“要是太远了我可就不去了,我忍不了了,只能在你们府后院随便找个地方给你们府的花花草草施肥了。”

    侍女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凤卿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于是连忙道:“很快了,就只有几步的距离了。”

    凤卿又跟着她走了三四百米远,然后才到了一座院子,进了恭房。

    她坐在恭桶上还在想那些人引她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他们应该不敢在府里杀人,那究竟是想干什么?

    猜来猜去一时猜不着,于是心里干脆打定主意,等一下回去若是侍女想将她往别的地方引,她就不跟着去。反正她已经记住了来时的路,大不了她自己沿着原路返回。

    但是等她真的从恭房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原来领着她来的侍女也不见了。

    凤卿眼皮微跳,连忙快步往回走。

    而刚走了没有两步,突然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嘴巴和眼睛,拖着她往不远处的一个院子去。凤卿拼命挣扎,却挣扎不脱。想呼喊救命,却呼喊不出来。

    那人拖着她到了那院子之后,将她扔进一间屋子便立马关上了门,速度快得让凤卿从头至尾都没有看清他的长相。

    而令凤卿更惊讶的是,屋子里的床上竟然躺着萧禹询和一个美貌的少妇。看那少妇的衣着打扮,应该是晋王府的侧室,且身份应该还不低。

    房间临窗的榻上小几中放的景泰蓝香炉里正袅袅的散发出浓重的香味,凤卿跟着刘大夫学了些药理也会辨别出一些药材。

    那分明崔情香,且药性十分强烈。她才进来那么小刻功夫,就已经感觉自己心跳有些加快。

    凤卿连忙跑过去,没找到水,于是干脆忍着烫将香炉倒扣到地上,将里面没有燃尽的熏香用水壶一颗一颗砸灭了。

    但房间四面的窗户和门都被死死的关紧,房间的余香在房间里却弥久不去。

    凤卿只觉得心跳得越来越快,不知道是催情香的缘故,还是让眼前的景象将她吓坏了。

    而后她看到床的那边,悠悠转醒的少妇睁开了眼睛,却无意识般的爬到了萧禹询的身上,用自己那张燥红的脸和朱红的嘴唇去蹭他的脸,手抓着他的衣裳往外扯,一副想脱他的衣裳的样子。

    凤卿看着简直都要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