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谁做的局
    ,精彩小说免费!

    马车里面,凤卿觉得有些不舒服,闭着眼睛歇息。

    过了一会,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跟萧长昭解释一下,道:“在晋王府里,并不是我轻信别人才出来的。有人在我的茶水里下了药……”

    萧长昭挑了挑眉,道:“我知道了,会帮你报仇的。”

    凤卿:“……”

    是不是会错意了,她主要是想解释她今天虽然行事不甚机灵,但也还是情有可原的,主要怪敌人太狡猾。可没有让他帮她报仇的意思。

    萧长昭瞥了她一眼,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于是好心的还是安慰了她一句,道:“其实也不能怪你,他们想要算计,总能找到机会的。”

    凤卿多少还是有些郁闷。假如今日她不来就好了,别人也就找不到机会。

    凤卿又问:“你说今日是谁在算计我和靖江王殿下?”

    萧长昭反问道:“你以为是谁?”

    凤卿有些道:“我有些猜不着了。”

    她一开始以为是晋王府,给她的茶水里面的人下药,引着她到偏僻的院落去,然后把萧禹询和晋王的一个侧眷弄到一张床上去,再在里面燃烧催情香……这一系列的事情,需要许许多多的人脉,不是一两个人就可以成的。这晋王府的下人都听谁的,自然是晋王夫妇。所以最容易促成今日这个局的,是晋王府的人。

    但凤卿多想了一下又觉得奇怪,今日之事就算成了,这么明显的陷害难道圣上不会怀疑?事情是在晋王府发生的,圣上第一个想到做局的人是谁?恐怕也是晋王府。

    如此,晋王府根本摘不干净自己,到时圣上对晋王恐怕就有嫌隙了,他不相信晋王府连这点都想不到。所以这样来说,晋王府也不像。

    但若不是晋王府做的,那又是谁可以将这么多的手脚安插到晋王府去做这个局。

    萧长昭一眼就看破了她的心思,道:“不会是老三,老三还没有蠢到做局想陷害别人,把自己也给牵扯进去的。他真要布置这样一个局,也不会在自己家里布。”

    凤卿看他的态度就知道,他恐怕猜到了幕后黑手,于是问道:“殿下心里认定是谁?”

    萧长昭道:“你只看有心争储的皇子皇孙里面,今日的事情若是成了,谁不会被牵扯进去,谁最能收益不就知道了。”

    凤卿道:“福王和鲁王?”说着望向萧长昭,眼神有些怪异起来,道:“说起来燕王殿下您不是也没牵扯进去嘛,该不会是……”今天这个局充其量被牵扯进去的只有萧禹询和晋王,外加她这个官宦之女。

    只是她话没说完,腰就受了一掌,她被骂道:“没良心的东西,难道你不是本王的人,算计你不是在算计本王。”

    凤卿撇了撇嘴,她自然知道不会是萧长昭,只是看不顺眼他自负的态度,所以有心膈一膈他罢了。

    萧长昭这才跟她直接说道:“今日这个局,定然是老四做的。”说着“哼”了一声,脸上不屑道:“老三也就明面上蹦跶得欢腾,聪明在表面上,内里其实没什么谋略。我们兄弟几个里面,要说为人最阴险的还属老四。”

    凤卿呵道:“我还以为最阴险的会是殿下您呢。”

    结果又被萧长昭狠狠的剜了一眼。

    凤卿只好重新提出自己的疑问道:“不大可能吧,如果真是鲁王做的,他的人插进晋王府也太深了。”

    萧长昭道:“有什么不可能的,晋王府的后院早就成筛子了,里面什么人没有。”又道:“何况大厉氏这大半年忙着跟她继母继妹斗法,晋王府内的事情并不大管着,府里的许多事都交给了她认为可以信任的一个盟友,也即老三的其中一个侧夫人。”

    凤卿立刻反应过来,道:“这个侧夫人有问题,她是鲁王的人。”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急忙问道:“你今天是怎么知道我出事了,然后这么及时的进来救我们的。”

    所以是不是,他也有安插了眼线和细作在晋王府中?

    萧长昭给了她一个“还算你机灵”的眼神,继续说起道:“几个兄弟再加上一个禹询里面,老四一向是不拿老二当回事,连对付都不屑,所以此时的事情自然没他什么事。而对于其他人,今日的局若是做成了,你、禹询、还有老三的侧夫人在房间里面真的发生了不堪的一目,然后又刚巧被众人撞破。就算到时查明你们是被人算计了,但禹询也完了,这辈子储位与他无缘。被人算计不是他的错,但轻轻巧巧被人算计成功总是他不是,连这点暗算都躲不过,如何让人放心将天下交给他,何况禹询本就不是嫡皇孙。”

    “至于老三,事情发生在晋王府,圣上和文武百官第一个怀疑做局算计的人就是他,到时一个骨肉不念、阴险狠毒的罪名盖下来,则也会彻底失去人心。而至于你这个凤命之人,发生这样的丑事,不管是不是你的错,你的结局也只有自裁以明清白的结局。老四想要得到你,得不到你就会毁掉你。”

    凤卿呵了一声:“我才不会做自裁这种蠢事呢。”命永远是最重要的,什么贞洁、名声都是其次。

    萧长昭道:“等到了那时,可由不得你。你就算不想,也会有人帮你动手。”

    凤卿没有再说话,她自然知道萧长昭说的是真的。心中郁闷了一会,也只能咒骂了一声这个没有法制和上位者可以草菅人命的社会。

    凤卿沉默了好一会之后,才道:“今日的事,谢谢你!”不管怎么说,他今日是保了她一命。

    那样浓烈的催情香之下,若是他们最后失去意识被它所控,最后真的极有可能清白不保。

    萧长昭邪邪的笑着看向她,问道:“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我?”

    凤卿白了他一眼,道:“我无以为报,打算以身相许,这样行了吧。”

    萧长昭被捋顺了毛,心情舒畅了,道:“客气什么,保护媳妇难道不是本王应该做的。若本王连自己媳妇都保护不了,也不用出来混了。”

    凤卿侧了侧身,靠在车厢上闭上眼睛,一是懒得再听他说话,二是因为身体不舒服不想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