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又是名声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晋王府发生的一切算计,萧长昭仿佛用一把火将算计都破掉,但好像又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过了不到两日,外头就传出了,晋王纳小姨子的那日,谢家的七小姐和晋王殿下的一位侧夫人、还有靖江王殿下被锁在了一间房间里,还被人下了那种药。

    问:“哪种药?”。

    答:“还用说吗,就是那种药啊。”

    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再答:“因为晋王府的丫鬟看见了,燕王殿下冲进来救人的时候,踢开房门里面的那个景象啊,啧啧,靖江王殿下、那位侧夫人和谢七小姐都是衣衫不整的,靖江王殿下和谢七小姐还抱在了一起。”

    “可怜,他们一看就是是被人算计了,就是不知道算计他们的是谁。”

    “那还用说,事情是发生在晋王府,肯定是……不然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在别人的地盘弄出这等事。”

    “诶,那你们说,他们在里面究竟发生过了什么没有,那位谢七小姐的清白还在吗……”

    虽然整个事件中众人将凤卿设计成了受害者,但是受害者并不表示闺誉不会受到影响,特别是这种糊里糊涂的艳情事,最容易勾起人的以讹传讹。

    凤卿虽然没有出门,但并不表示没有听到这种传言。

    王氏、谢远樵等人怕她听到这种话会心情不好,严令府里的人向凤卿说起外面的传言。谢远樵因此气得将下局算计凤卿的人骂了一顿,一副知道是谁就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的模样。

    吕嬷嬷等人为了引开凤卿的注意力,安排了一堆的事情给凤卿做,连史姑姑给她安排的课业都多了起来。连杨姨娘都一天三趟的往凤卿的院子跑,跟他唠叨起了谢凤明的事情。

    大家都不想让她知道外面的流言,凤卿也便装作不知道,每日按照她们希望的绣绣花、写写字,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

    不过有一件事倒是真的提起了凤卿的很大兴趣。

    从前她跟刘大夫提过破腹产的事情,原本以为这种手术在古代并不可行,所以也就放下了。当时刘大夫看起来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凤卿没有想到她后面竟然找了相关的古医书来研究,并找出了一些术中止血和防止术后感染的方案。

    而恰好凤卿呆在院子里,谢府里有一只怀孕的狗遇到难产,刘大夫在它身上试验了破腹产手术并成功了,狗妈妈并没有因为手术流血过多而亡,平安的产下了一窝四只的小狗。

    这让凤卿和刘大夫都很是激动了一番。

    但遗憾的是,这只狗妈妈只活了两天,就因为伤口感染发炎而去世了。

    凤卿怕刘大夫失望,本想安慰安慰她。结果刘大夫反倒是安慰起她来了,道:“没关系,开膛破肚这种事情本就是异想天开之事,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我再仔细仔细研究,我现在对小姐说的那种破腹产变成现实很有信心,只是我们暂时还没找到一些正确方法。一旦现在面临的问题都解决了,不止是用在接生孩子上面,对治疗其他的一些病症也很有好处。”

    一番话说得,反倒是令凤卿无话可说了。

    另外一边,因为晋王府发生的事情,晋王进宫向圣上请罪,圣上将晋王大骂了一顿,将这个儿子训斥得狗血淋头。

    听闻气得急了,一个砚台扔过来,结果还把晋王的头都给砸破了,还是郑惠妃前来跪在地上搬出了过世的郑老太爷的功劳求情,圣上才允了晋王回府请大夫。

    同时,明熙帝以另有重要差事为由将现任的天津卫指挥使何煦从天津卫指挥使的位置上撤了下来,将其节制的天津卫交给了信国公世子卫贤节制。

    这位何煦是何许人也呢,是宫里何德妃的兄长,何家现任的掌权人。

    而明熙帝将他从天津卫指挥使撤下来之后,另外交给他的重要是什么呢……是去给明熙帝修建皇陵。

    人一生就生死两件大事,圣上的死后大事仿佛的确是很重要的差事。

    只是跟节制天津卫比起来……

    天津卫是除了京卫之外,离京城最近的卫所之一。几乎可以这样说,万一京城出现大事,连京卫都掌控不住局面的时候,圣上会首先想到调兵遣将的地方就应该是天津卫所的兵力。

    而天津卫由何煦节制时,原本也是鲁王最重要的军事支持。何煦从天津卫指挥使被撤下来,就相当于断了鲁王的一只手臂。

    然后众人便有些不明白了,做局害人的好像是晋王,怎么受罚的像是鲁王和何家啊。所以,果然天子的心思深不可测。

    听到何煦被调去修建皇陵之后,晋王在自己府里倒是大笑看三声,骂道:“活该!”

    结果因为情绪过于激动,牵动了额头上被明熙帝砸出来的伤口,让他不由嘶了一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而在这时,他身边的亲随带着抬着一整箱银子的护卫进来,对他拱了拱手道:“殿下,燕王殿下让人送了这一千两银子过来,说是赔偿殿下厉侧妃进府哪天烧坏的院子。”

    晋王气得骂道:“这个老五,从来就他做事最恶心人。真想赔偿,让人送银票过来不是更好,还非得让人抬了这么一大箱银子过来,什么意思,看本王笑话吗。”

    他的亲随说起道:“燕王府的人放下银子就走了,但属下觉得,咱们收了这银子恐怕不大妥当。那日的事情,还要多谢燕王殿下阻止了,不然万一真的让靖江王殿下和谢七小姐在咱们府里出了事,可就更说不清楚了。且燕王殿下还让人送了鲁王府埋在咱们府里的细作和钉子,不管咱们心里对燕王殿下怎么样,面上还是要感激他的。”

    晋王冷冷的哼了一声:“你当萧长昭那是什么好人,老四是在本王的王府里埋了细作和钉子,你当他就没有人在本王的王府里。不然本王这府里一出事,本王还不知道他倒是先知道并冲进来阻止了。几个兄弟里面,最狡猾最阴险的就是老五了,过了才是老四。”

    他默了一下,又吩咐道:“你替本王将这箱银子给本王抬回燕王府,另外再多加两千两银子。记着,不要银票,也要这种白花花的银子,场面搞大一点。”说完又阴阳怪气的哼道:“顺便代本王告诉老五,这两千两银子是本王谢他的救命之恩。”

    亲随道了声是。

    晋王始终是气不过,羞怒的踢了一脚地上的凳子,骂道:“妈的,明明是他烧了本王的王府,如今本王还得感激他!”

    这边萧长昭看到晋王府抬过来的三千两银子,倒是心安理得的收了,对来人道:“代本王谢过你们殿下,本王最近正好手头紧,幸得你们殿下雪中送炭。”

    等来人走了之后,萧长昭心情好,转头跟云箭开起了玩笑道:“本王不止是文韬武略,连经商的才能都是一绝。你看本王只拿出了一千两银子,不到半天的功夫就赚回了两千两银子。”

    云箭:“呵呵,呵呵。”

    萧长昭又指了银子道:“把银子分成两分,送去给胡氏和柏氏存着,以后给大郡主和二郡主当嫁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