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光棍树的花(四)
    门开了,露出一张中年男人憔悴的脸。他深色疲惫地看着门外的马苏,以及她身边那只体型不容忽视的肥猫。

    马苏僵硬地挤出一个笑脸,“你好,我是你的楼上邻居,呃……我搬过来之后,一直也没有来拜访,嗯……哈哈”。

    迷之尴尬。虽然马苏知道这些都是花中世界,但是实在是太逼真了。她怀疑这个世界是现实世界中某几处的复制,这个中年男人邻居看上去已经被生活的一波接一波的苦难磨得不再拥有希望。

    马苏一想到自己的真实目的,就因为自己欺骗了这个男人而心中不安。

    男人倒是还算热情,闻言,强打起精神,招呼马苏进来,一边对屋里喊道:“来客人了!”

    一个中年女人从屋子里走出来,面色蜡黄,头发枯槁,就连笑起来都无精打采的。

    马苏坐在沙发上,一边与这里的男女主人攀谈,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屋子。

    格局与自己家里是一样的,但是当马苏看到自己住的卧室对着的房间时,眼皮一跳:那个屋子被改造成了一间灵堂。

    男主人也注意到了马苏的目光,他苦笑着说:“我的岳父去世了,媳妇舍不得岳父,就在家里设了灵堂。”

    “不对,他在撒谎。有什么灵堂会用来拘魂?那女人肯定不是舍不得。”猫大人对马苏说道。

    其实马苏也察觉了不对劲。一般为去世的人设灵堂,都是在医院附近或者在火葬场。一般家属也就是设个一两天,对着遗体发泄一下哀思,然后很快就要火化掉,葬入墓地。

    没见过有人把灵堂设在家里的。

    马苏笑道:“我想为老人家上柱香,不知道方不方便。”

    男人说道:“当然可以,跟我来吧”,说着起身带马苏向灵堂走去。

    越是靠近灵堂,马苏越感觉到空气的湿冷,她拿着三炷香,正要拜下去,只听到猫大人冷笑:“用无根之水来拘魂,设灵堂以养魂,真是好手段。我要是晚来一天,你没准这次就要挂在这了。”

    马苏听得立刻渗出了一层冷汗。她问道:“怎么回事?”

    “你抬头。”

    马苏向上看去,屋顶只有一个异常华丽的顶灯,是一朵有五片花瓣模样的水晶灯。

    “你看那个灯,中心位置是个上面开口的圆球。”

    马苏点点头。她与猫大人的对话都是在心中进行,男人看到马苏突然对房顶的灯产生了兴趣,神色有迷惑。他对马苏解释:“这个灯是我媳妇选的,说是从什么……什么佛学上看来的。”

    猫大人说道:“那个圆球里面,放着他岳父的骨灰。并且在圆球里放了雨水。雨水为无根之水,将骨灰盒吊在空中,下面又被无根之水隔绝,是以其中的魂魄无法投胎。久而久之,那魂魄会变成怨灵,找寻替死鬼。”

    马苏听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随口夸赞两句应付着男人,继续问道:“那他问什么找我?”

    “你看那个灯的位置,是不是正是你床尾的地方。”

    马苏仔细想了一下,“所以,我每天半夜感觉到有人拽我,都是这个怨灵……”

    “怨灵无法离开寄身的骨灰,向下走不了,就只能向上找出路咯,你就倒霉啦,哈哈。”

    呵呵。一想到自己就是它的出路,马苏就一点都不开心。

    “你感觉到的有人拉你的脚,并不是在拉你的实体,而是在拉你的灵魂。当它将你的灵魂拉出身体,你就死了。”

    男人一直在有些唠叨地同马苏说话,看得出来,他同他妻子的感情并不是太好,以至于一旦有一个能够倾听的人在,他就将其当成了倾诉对象。

    所以当马苏问到关于这个灯的一切时,很容易就判断出来,男人的表情不是作伪。

    那么,就只能从女人那里问答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