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当抑郁症遇到灵异事件 21.光棍树的花(六)
    怪不得这几天她总觉得有人在拉她的脚!

    马苏被吓傻了。有那么一瞬间,她听到自己的喉咙发出咯咯的声音,那是她想控制僵硬的肌肉而不得所发出的噪音。她很想夺门而出,但是一想到门外的那假的爸爸和奶奶,她更想钻到地缝里。

    不能前门拒虎后门引狼。啊啊啊!

    马苏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猫……大……人……”现在怎么办?

    黑色的猫咪慵懒的坐在马苏脚边,好像它正在晒太阳一样:“怕什么,它能够着的范围也就那么大,怨灵而已。”

    猫大人眯起眼睛:“唔,不过已经凝聚成实体了,说明它已经吸收至少两个灵魂了。只要再把你吃了”,它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爪子:“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喵~”

    马苏被那声软绵绵的猫叫惊的一个激灵:“离开……哪里?”

    “这里”,猫大人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这个世界。离开这个世界,凝聚成实体,或者去报仇,或者去它有执念的地方。”

    马苏看着那只手还在床脚那里锲而不舍地摸索,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她其实很想说,自己一点也不想知道这个鬼要去哪里:“什么时候能把它……送走?我……害怕……”

    成年人,要勇于承认恐惧。马苏认为,自己就很勇敢,她能够向一只猫承认自己很害怕。对,她快要被吓死了。

    猫大人抬眼看了一眼马苏,后者发誓,自己看到了猫大人翻了个白眼!黑猫突然跳上了马苏的膝盖。

    虽然马苏很喜欢猫,但是对于猫大人她从来都不敢摸一下,生怕惹了这位祖宗不高兴。不过眼下黑猫主动跳了上了,是不是表示她可以摸一摸挠一挠?对于一个绒毛控来说,一个软软的毛茸茸的小动物完全敌得过那边乱动的手!

    马苏暗搓搓地抬起手,正要落在那黝黑发亮的背上——猫大人的爪子按上了她胸前——的瓶子。

    “??”

    “黄泉土。只要让灵魂的双脚沾上黄泉土,就能够送它们去该去的地方。”

    可是那个灵魂只有手……所以你是在玩我吗喂!

    猫大人对于马苏纠结的表情嗤之以鼻孔:“你,把它拉上来就行了!”

    马苏差点跳起来。她真的不觉得自己是个大力士,能把那玩意拉上来!

    “笨蛋!你脖子上戴着黄泉土,对于任何阴灵来说都是个千斤坠!”猫大人觉得自己都被气胖了两圈:“你,只需要拉住那只手用力就好了!”

    马苏的表情依然很纠结。她小碎步地挪过去,伸出手比划了一下,看准了一把握住那只手臂向后一用力!

    她坐了个屁股蹲。她都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拉出来的是什么,就听到猫大人尖锐地叫了一声扑过来,然后她的脖子一紧,黄泉土已经洒到了——那玩意的脚上。

    猫大人大声说道:“退后!”

    马苏闻言赶紧手脚并用地向后挪,都来不及看一眼。紧接着,她觉得房间在晃动,楼下的女人在尖叫,男人在说着什么地震之类的。但是诡异的是,马苏卧室外一丁点声音也有没有,仿佛这个家只有她一个人。

    世界一片混乱。她听到猫大人喊道:“闭眼!”便立刻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只觉得自己像是自由落体一样地坠落,然后接触到了柔软的布料。

    她终于回家了。马苏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只能看到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的一束光。虽然这里与她被困住的地方一模一样,但是就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闻不到的熟悉的味道。

    她悄悄起身,打开卧室的门,听到熟悉的打呼声。她发誓,这么有特点的呼噜声只有老爸才打得出来。看着月光通过客厅的窗户照射在地板上,久违的幸福感掠过心头。

    马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她又悄悄关上门,钻进被窝里蹭了蹭。

    “猫大人?”

    “喵~”床角的被子动了动,马苏才感觉到猫大人窝在自己脚边。

    马苏长出了一口气。她轻轻地翻了个身,慢慢放松紧绷的神经,“刚刚是怎么回事?”

    “是我低估了。那个阴灵的能力已经很强了,它至少在你之前已经吸收八个灵魂。它的能力已经达到可以将其他人的灵魂困入它自己构造的世界里了。

    楼下的那对夫妻,我本来以为是虚构的,就像你的父亲他们一样。但是最后当那个世界坍塌时,那对夫妻的反应明显是跟人类一样的。而它虚构出来的你的父亲和奶奶,在世界坍塌时也随之消失,不会有任何其他的反应。”

    马苏微微皱起眉头:“那,那对夫妻呢?”

    猫大人慢悠悠地甩着尾巴:“可能在坍塌的世界里死去,也可能从裂缝中逃离,然后随处飘荡最后消失。一般来说,阴灵拘的都是有因果的灵魂,那对夫妻说的,也许是真的。就是因为他们俩的所作所为,那个阴灵才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世间之事,皆有因果。马苏叹了口气,无论如何,她总算是逃出来了。这是不是说明,她之前做的善事多呢?

    猫大人把脑袋枕到前爪上:“别想了,你这次精气损耗很大,需要马上补回来,不然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快睡觉。”想了想又道:“至少十日之内,要在十点之前入睡。”

    马苏忍不住仰天长叹:手机什么的还是先放一放吧,毕竟小命最重要。她可不想再进到任何莫名其妙的世界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