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施压
    但是毕竟允骕的能力比自己强一些,所以允涯想了很久之后还是让允骕先回公司把舒景柔和林海赶快解决,让陈艳芝不禁喜笑颜开,这样的话允涯就不会送允骕去国外了,但是允骕得知消息却是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着允骕的模样,过来告诉他消息的陈艳芝有些不解,便问道:“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不开心的样子?你爸现在这不是认可了你的能力吗?你现在怎么一副反而不好的样子?”

    听着陈艳芝的话,允骕抬头看着她,犹豫了一会才说道:“妈,我觉得没这么简单的,再说了现在爸对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大的敌意,突然这样让我反而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

    陈艳芝听了也是思考起来点点头,但是很快又说道:“没事,你现在只管做你的,再不行还有我帮你说话呢,你就放心的去吧,再说了你爸现在就是拉不下面子,现在好不容易给个台阶你就下了吧。”

    允骕也点点头,然后就去了公司,结果直接被允涯打电话让去医院,允骕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过去了。

    到了病房之后,就看到允涯躺在自己的床上冷着脸,允骕挑了挑眉,像是对即将到来的场景有了心理预告,便只是开口说道:“怎么了爸?这么急把我叫过来?”

    允涯看着允骕,本想说什么一时却有些感慨地说不出话,眼前的儿子在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听到的都是各种褒贬不一的消息,但是自己见到他的每一次都能感受到他越来越坚定的决心,可是这个方向却是走偏了,对那个慕小晨依旧念念不忘是生意上的大忌,有软肋的人又怎么能够走的更远?

    想到这里允涯就叹了口气,语气也温和了一点,对允骕说道:“我叫你来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让你好好干,别给公司丢人,舒景柔那边依旧还在对公司施压,我相信你能解决。”

    没想到允涯这么温和,倒是让允骕有些意想不到,但他只是怀疑地看了看允涯,便正经回答道:“放心吧,我不会让公司陷入这些危机的。”

    说完之后两个人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但允骕又很快说道:“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然而允涯却叫住了他,认真地说道:“虽然我希望你能干的很好,但我希望你不要再想着那个慕小晨,好好再公司做事,如果你再顾忌那个慕小晨,我不确保我会做什么你懂吗?”

    这次允涯说话虽然依旧温和,但是眼底却是一片冰冷,让允骕一下子握紧了拳头。

    但他并没有发怵,只也看着允涯,然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留下允涯一个人在医院的病房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出了医院之后,允骕还没从允涯的示威中清醒过来,就收到了一堆关于公司股盘收到攻击的报告,然而他看着报告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他不会太过落于下风。

    而等他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他立刻就给助理打了电话,让他开始更多地调整公司的股票机制,这样的话如果舒景柔和林海想再用股票威胁允氏的话就要花一大笔钱,当成本上升的话其运作也会开始有压力。

    此举一出,舒景柔那边的人果然开始有了压力,因为舒景柔现在的财力已经不及以前,所以没有那么多可以耗进去的,但是她却不放弃,舒景柔被救出来的事情让她有点抓狂,没想到允骕这么快就把她救出来。

    所以她现在只能拼上所有继续赌着,一定要把允骕逼走,不然她绝不对甘心。

    但林海却开始有点犹豫,因为他虽然想对付允骕,但是并不想赌上全部身家,所以又撤资的打算。

    舒景柔知道了之后急得不行,立刻去找了林海,让他不准撤资,但是林海却并不把舒景柔放在心上,只淡淡地说:“我做什么事要你管吗?”

    气急败坏的舒景柔跺跺脚,她现在已经没有后路了,如果林海也退出,她就真的没有后路了,所以她立刻问道:“那你有什么需要的吗?我帮你解决可以吗?”

    听到这话林海看了看舒景柔,然后又嗤笑了一声就说到:“你能做什么?你现在被允骕都施压的没办法了跑来找我,还能做什么?”

    看着林海的面孔,舒景柔只盯着他却笑了起来,然后说道:“林海,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样做也是为了慕小晨把?然而慕小晨也不喜欢你不是吗?一样都是手下败将,你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些?”

    没想到舒景柔会跟他说这些话,林海一时有些恼怒,正想大声呵斥她的时候,突然舒景柔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等她接通之后,听着电话里面的话她的脸色越来越白,林海一时有些犹豫,不由得皱着眉问道:“你怎么了?”

    然而舒景柔却没有回复林海只低着头说一句先走了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这里,留下林海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很快他就知道了原因,并且气的想把舒景柔叫回来质问一番。

    原来是允骕把慕小晨被舒景柔绑架和被攻击受伤住院的事情大肆宣传开来,打算开始用舆论来变相施压。

    尤其他还爆了通话录音和打码的受伤照片,让网友看着都心疼不已,对舒景柔都开始讨伐了起来。

    而林海看着那些照片只觉得心痛不已,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之前专注对付允骕的时候,舒景柔居然敢绑架小晨还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也怪不得刚刚她会白着脸,然后仓促的逃走。

    看着那些网页的新闻,林海看了许久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他已经猜出来允骕要干嘛了,但不得不说这一招他真的没法挡,只能想办法开始撤资。

    但是给助理打了电话之后助理却说因为之前运作的关系,现在无法一时大量撤资,只能缓慢地一点点撤资,让林海吃了一惊。

    但是一问允氏的操作,便又明白了是允骕的操作,不由得懊恼起来,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又输了一等?但是也没办法,只能先这样了。

    而允骕此刻正在公司看着自己爆料的消息,这是他之前救出慕小晨之后就打算做的做法,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有热度才能将那些人逼下来。

    但是这事虽然过于恶劣,并且证据齐全,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反而没多少人信。

    允骕看着评论一个个说着:“假的吧,哪有这么快都把所有证据都交齐的。”“我也觉得是假的,没人敢这么嚣张吧,还是个女的”“哎,可别小瞧女的,有时候只有女的才对女的有更大的恶意,我觉得这个有可能是真的。”

    评价里有说真的也有说假的,允骕看着那些评论没有说话,只又默默地想起了在医院的慕小晨,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他身上还是有伤口,但是他明显更惦记慕小晨的伤口,想到这些允骕干脆离开了公司径直去了医院,反正目前就是在等舆论发酵的一个时间段。

    到了医院之后,允骕直接奔向了慕小晨的病房,慕小晨还在睡觉,但是睡梦中的慕小晨显然极不安稳,一直喊着允骕的名字,允骕连忙握住了慕小晨的手说着自己在,让她安静了下来。

    看着慕小晨握住他的手之后就安稳睡着的模样,允骕不禁有些眼红了起来,对自己没能给慕小晨安全感有着愧疚感,这时候更是不自觉地流了眼泪。

    慕小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看着她默默哭泣的允骕,让她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去擦拭允骕的眼泪然后说道:“怎么啦?不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吗?你怎么就这样哭了呢?”

    看着慕小晨说话好像没有太多吃力的样子,允骕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后就立刻止住自己的情绪然后笑起来对她说道:“我哪里是哭了,我这是刚过来的时候被沙子迷了眼,现在眼睛还有些不舒服呢。”

    听着允骕的话,慕小晨一时有些无言,但却也并不戳破允骕的话,只默默地笑起来然后说道:“这样说的话那你可要好好休息,不然你眼睛要是受伤了可就不好了。”

    允骕也笑起来,然后调戏着说道:“是啊,如果眼睛受伤的话我就看不到你的脸了,那多可惜啊。”

    慕小晨一惊,却是以为允骕真的不舒服,不由得去扒他的眼睛想看看情况,允骕哭笑不得,连忙抓住了慕小晨的手然后轻声安慰道:“刚刚哄你的,我怎么会出事呢?我还要保护你呢。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听到这话慕小晨一下子脸红起来,害羞的拍了一下允骕,但是一会儿又担心起来:“说起来之前你被打成这样,真的没事吗?为什么我住院了你却这么快就出院了?”说完又想去摸允骕身上的伤口,想知道伤口怎么样了。

    ps:书友们,我是柠檬茗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