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紧急入院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慕小晨耳边响起,对慕小晨而言,像是天籁一般——允骕来了。等了那么久,允骕终于来了。

    丰年闻言,微微一愣,停了手,恭恭敬敬道:“慕小姐闯进府里,意图行窃。”

    “行窃?”只为微微一思索,就猜到了他们的把戏,还是那样低端,他在心里冷笑,“那也没必要打的那么重吧,教训一下就行了。”

    丰年本也解决的差不多了,留下慕小晨也只剩下奄奄一息的半条命。躺在地上也起不来的样子。心中有一些微微的歉疚,只是这也是自己的职责所在,他很快就释然了。

    地上的慕小晨面色苍白如纸,嘴角沁着鲜红的鲜血,衣服上已经布满了血渍和脏污,整齐的头发早就飘散像是杂草一般,头上犹如顶了一个鸡窝。两边的脸已经被打的发肿,泛着红,说不出的狼狈。

    刚才没有细看,如今定睛一看,见到慕小晨这副样子,允骕心中一阵阵地抽痛起来,竟然连心脏都有一丝绞痛,不由得微微勾起了身姿。原本颀长丰俊的身姿,微微矮了一些。

    忽然,只听一个天真稚嫩的声音想起,“骕哥哥,这个女人是坏人,她刚刚还大声说,叔叔现在的情况是活该。”

    允骕神色一冽,扭头看向慕小晨。

    两人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林素繁下的种种毒手。林素繁对允涯下手。招招致命。而林素繁是慕小晨的母亲,自己又是允涯的儿子,他可以爱慕小晨,可是他也不能不是允涯的儿子。只要想到这一点,他的心不由得冷下来。

    “你真的这样说吗?”允骕的眼神带着此刺骨的寒意,像是一把尖刀扎进了慕小晨的心间。

    “我会那样说,是因为——”

    “所以你说了?”

    “我……”

    “我爸爸现在刚到普通病房,之前的一切都是你妈妈林素繁下的手,你居然说,这是活该?”

    “不是,我虽然说了,但是……”

    “慕小晨,我真的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声音几乎寒彻人心。

    终于忍不住委屈,大颗大颗的泪水从眼眶掉落,慕小晨扑上前一把抱住允骕的腿,哭道:“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允骕,我是无辜的,我那样说是有原因的,是你们逼我的啊。”

    “逼你?把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诅咒我的父亲吗?”

    慕小晨不肯放手,死死抱着:“你听我跟你解释,给我五分钟好吗。让我跟你说清楚好吗。”

    允骕眼神中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一脚踹开了慕小晨,抬脚就要走。

    慕小晨不放弃,用尽全身的力气起身保住允骕。泪水涟涟,几乎要打湿允骕的裤管,道:“允骕,你听我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妈妈做的那些事,我也是和你一样才刚刚知道不久的。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解释,我真的没有别的想法,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而已。你相信我,上一辈的事……上一辈的事就交给上一辈不好吗。我们做我们自己不可以吗,你喜欢我,我喜欢你,这样不就好了吗。”

    “那么,血缘呢?”允骕眼中露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丝不屑,“你可以不要林素繁吗?我可以不要允涯吗?不要允涯,集团的生意了,如果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是允骕吗?”

    “血缘……”慕小晨的眼神中满是迷茫。

    “是,因为血缘,林素繁这样对允涯,你呢?你难道真的对我们允家没有恨意吗?”

    吃惊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允骕,慕小晨没有想到,允骕竟然怀疑自己到了这份上,没错,她确实是林素繁的女儿,没错,林素繁确实是对允涯下毒,这些他都认了。

    但是,他怎么可以。

    他怎么可以连自己对于他的爱都放弃呢。

    难道她慕小晨的爱,就那么随意,那么不值钱吗?、

    还在她迷离之际。“少爷,有电话找您。”

    允骕闻言,一脚蹬开了慕小晨的双手。慕小晨顿时像失了线的风筝,直扑扑地倒在了地上,像是没气息的玩偶一般。

    慕小晨的眼中露出了绝望的笑,她受了丰年的毒打,却远远不及这一脚那么痛。

    这个男人,在几天前,还口口声声,说要给自己最好的,把自己想要的一切都献给自己,他还要带自己出国,给自己名誉……只短短几天,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见允骕走了,丰年也没多做停留。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勉强支撑着翻出包里的电话,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她知道,现在只有这一个电话可以打了。拨通那边的号码,一阵接通之后,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小晨,是我。”

    “林海……”

    “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察觉到慕小晨的不对劲,林海的声音有些担忧。

    “我在允家”许是被强烈击打,慕小晨的胸腔一发力,就觉得揪心地疼痛,只说了短短几句话,胸腔就感到剧烈的疼痛。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起来。

    “我马上过来——你坚持住。”

    林海放下电话,转身拿起外套,就往外走。

    “林总,还有两个方案要你批,你看……”

    “先放着吧,明天再看。”

    “但是晚上约了和市长先生的晚宴,时间已经确定了……”

    “不去了,直接说我有事”

    “但是……”

    “不管什么事都推掉,我马上要离开公司一趟,期间不要找我。”

    林海的声音还留在风中。已经急匆匆奔出了办公室。留下身后的秘书一脸凌乱,看着手上一堆的文件,露出了极度苦恼的表情。

    一路上驾车疾驰,林海直接把车的油门踩到了底,连闯了一路的红灯也不在乎。那点钱对他而言也没什么关系。脑海中回想起慕小晨刚刚像是要断气一样的声音,他担心极了。允涯和林素繁的纠葛他虽然了解的不是很多,但是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点的,该死,慕小晨为什么会去允家。这不是羊入虎口!他在心里怒骂,又十分心痛。油门都快要被踩断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另一边,此刻的慕小晨静静地躺在地板上,除了能探查到极为细微呼吸声,和死人基本没有什么区别。来来往往的人众多,却是没有一个看她一眼。大家都知道,这个人是林素繁的女儿,甚至人来人往,还传来细细小小的辱骂声。

    “这个人就是林素繁的女儿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你懂什么,这种人表面光鲜,内里不知道多少肮脏呢。”

    “居然给允涯大哥下毒手,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还敢跑到我们允家来,真是不要脸”

    ……

    ……

    眼睛虽然闭上了,耳朵确实格外的灵敏,每一句话,慕小晨都清清楚楚,一字不差地听在耳朵里,更像是针细细密密地扎进自己的皮肤一样。她多希望这时候就这样昏迷过去,也好过要听到这些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慕小晨觉得自己的心,也正在一点一点地被碾碎成粉末。也许,一切都是一场幻觉,他的喜欢,他的珍爱,他的承诺。

    慕小晨原本觉得,上一辈的恩怨,就这样烟消云散。至少,能够不要波及到她。她想过,也努力过想要解释清楚。

    可是事实却不遂人意,她只能这样默默地看着自己一点点下坠,却拦不住。

    林海赶到的时候,慕小晨已经在冰凉的地板上躺了许久。她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在一点点地凝固住。

    林海感觉有一瞬间自己都无法呼吸了,心头像压了一块巨石一般,面色极为不好地抱住慕小晨,林海急急的朝她喊了两句:“慕小晨,慕小晨!你醒醒,你快点醒醒啊。”

    慕小晨艰难地张开眼睛,露出一条细细的缝,眼神确实迷离涣散的。一旁的林海急得团团转,心中对允骕更是痛骂了十万八千遍,早知道慕小晨会有今天这样的情况,当初就应该强行把她留在巴黎,有自己的庇护,慕小晨无论如何都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自己花点钱,给慕小晨开一个原创设计店,如果她喜欢,给她创一个品牌也不是什么难事,有他的庇护,慕小晨会过的顺风顺水。

    车上载着奄奄一息的慕小晨,林海眼眶通红,此刻开的比来时更加快了三分。生怕慕小晨有了三长两短,出什么事。允家在山上,本就住的十分偏僻。要到市中心的医院,还有好长一段路。

    林海心中十万分地焦急,点击按钮,打开车载电话,直接拨通给自己的特助:“通知交通调度局,给我开出一条路来。慕小晨受伤了,我要马上带她去医院,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给我确保一条路畅通无阻!确保!”声音到最后几乎是怒吼出来。

    电话一头的秘书吓得抖了一个激灵,慌慌张张联系了调度局安排几辆警车开道,又暂时停了几条路,终于确保一路畅通无阻。有时间擦一擦额头上的冷汗。

    慕小晨已经浑身是血不省人事。林海顾不得形象,抱着慕小晨一路冲进医院,急得团团转,大声喊叫:“医生,医生快点出来!”

    ps:书友们,我是柠檬茗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