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迈向新的未来
    慕小晨从床上爬了起来到镜子前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皮肤白皙,容貌姣好,不是多倾国倾城,但也是好看的。

    脖子与锁骨上的布满着点点吻痕,十分暧昧,不知为何一股暖流在她心中漾起,一发不可收拾。

    “加油,慕小晨!”她对镜中的自己喊道,然后走到房门口匆匆下楼了。

    吃完午饭后慕小晨可以说是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下午,考虑到明天要去vincent报道,所以就没做什么费体力的事情,就看看dian ying,累了就睡觉。

    当慕小晨醒来时已经很晚了,她坐起身清醒了会儿后揉了揉眼睛,然后拉开被子下了床走到了落地窗边。

    她看着外面的景色,太阳落了半边身,火红的天空与云如同一位娇羞的闺中女子,整个城市都在这美丽的景色下散发着异样的宁静,如仙境一般,没了以往的喧嚣。

    慕小晨不禁有点感伤,她想起自己的父母,在未过世时她们所住的地方虽然不比现在,但却无处不透露着无限温馨与美好。

    她现在多想听着母亲对着自己唠叨,而父亲在旁边劝着却被母亲揪住耳朵骂了一顿的囧样。可都是不可能的了。

    “妈妈,爸爸……”慕小晨呢喃着。

    这世上,我真的是孤苦一个人了吗?

    她眼神十分落寞,叹了口气转身准备去洗漱一下,一双手就那么突然的从后面缠上了她纤细的腰。

    熟悉的气息喷洒而来,慕小晨微微悸动,是他。

    “你……”

    “刚刚在想什么?”允骕完全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其实他已经盯了她好久了,可是她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

    一想到她在想除了他以外的事情就不高兴,他皱了皱眉,可一看到她那嫣红的小嘴就喉咙一紧。

    允骕眯了眯眼,想着给她点教训下次她就不敢在犯了,就像她现在已经不会再想着离开自己一样。

    慕小晨感觉到了危险,察觉到允骕会对自己做什么,她急忙开口,“我刚刚在想明天报道的事情。”

    纵然如此,可允骕似乎没听见一般抬起右手扳过慕小晨的脸就朝向了自己。

    慕小晨想挣扎却来不及了。

    一个吻落了下来,充满着霸道,他撬开了她的贝齿,舌头就这么滑了进去与她交缠。

    室内的气息渐渐变的靡旎,慕小晨也不再挣扎,只是默默承受着,她的气息也变得紊乱,有些喘不过气。

    允骕加深了这个吻,手居然不老实的向下滑去,扶在腰上的手也加大了力度,使她更靠近自己。

    “嗯,不要。”一瞬间慕小晨清醒过来,她连忙推开了允啸,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一不留意他就被推开了,身体差点撞向一旁的桌子。

    允骕不满了起来,他走近正在喘气的慕小晨,骨节分明的手指抬高了她的下巴。

    “你在拒绝我?”声音平静而又冰冷,透露着危险。

    “我……”慕小晨看着他的双眼有点颤栗,眼睛转向了别处继续说道,“说了明天还要去vincent报道,我想休息。”

    “这样啊。”允啸语气轻挑。

    慕小晨闭上了双眼,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也许是习惯了这样吧。

    看着她的小动作允骕不禁有些好笑,他收回了手,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温热的唇贴着慕小晨的耳朵轻说道:“不要老想着什么工作,设计,我有能力养你的。”

    慕小晨猛地瞪眼,似乎有些愠色,对着面前的人一字一句说道:“我不靠别人。”

    似乎被这样的慕小晨吓到了,允骕楞了一下,便没有在多说什么。

    转身之前眯了眯眼,似笑非笑道:“很硬气,我喜欢。”

    慕小晨张开了双眼,气息不足,浮躁感也慢慢涌了上来,似乎是意识到了刚刚有些激动,连忙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整天在家里也没事做,正好我有服装设计这方面的天赋何不运用起来。”

    好像也是,他没再说些什么,就这么静静地靠着她。

    肩膀变的酸了起来,慕小晨看允骕已经将下巴搁在自己的肩膀上,想着要不要把她推开,可又怕他生气。

    这时一道救命的手机铃声响起,慕小晨推了推允啸,“我去接个dian hua。”

    允骕直起了身子,看了她一眼,唇压了上去用力吮吸了下才让开道。

    慕小晨脸一红,埋怨的看了他一眼后越开他走到桌旁拿起了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您好。”

    “您好,请问是慕小晨xiao jie吗。”dian hua一头是公式化的女音,毫无感情的音调。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请您明天来vincent大楼的五楼报道,会有专门的人带领您。”

    “嗯,好的。”

    “另外,实习生的实习时间为三个月,招生截止于这一个月,所以请您务必准时到来。”

    “好的,谢谢您了。”慕小晨道谢,随后只剩下dian hua挂断的忙音。

    “谁打来的。”允骕从后面握住了她拿手机的那只手。

    “vincent那边的人打来的,通知我明天去vincent大楼的五楼报道。”慕小晨如实回答。

    “哦。”他漫不经心的应了声,随后松开了她的手。

    “嗯,下去吃饭吧,挺晚的了。”

    “你喂我我就去。”是肯定的语气。

    “知道了,怎么变那么矫情了你。”慕小晨无语。

    “怪你。”

    “……”

    晚饭时间可以说是过得煎熬,慕小晨已经有点怀疑允骕是不是双重人格,一会儿是冷漠的不像话,一下字又是黏人且脾性/爱开玩笑的幼稚鬼。

    但是自刚刚的那一通dian hua,她的心情也是激动的,因为她终于可以不用再依赖着允骕,而是靠自己打出一片天地。

    虽然允骕总是时不时调侃自己不用去工作,他会养她。可她知道他是为自己高兴的。

    一夜安宁。

    第二天慕小晨早早就起床了,在天空还是鱼肚白的时候。允骕也破天荒没有缠着她,大概是考虑她今天要去报道吧。

    匆匆吃完早餐,慕小晨对允骕挥了挥手,表情些许紧张,但是极力的控制住呼吸,说道:“那我先走了。”然后跑出了大门。

    “又不是晚上不回来了。”允骕低声嗤笑着,只是实个习就这么兴奋,想起她刚刚那犹如奔赴战场一般的表情,很是可爱。

    慕小晨远远就看见了易木笙站在那辆银色法拉利前,她急忙跑了过去,拉开车hou men就坐了进去。

    “阿笙,麻烦你啦。”

    易木笙温和的笑了笑,“不必道谢,这时我应该做的事情。”

    “嘿嘿,对了,阿笙,待会儿你还是和上次一样,在离vincent大楼还有一个路口的距离的时候停下就好啦。”慕小晨嘱咐道。

    并没有在对这辆豪车吐槽。

    “好的,我知道了。”易木笙点了点头没有多问原因,因为这不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他只负责接送慕小晨,随后发动了车子出发了。

    银色的法拉利在大道上匀速的行驶着,因为是早晨人并不多,不然有多少人盯过来还不知道呢。

    慕小晨打开了车窗,看着外面略过的高大建筑物与绿色的植物,都行成了一条笔直的线。

    手机叮咚的声音响起,慕小晨一看是允骕发来的,问她现在怎么样。

    她没多想就回了句,还好。

    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她对易木笙道了谢后就偷偷的下了车。

    她往四处看了看没什么人,松了口气后慢慢开始走动。

    “慕小晨!”一个女声叫住了慕小晨。

    是任挽澜的声音,慕小晨冒着冷汗回过头,看到任挽澜后勉强扯出微笑:“嗨,挽澜。”

    “慕小晨,原来你家那么有钱啊。”任挽澜看着慕小晨,声音与眼神中无不透露着羡慕。

    慕小晨眼神一暗,她想到自己父母双亡,也与伯父伯母断绝的关系,世上早已无任何的亲人,哪里来的家。

    “其实也就是家里人租来撑撑面子的。”慕小晨忙道。

    任挽澜不相信,她继续追问道,“租车还带司机的?何况租辆法拉利也挺贵的吧?你家里人这么舍得?”

    又是家这个字眼,慕小晨有些感伤,话差点也讲不出来了。

    “其实你家——”

    慕小晨打断了他的话:“我家要真有钱还来这实习?早就找个有钱人嫁了。”

    语气带着哽咽。

    任挽澜被堵的无话可说,听着慕小晨的声音也有奇怪,便相信她不再追究事情的真相了。

    “好了,我相信你,我们一起走吧。可以吗”

    “嗯。”慕小晨点了点头,扫视了眼任挽澜。今天没有拿着早饭了?

    几分钟便到了vincent大楼的门口。

    “走吧。”慕小晨笑着说道。

    虽然之前来过,但是意义却是不一样的,这一次,她们两个是以这栋楼的一份子的身份来的。

    意味当然是不一样。

    任挽澜看着她也噗嗤一声笑了。

    真好啊,终于可以这样走进自己梦寐以求几年的地方了。

    真希望一直都如此,她是应该抛弃以前的不愉快来迎接崭新的现在了。

    接下来的生活会快乐的,她坚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