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允骕也生病了?
    此时的judith依旧沉默的躺在病床上,眼睛似看非看的在天花板和靠窗被风吹的舞起来帘子上徘徊。

    夏清风从慕小晨走后,就一直待在旁边,除去让护士送来的几句话,几乎他们两个之间就没有再有过交流。

    judith不想说,夏清风也只是安静的看着她。

    外面太阳慢慢下落了,也许是夕阳太美,又或者是洁白的病房很是寂静,夏清风兀自开口了。

    “judy,这几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直戳judith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要问,不是再也不会关心自己任何事情了吗。judith心中苦涩,闭上眼睛,并不理会。

    夏清风看到judith决绝的样子,知道她还是不会说的。

    他们学生时代,是他们感情最好的时候,所以毕业后想也没想就直接不顾家里人的意见,直接结了婚。

    可是,谁知道后来夏清风却对她说了一句:“我发现自己不喜欢你了,我们离婚吧。是我太冲动。”后来,不管judith怎么乞求,他都义无反顾的离婚。

    于是两人便再也没有了未来。

    现在他回来了,可是也已经晚了,如同落日西下时间不会再回来,候鸟南飞来年回来也会是一群不一样的鸟儿了一样,一切都已经结束。

    就在离婚协议书签下的那一刻。

    judith似乎在这四年的时光里,已然看开了,还成为了离自己梦想最近的人,这在他们学校里的人都是屈指可数的。现在的生活,她很满足。

    看到judith不愿开口的样子,夏清风苦涩一笑,垂下了头。

    四周微风轻拂,拂过洁白的纱帘,吹起judith额前的碎发。

    的确都不一样了。

    不过一会,慕小晨也下了班,坐上了易木笙的车,回到了家里。

    允骕还没有回来,而自己正面对着一众下人们,这样似乎很是尴尬。整个房间里的空气瞬间凝固了。

    佯装着镇定,遣退了下人,慕小晨精疲力尽的倚坐在柔软的沙发上。

    忽的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慕小晨用鼻子嗅了嗅没错那是清香扑鼻而来的花香,她想起自己有多久没有去过花园逛逛了。

    站起身来,拖着疲惫的身躯在满是芝樱花海的前院里溜达了起来。她看着这一片片粉红世界的花海不由得回想起画设计稿的情景。

    呵~还是要感谢这些美好的事物,慕小晨心里渐渐轻松起来,回归到了大自然,似乎当初设计服装的灵感又源源不断的涌了进脑子里来。

    也许自己是这些事物的载体,它们想通过我来展现在世界上,而正如judith所说的。

    不仅仅是表达,更重要的是要将他们合适的呈现出来,服装不是艺术,却胜于艺术。

    慕小晨很是惊奇,自己似乎成长了一些,虽然还是初出茅庐,但是自己的内心对于自己的梦想,以及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却是越来越明朗了。

    微风轻拂,芝樱花瓣四处飞起,旋舞,飘零,落下。

    现在是四月末了,芝樱花盛开最旺盛的时候依然要过去了,看来是要凋零了。慕小晨心中惋惜,伸出手接住了一片花瓣。

    看着那一点点的粉嫩在自己的掌中,很是弱小,却能带来不一样的震撼,它的一生已经足够了吧。

    允骕也回到了别墅,刚进来没几步,就看到了立于万千粉色里面的慕小晨。

    挥退了一众下人,轻轻的走近慕小晨的身边,长臂一伸,拥住了她。

    忽的被大手揽住,慕小晨略显惊讶,但是很快她便意识到来人是允骕,于是这是微微一下,并未有挣扎的动作。

    他的味道,淡淡的古龙香水混着太阳和他独有的味道,萦绕在慕小晨的周围,也在她的心上激起一层层的涟漪。

    “怎么在外面,没进去?”允骕轻靠在她耳边,吐出温热的气息。

    慕小晨心头一颤,却是淡淡的说道:“很久没在外面走走了,想看看这些要过季的花。”

    “那我陪着你。”允骕温柔的声音在一次响起。

    “嗯。”慕小晨答道,但是心底却是有些说不出的开心,她这是怎么了?

    她该不会是喜欢上允骕了吧?不,不会的。

    慕小晨在心底反驳道,一定是因为这样的允骕很少见,所以觉得很有新鲜感,而且也是因为他忽然很绅士而已。

    对,一定是这样的。慕小晨提醒自己,她和他绝对不可能在一起,就算已经发生过关系,也是绝对不会有结果的,毕竟……

    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慕小晨没有动,任由允骕揽着,却是向后转了下头,回望似的看了看这整个院子,这是他的别墅,这是他的花园,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跟自己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感觉到了慕小晨的动作,允骕以为是她在寻着太阳的方位,于是唇角一勾,拉起了慕小晨手。

    “跟我去个地方。”

    允骕忽的开口,微微惊讶的慕小晨就这样被忽然兴起的允骕带去了一个从未涉足的地方。

    那是在穿过了后院的大片大片的紫藤萝花海之后的一个地方,以前慕小晨还以为这里会是什么地方呢,没想到这紫藤萝的尽头,居然会有一个小木屋,而允骕带她去的地方,正是这木屋的房顶。

    也许是因为紫藤萝花海的地势是处于斜坡状态,所以当允骕带这慕小晨像是登山一样的走到了尽头,这一间小木屋就像是大洋中的孤岛一般,在一片紫色的天地里面高高矗立。

    而这屋顶,确实是要比几层别墅还要高。

    本身这允骕的别墅所在的地方本身就是一个小山的顶上,这样一来,这里似乎是离天最近的地方了,起码在这里就是。

    慕小晨和允骕面向着太阳下落的方向,坐着,似乎双双等待着黄昏的到来。

    斜眼看了身边慕小晨一脸期待的样子,允骕微微一笑,很是满足。

    似又觉得微风轻抚,带来阵阵凉意,看了眼慕小晨还是室内装,穿着单薄,便将自己的外套褪下,披在了她身上。

    慕小晨只是一僵,而后只是微微笑了笑以示谢意。

    “你喜欢这里?”

    “嗯。”慕小晨满眼都是远处一望无际的地方,那一轮红日正要接近于与山际相交的地方,就要日落了。

    慕小晨心底里忽的生起了好像一辈子就停在这个时候,这种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的,难以言述的,寂静。

    似乎整片天地都只剩下她和允骕两个人,而时间不息,日落日升,她也知道岁月静止这是不可能的。

    允骕看到慕小晨很欢喜的样子,也是开心,只是他也能从她的眼里看到淡淡的寂寥。

    眯了眯眼,她觉得孤单?

    慕小晨的确是觉得孤单,而且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没有亲人,没有世上最爱的人,虽然有余苏可和任挽澜两个不可多得的好朋友,但她们也有自己的生活,这样毕竟不是一样的。

    允骕叹了口气,伸出长手臂揽住了慕小晨的肩。

    她什么时候,才能将自己视为最亲的人?

    夕阳娇艳,绚烂多彩,可是身后的一片紫藤萝花海却不一样的魅惑多姿,处于这样两种人间仙境般的交接点,慕小晨只觉得现在的心情似乎要完美到不现实了。

    这样色彩相互排斥,却又相互融合,夕阳红与紫色混合的色调似乎要将慕小晨吞噬在其中,慕小晨真的不禁赞叹。

    一种新的色彩设计理念在她的脑中浮现。

    当太阳真的下沉之后,允骕便带着慕小晨离开回到了别墅。

    但是慕小晨却依依不舍,允骕无奈,只得答应她明早陪同她一起再去看日出。

    慕小晨很是高兴,跟着允骕屁颠屁颠的到了餐桌上。

    管家很快上齐了所有的饭菜,慕小晨忙活了一天,也没再顾忌允骕,大快朵颐起来。

    允骕微笑,并未多言,只觉得自己脑袋似乎比白日里更加昏沉,呼吸也开始厚重起来。一旁的管家担心的看着他,但是慕小晨却并未察觉。

    渐渐的,允骕刚想拿起刀叉,眼前却是忽的一晃,只剩一片漆黑。

    他向一边直直的倒了下去,慕小晨用余光也发现了,却是没有管家动身的及时。

    一步上前,接住了倒下去的允骕。

    慕小晨神色紧张起来,忙叫道:“骕!骕你怎么了?”

    只是允骕依然昏迷,没有任何回应。

    管家镇定的覆上了允骕的额头,皱起眉:“少爷发烧了,来人,去把徐昭林医生找来。”

    “是。”

    下人急忙的跑了出去。

    慕小晨也甚是紧张,忽的发现自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在一旁慌乱起来。“拿热水!不对,先拿热毛巾,不不……先……”

    管家轻声叹息,平时慕xiao jie看着挺机灵的一个人,为何现在居然如此糊涂。

    还是管家不慌不忙,让人帮忙扶起允骕,望房间里送去。

    “来人,先热毛巾和水来。”管家敦厚的声音响起,这才让慕小晨混乱的心镇定了不少,看着允骕被送到了房间,自己也忙着跟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