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厌恶的感觉
    刚刚是怎么了?怎么会脑子一片空白一般……

    慕小晨提醒自己,镇定下来,这才守在允骕的旁边,先将他的衣物解开,换上了比较轻便的衣服。

    平时他的身体她也算是看过几次了,只是这一次,他这么安静让自己来换,还是有些紧张。

    不一会整张脸都红了,却还是要厚着脸皮,帮允骕换着衣服。

    管家遣退了下人,自己也侧脸不看,其实他很想提醒慕小晨,让他来换吧,只是似乎慕小晨自己就换了起来,看来自己也不用动了。

    慕xiao jie的心里还是有我家少爷的,管家心中暗喜。

    但其实慕小晨此时想的最多的却是允骕似乎是为了自己才感冒的,她忽的想起昨夜他陪着自己熬夜,他自己却没有披着披肩而给了自己,而刚刚,他又将衣服给了自己,一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他才会生病的。

    所以,她理所应当的要照顾他。

    没过一会,换好衣服后,慕小晨又忙着给允骕覆上热毛巾。

    大约几分钟后,楼下想起了车开来的声音,不过一会,便响起了敲门声。

    “谁?”慕小晨脱口而出,只见管家心中有数的对着慕小晨恭敬的说道:“回慕xiao jie,应该是徐昭林医生到了。”

    “医生?”以前似乎没有听过,他的私人医生吗?慕小晨看了眼发着烧,昏迷的允骕。

    “是的,而且这徐医生和少爷……还是一起长大的朋友,最近刚回国。”

    慕小晨很惊讶,原来允骕还有那种关系的人啊,一直以为他就是一个以自己为中心,不会替别人考虑的人,没想到还是发小的嘛,而且还是留学的医生,一定很厉害。

    似乎对这个徐医生略有些好感了,慕小晨微微一笑:“那快让他进来。”

    话音一落,徐昭林推门而入。

    刚一进来,眼光从慕小晨身上一瞟而过,跟管家眼神打了个招呼后,便快步的走向床边。

    动作迅速敏捷,似乎见到允骕很是惊讶后,快速放下药箱,打开拿出里面温度计,放到了允骕的嘴里。

    慕小晨很是惊讶,也许有一部分是因为他从一进来就没有理过自己。

    看着床边这个同允骕一样高大的男人,只是可能因为长年身处国外,穿着与周围有些不一样,着一生浅灰色风衣,太急忙而没有换下的一双棕色马丁靴,异域风情,不一样的魅力。

    徐昭林放好温度计,又摸了摸允骕的额头,这才判断他只是普通的发烧,松了一口气。

    这才慢慢打量起眼前这个五年未见的男人。

    他也变了不少,但是还是跟学生时代一样的有魅力,肯定在国内吸引了一大帮的小迷妹。

    徐昭林勾起唇角,这才抬眸看到了一旁似打量似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慕小晨。

    “你是谁?”徐昭林蓦地开口问道。

    “我……”

    “这为是我家少爷请来的贵宾。”一旁的管家看着慕小晨似乎有些犹豫,帮忙回答道。

    贵宾?何来贵字一说,慕小晨心中有些自嘲。

    可是在徐昭林的眼里,她的笑似乎是一种身份尊贵的得意笑容。

    也许是太久未与国人打交道,就连在他的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里,中国人也是寥寥无几的。

    更别提读研,读博的路上,更是见不到一个中国人的影子,而他也相应的变成了外国人那种,有话直说,冲动,富有ji qing的样子。

    “你叫什么?”

    “慕小晨。”这一次慕小晨淡定的回答道。

    徐昭林似根本就不在意,只是随便说说,转头就跟旁边的管家聊了起来,再也没有理会慕小晨半分。

    “他是什么时候生病的?”身体这么强壮,居然还能感冒,徐昭林拿出温度计,看了一眼上面的示数,389,还算可控。

    “徐医生,少爷今日早晨就有些不对,但是少爷吩咐,并未去看医生。”管家如实答道。

    慕小晨却惊讶,早上就有些不对吗?可是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

    只觉得心里阵阵内疚更加明显了,一定是他在自己面前强做无恙,所以自己才不会看出他那里不舒服,况且,她……好像也并没有认真在乎过他……

    暗暗低下了头,却引来徐昭林一阵嗔鼻。

    他以为她是因为在这里呆腻了,所以才无奈的垂下头。

    厌恶了瞥了慕小晨一眼,接着同管家说道:“那他为何不找医生,他……该是知道我回来了。”

    说道这,徐昭林神色黯然了几分。

    “这……我就不知道了。”管家摇摇头。

    徐昭林又才望向允骕,你为何不找我?

    “好了,我开几副药,你们赶紧拿药,给他服下吧。”

    “是。”

    徐昭林几笔写下药单之后,拿了起来,管家顺势就要过来接住,可是徐昭林却并未将手中的药单放下。

    管家一阵惊讶。

    徐昭林这才望向了一边关切的看着允骕的慕小晨,示意了一下。

    “喂,你去买药吧。”毫不客气的开口。

    慕小晨似乎感觉有人在叫自己,抬起来眸子。

    “啊?”

    “说的就是你,去买药回来。”徐昭林不厌其烦的重复了一遍。

    “好。”慕小晨并未多想,结果他手中的药单,转身就要出门。

    一旁的管家却拦住了她。

    “慕xiao jie,让我去拿药吧,你不知道怎么联系瑜允家药库。”

    慕小晨这样一想,似乎觉得也对,反正拿药也不是什么难事,就要将手中的药单递给他。

    后边的徐昭林却瞬间不乐意了,起身一把上前,反手抓住了慕小晨的手腕。

    “哎,医生说你去,就只能你去,不能让被人代劳,而且……谁说要在允家的私人药房里拿,这些药都不昂贵,一般的药店即可。”

    “这……现在都这么晚了,而且这里距离外面的药店都不近……”管家不忍心的说道。

    慕小晨这才领会,眼前这个人模人样的男人,原来是要为难她。

    可是她慕小晨自认为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淡淡的抬起头,望向徐昭林。

    “麻烦先放开,你掰疼我了。”

    徐昭林眼底的厌恶慕小晨尽收眼底,见他直直的放开了手,似乎很是嫌弃瘪了瘪嘴,反驳道:“我是医生,要想治好病人,必须得听我的。”

    却是引来了慕小晨的一阵冷笑:“呵~还以为留过学的人会有多大的本事呢,没想到却是一个连基本的医德都没有的毛小子。”

    慕小晨也不在乎他是什么允骕的发小了,直接示以冷冷的态度。

    “你说什么?”徐昭林的脾气也是上来了,瞪着慕小晨似乎就要打了上来。

    她提到了他心中最不想提起的事,留学,医德。

    他在美国研究了这几年,什么高科技医术都了如指掌,但是越是学会了很多,越是想念起祖国的医术,祖国的医德发展。

    徐昭林这几年所能接触的,全部都是冷冰冰的仪器,冷冰冰的教授和讲师,并没有任何人能跟他谈人生,谈经历。

    所以渐渐的,连他自己都忘了,自己当初是为何要选择学医,为何想成为一名医生的了。

    管家看到情况不对,赶紧出面调节。

    “两位不要发怒,以和为贵,现在少爷还病着,我们还是小点声吧。”一边是少爷最心爱的女人,一边是少爷曾经最好的伙伴,那一边都惹不得。

    管家继续说道:“徐医生还是给我家少爷再诊诊脉,慕xiao jie,能跟我出来一下吗?”

    有些事,还是跟她说一下吧,毕竟以后肯定还是要继续相处的,她和徐医生的关系,不能闹僵,少爷也会很难做的。

    慕小晨似乎还是很生气,回瞪了徐昭林一眼,对着管家点头,而后便跟着管家出去了。

    剩下徐昭林守着允骕。

    走到了楼下,管家这才前遣退了四周的下人,对着慕小晨鞠了一躬。

    慕小晨大惊,连忙把他扶了起来。

    “管家先生不必这样。”

    “不,慕xiao jie,我是替徐医生刚刚的态度向你道歉。”

    “不管你的事,你不用这样。”慕小晨是非分明,自然是知道这跟管家毫无关系。

    管家也是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慕xiao jie,也许今晚,我不该叫徐医生过来的。”

    “少爷的私人医生还有别人,而徐医生却是最特别的一个。”

    “因为他和允骕是发小?”慕小晨抬眸。

    “不仅仅是这样……”说到这,管家的神色似乎暗沉了很多,接着对慕小晨说道:“慕xiao jie,你有所不知,其实徐医生他虽与我家少爷情同手足,可他毕竟是允老爷前佣人的儿子,并不被老爷夫人看好。”

    管家往后退了几步:“所以在五年前,刚上完大学的徐医生被老爷夫人要求去国外留学,并且不能与内陆有任何联系,这样,他们才允许他和少爷继续交好……”

    慕小晨忽的心中一紧,就因为没有背景,身份低微,所以连交朋友都会被阻拦吗,而且……想到了允骕,那时候允骕心中也一定很难受吧。

    “少爷当时极力阻止,但是当时并未接手允家企业,所以少爷言薄语轻,老爷和夫人并未理会,而徐医生却是毅然的答应,去往国外留学,这一去……就是五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