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距离感
    但是徐昭林再有疑问,也只能起身,顺着允骕的话,往外走去。

    下了楼,徐昭林没有看到慕小晨的影子。

    这个女人,上哪里去了?刚刚还那么义正言辞的说要报答允骕,现在就因为手受伤了,所以躲到一边享清闲去了?

    徐昭林皱眉,忽的听到走廊那边厨房里似乎有动静,走了过去。

    靠近之后,一眼就看见慕小晨忙碌的身影在厨房穿梭来去。

    “你在干什么?”徐昭林忽然的声音,将慕小晨吓了一跳,但是听到声音却能立刻猜出来是那个男人。

    “煮粥。”言简意赅。

    徐昭林眯了眯眼,她居然自己干这个?而且……徐昭林的眼神瞟到了慕小晨受伤的手指上,只是这个傻女人似乎并没有在意,两厘米长的伤口就算贴了创可贴都于事无补,更何况她还沾水?

    快步走上前,一把抓起慕小晨的手腕。

    “你!你干什么?”慕小晨惊讶,粥快要好了,但是火还没有关,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脑子有问题。

    老是这样一惊一乍,自己跟他无冤无仇,难不成他是因为喜欢允骕,所以才跟自己对着干?

    想法一出,慕小晨自己都想笑。

    “你的手指伤口不好好处理,会化脓,留疤的。”徐昭林忽然像一个正经的医生一样,对慕小晨提出忠告。

    慕小晨惊异,“不会这么严重吧……”满满的不信任。

    徐昭林叹了口气,瞥了一眼做好的粥,上前关了火。

    “哎……”慕小晨刚想说什么,却发现现在关火的确也是最佳时机。他难道懂得做饭?不过这样想了想,也的确是这样,独自一个在外国待那么久,不会做饭也不对。

    瞥了一眼慕小晨,就将没有再说话的她向大厅里拉去。

    现在大厅了没有人,医药箱还在桌上,徐昭林随手打开,拿出里面消毒的药物,就帮慕小晨处理起来。

    就在慕小晨惊讶的时候,徐昭林挑眉开口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不要多想,我至少是个医生,而且允骕醒了,他要见你。你也不想他看到你的伤口没有处理而生气吧。”

    允骕醒了?真是太好了,粥也刚刚做好,要赶快端上去。慕小晨喜悦起来。好像是这样的,这个徐医生似乎没有太不正常。

    徐昭林余光看到慕小晨惊喜的眼神,心下也知道了什么,没有说话,默默的给慕小晨包扎好了之后,收拾收拾起药箱来。

    而慕小晨直接jin ru厨房,乘好了粥,端着走上楼去。

    叩叩~敲了敲门,慕小晨推门而入。

    看到允骕的第一眼,慕小晨心里居然是满满的喜悦,微微一笑,端着粥走了过去。

    “你好些了吗?”关切的问道。

    允骕看到这样乖巧温柔的慕小晨 ,心中很是高兴,点了点头。

    “我没事。”

    “还说没事,刚刚真的把我……把我和管家给吓死了……你不舒服也不说一声,真的……”慕小晨脸色绯红,却还是在埋怨中。

    “过来。”允骕勾起唇角,将慕小晨叫了过去。

    慕小晨将粥放在了一边,说道:“这是刚煮好的粥,趁热喝。”

    允骕眼神微眯:“你亲自煮的?”

    “嗯……”慕小晨应了声,随即端起,递给了允骕。

    现在他醒了,看样子还恢复的不错,应该是能自己吃饭了。

    允骕一顿,忽然瞟到慕小晨包扎起来的食指上,神色一滞:“手指怎么了?”

    “这是……”慕小晨不能说是因为徐昭林拉住她所以摔了碗,只能大概的敷衍一下。

    “是刚刚不小心摔了,药碗的碎片滑的……”语气风轻云淡,似乎一点也不痛。

    但允骕却皱眉,他知道慕小晨就算是很痛也不会说出口的。

    伸出手,抚摸了下她的伤口包扎的地方,看到专业的包扎方式,也能知道大概是徐昭林做的了。

    只是事情似乎不像慕小晨说的那样简单。

    “给我喂。”包扎了就好,允骕松口气,忽的说道。

    慕小晨端着粥碗的手一顿。

    什么?他还要她喂,可是他明明已经好了啊。犹豫中,慕小晨有些惊讶。

    “快点,趁热。”

    慕小晨更惊讶了,他居然还用她的话来怼自己。算了,看到允骕一脸闲适的模样,看在他是因为她才生病的份上,喂饭不是什么难事。

    看了允骕一会,这才叹了口气,另一只手拿着勺子,舀了一勺。

    “有些烫,吹一吹。”允骕得寸进尺,玩味的说道。

    慕小晨无奈,照做,放在嘴边,呼了呼,这才递给了允骕的嘴中。

    他一口含住汤匙,慕小晨握住勺子的手一抖,脸颊不自然的红润起来。

    太犯规了,吃口饭居然也这么妖孽。

    刚刚允骕的动作,放在平常女子眼里,绝对是喷鼻血的画面,还好慕小晨与他待了这么久,有些定力了。

    继续喂着。门忽的打开,徐昭林收拾完走了进来。

    就看到慕小晨一脸隐忍,脸都红到耳根了,一口一口的喂着允骕喝粥,而允骕却是一脸满意,深情含着一丝宠溺的看着她。

    他莫非是真的爱上这个女人了?徐昭林惊讶,儿时,学生时,他从未见过允骕对任何女子动过情,可现在,居然还能让他看到他这般模样。

    老天也算是公平的了,任何人也都会又软肋。

    他以为允骕就一直是这样高高在上,没有任何会让他心软的东西,可如今……这个女人……

    徐昭林兀自想笑,却还是忍住了。

    两个人也察觉到了有人进来。

    可是允骕却丝毫没有理会,继续一脸含情的等待慕小晨喂他。

    慕小晨顿了顿,便接着喂了起来。

    心里却暗暗祈祷,希望这徐医生不要在说些什么了,他该不会看不出来自己是被强迫的吧,要是再来一两句嘲讽,允骕这里就真的会很尴尬的。

    可是还在,似乎上帝是听到了慕小晨的心声,徐昭林并没有说话,只是在一边略含微笑的看着两人。

    什么?略含微笑?他不会脑子又抽了吧,为什么允骕奇怪,连带着身边人都这么奇葩。

    这个徐昭林,她慕小晨是真的理解不了了。

    待到碗中的饭要见底,徐昭林才开口:“药的方法和次数还有一些注意事项我已经告诉管家了,你好好照顾他,最近不能再受寒,后面有什么事,再记得叫我,我就告辞了。”

    说完,拿起药箱就要离开。

    “好。”难得他这么正常,慕小晨赶紧回答,却有些疑惑他不是允骕的发小吗,为何两人之间却不说话?

    而后想到了管家的话,神色一沉,想到了什么。

    直到徐昭林离开了这里,允骕都不曾看过别的地方,一直深情的望着慕小晨。

    “你在想什么呢?”刚刚她似乎有一瞬间的难过?

    “我在想,既然你们二人是发小,为何还要通过我这个外人对话。”慕小晨淡淡的说道,心里有些苦涩,她知道徐昭林刚刚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了,她也知道了他为何会选择离开自己深爱的中医,而答应出国,学习西医。

    他所做的这些,都是因为允骕,因为他将允骕这个一起长大的兄弟看的很重,却也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不配与他交朋友,所以产生了自卑,所以才选择出国深造,立志要做出一番成绩,与允骕站在一起,不再有距离感。

    可是慕小晨却也为允骕心疼,她知道允骕不会在意这些的。

    允骕听到慕小晨的话后,心里一惊,她是怎么知道他和徐昭林的事的。

    “不用想了,是管家告诉我的。”慕小晨看着允骕的神情,就知道他在猜测什么。

    “那你,对徐昭林的印象如何?”允骕勾起唇角。

    “不好。”这是大实话。

    允骕却差点喷出来,第一次听见慕小晨这么直接的对一个人作评价,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发小,但是却不再是记忆中的徐昭林了。

    “是吗?刚刚发生了什么?”允骕很是好奇。

    “没有什么,只是不喜欢。”慕小晨认真的回答。

    这让允骕无奈,也问不下去了。看来还是找管家问一下的好。

    “你的手指还疼吗?”

    “不疼”

    “疼一定要说出来”

    “……嗯。”似乎有哪里怪怪的。

    徐昭林这边开着豪车,行驶在马路上。

    他在国外这五年,发展的很迅速,现在也算是国际医学上的人物了,拥有豪车、别墅,身价不菲。

    但是就算是这样,回到了这里,还是下意识的感到卑微,特别是与允骕相比。

    这是为什么?徐昭林愤怒的双手砸了下方向盘,恼怒。

    “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在顾忌些什么……”徐昭林无奈的怒吼道。

    可惜却没有人会给他答案。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在有哪些莫名的距离感,可是五年,五年的时间,他似乎一点也没有成长。

    无奈,悠悠的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医院里,夏清风和judith之间依然无话。

    在医院吃过晚饭后,judith看了看天色,都已经这么晚了,自己也算是在这医院里耗了一整天,发烧也已经好了。

    他该是没有什么理由,阻止她回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