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 熬不过七年之痒
    judith看了看四周,浓浓的消毒水味充斥着鼻子,居然莫名的习惯了,似乎还觉得有些好闻。

    “我要回家。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吧。”她不是想麻烦夏清风,只是觉得这些琐事过于麻烦,她也不想去管,既然他这么有心,就让他帮忙吧。

    夏清风顿了一下,转念想了想,她也听了自己的话,在医院休息了一天,可是在他眼里,一天哪够,他想让她一辈子都好好的歇着,他养着她,陪着她。

    见夏清风没有开口,judith以为他不同意,便接着说道:“我已经没事了。”

    “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不懂得爱惜自己了。”夏清风感慨。

    “我没有变,我只是发现了生命中最热爱的东西而已。”judith似笑非笑,但是说出话的语气却是十分轻松愉悦的。

    似乎她是真的很喜欢。

    “那就好,我先去帮你办理出院手续,你等着我,我送你回去。”夏清风拗不过她,只能答应。

    judith并没有作回应,夏清风已然大步走了出去。

    大约静默了一分钟,judith起身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慢慢的离开了病房。

    他让她等着他,可是她又怎么会再听他的话了。

    早在四年前,他们就已经没有那种关系了。

    judith走在回家的路上,因为医院离自己的小区并不远,走路就可以到。

    虽然现在天色已晚,街上来去行人少之又少,很有遇到坏人的可能,虽然judith及不爱收拾打扮自己,但是身材也是高挑完美,也是很容易遇到坏人的类型。

    但是她并不害怕,甚至还很安心,连她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安心。

    因为她知道,他在后面。

    夏清风在后面,他会一直跟着她,保护她。

    这也许是大学四年的习惯了,只要他出现在她身后,无论跟多远,她都会感应到。

    而现在,她知道,他就在后面。

    夏清风虽然知道judith不会乖乖的等着自己,但是当他跑到病房,看都空无一人早已没了judith的影子的病房时,心里还是一阵阵的揪痛。

    这才赶紧追了过来,一直跟在她的后面。

    夏清风看着前面那个身影,似乎比以前更瘦了,但是却依旧没有变化,她还是当年那个做事努力认真的女孩,还是那个在自己表完白之后,一脸羞涩的跑开,之后屡次躲着他的那个女孩,那个在自己说完离婚吧之后,知道乞求无用,毅然签下离婚协议的人。

    他知道,当年是自己的错,要不是自己违背家人和她结婚,也不至于他那个有些权力的父亲,几乎阻断了她所有的设计路,每当看到她因为工作的事而烦心,他也默默的心疼。

    直到他知道,她是为了她母亲的遗愿,才立志要做一个最出色的服装设计师,他边动摇了。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成为阻碍她前进的障碍,于是才提出的离婚……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没有了父亲的阻碍,一路高升,凭借着她的努力,成为著名的服装设计师。

    可是,她也再不会原谅自己了。

    夜晚的微风还是有些凉意,但是也有渐渐变暖的趋势,judith沿着路边一直走着,穿过一个一个的路灯,还是到了自己的家。

    夏清风一直等到judith的那一层房间灯亮了,这才转身离开。

    她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原谅自己,才会告诉自己这几年的真相。

    回到家,judith刚开了灯,便蹲坐地上哭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judith想要放声痛苦,但是却一直压抑着自己,现在夜已深,她不想惹来麻烦。

    一直强忍,直到手背关节背咬出血痕。

    “夏清风,你追我,我答应了,你向我求婚,我也答应了,你要离婚,我还是答应了,可是现在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judith对着空气说道,泪水顺着脸颊倾涌而出,在她好不容易忘记他的时候……

    她现在也还清楚的记得他对自己说离婚时的决绝。

    “judy,我们离婚吧。”

    “你说什么?”

    “……我知道你可能理解不了,但是我当初也许是因为年少,才会喜欢上你这么久,现在这么多年了,说实话……我腻了。”

    “夏清风!你在说些什么?”

    “我们离婚吧,你也该是看到了,我最近和我那个青梅竹马走的很近,我喜欢上她了!” “你没有开玩笑吧,夏清风,我们在一起六年了!”

    “对,六年,熬不过七年之痒,我们离婚吧。我不在爱你了!”

    “呵!不再爱了,夏清风,我上辈子是欠你的吧,所以你才会这么伤我,我把一切都给你了,你现在给我来一句不爱了……呵呵,这真的是天大的笑话!”

    “judy,你镇定点……”

    “我很镇定……你要离婚?好,我成全你。我们以后再也没有一点瓜葛了,夏清风,你给我记住。”

    那时的judith虽然伤痕累累,但是却依旧挺过来了,努力工作,拼命设计,将所有的一切都用在了工作上,她也做到了,她不会痛了。她也不是会在一个地方摔两次的人。

    慕小晨到厨房洗了碗,放好,这才又回到了房间。

    “你忙完了?”允骕问道。

    “嗯。”

    “到这里来。”允骕指了指自己的旁边,示意慕小晨坐到床上来。

    慕小晨应了一声,走了过来,还没走到,就被允骕长臂一捞,直接带进了他的怀里。

    前者被拉的有些惊慌,喊了出来,却是自傲下一秒安安稳稳的坐在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很是舒服。

    咕~

    慕小晨的肚子不适宜的发出了声响。

    “你没吃饭?”允骕问道。

    “我……吃了啊。”慕小晨这才想起,自己似乎只吃了几口,允骕生病倒下之后之后就一口没吃,而现在也是因为一直担心他,所以一直忘记了。

    “撒谎。”允骕皱眉,转身按了按旁边的电话,电话立刻就接通了。

    “二少爷,有何吩咐?”管家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三荤两素一汤,速度送上来。”允骕清冷的说道。

    “是。”管家的语气竟无丝毫惊讶。

    慕小晨倒在允骕的怀里很是惊讶,都这么晚了,麻烦厨师师傅做饭会不会不好。

    “骕,不用了,现在都这么晚了,睡一觉第二天再吃就好了。”慕小晨对着允骕犹豫道。

    允骕瞥了怀里的人一眼,摇了摇头,眼神似乎坚定的在说:不可能。

    也知道允骕言出必行,已经劝不回来了,况且恐怕现在厨房的人已经开始在敲敲打打的做饭了。

    继续倒在允骕的怀里,享受着片刻的温暖。

    不到五分钟,就响起了敲门声。

    “少爷,饭送到了。”门外管家敦厚的声音响起。

    慕小晨很是惊讶,怎么这么快,这个时间,连米饭都不会熟的吧。

    允骕一个响指,响亮的传到了门外,管家打开了门,几个佣人端着饭菜送了进来。

    放到了临时搭建的小圆桌上后,又纷纷离开。

    管家在得到允骕的指令后,也离开了。

    “吃饭。”允骕对着慕小晨说道。

    “嗯。”慕小晨这才起身,走向饭桌。

    真的是热腾腾的饭菜啊,慕小晨惊讶。这真的是刚做出来的吗,她很是怀疑这些饭菜的可食用性。

    一旁的允骕却像是在看小品一样,看着慕小晨满脸惊讶的盯着饭菜。

    “放心吃吧,毒不死人。”

    慕小晨这才瞪了一眼允骕,拿起筷子吃起饭来。

    这个晚饭吃的也真是惊险,不仅是刚刚允骕生病晕倒,亦或者是现在这急速五分钟的饭菜。

    “你今日没有工作?”允骕忽的开口问道。

    “没有。”慕小晨咽下一口饭后,回答。

    允骕似乎有些不悦了:“如果你今晚还是有工作的话,你还会在这里吗?”

    “吃饭?”慕小晨惊讶,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吃饭还是……照顾他?

    她故意反问,允骕却周身一冷,严肃的看着她。

    慕小晨知道混不过去,可是怎么办?她如果是有工作的话,那肯定是要工作的,就算是现在照顾完他后,她还是会去画设计稿的。

    “我……我会工作,但是是在这里,陪着你。”慕小晨淡淡的说道。

    心里一阵纠结,不管了,既然怎么说都会惹到他,那就顺着自己的想说的来。

    允骕在听到慕小晨的回答之后,却是有些不悦,但是转念一想,对于现在的慕小晨来说,能在心里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已经很满意了。

    他知道她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他也不会再去阻拦了。

    “嗯。”若隐若无的答应了一声,却让慕小晨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生气?他真的没有生气了。

    似乎是从昨天开始,允骕在她心里一点一点有了变化。

    “允骕……”

    “嗯。”

    “谢谢你。”谢谢他总是在她最需要帮忙的时候从天而降,保护她,虽然可能在相信她这一方面,允骕还有些不足,但是她能看出来,允骕已经在尽力的为她着想,这样已经进步很大了。

    想到之前允骕蛮狠霸道,而现在居然也有很温柔的一面,慕小晨似乎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在吃饭,有什么好笑的?”允骕不解。

    “没有什么。”

    允骕皱皱眉,随后也是微微一笑。只要她开心,他也就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