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是我病了
    这样想着,蓦地看见院中踢球的几人似乎有些没有掌握好力度和方向,一颗足球就这样直直的朝着蹲着的慧莹那里飞去。

    慕小晨心里一紧,到嘴的惊呼被之桃用身体挡住球保护慧莹给压制了回去。

    之桃还算是比较强壮的男孩子,这球的**显然没有什么,只是慧莹是个女孩子,就不一样了。

    慧莹很感激的看着之桃哪里有没有受伤,另一边踢球的几个人赶紧过来道歉,画面一时间又恢复了平静。

    允骕嘴角擒这一丝微笑,似乎为之桃的举动而赞叹。

    就这样又安静了好几分钟,慕小晨实在是受不了安静的待着了。

    “你在这里坐着,我下去看看。”慕小晨想起来了那几个护士,打算去找他们询问一下,或者看看有什么能帮助的。

    允骕眯了眯眼,没说什么。

    慕小晨转身离开。

    走下楼,却不经意间遇到了vivian。

    她此时提着一大桶衣物,极不耐烦的向一个房间里走去。

    见到慕小晨惊讶的望着自己,vivian更气愤了,为什么这个女人什么事都没有干一样,而她却在这里累成这个样子。

    帮那些要死的人洗衣服,想想就愤怒。她可是设计师,双手是拿画笔的,居然还让她来干这些。

    她的搭档也真是可恶,仗着有一定辈分,居然就让她一个人来干这些。

    “你在……洗衣服?”慕小晨惊讶。

    难道很闲的,什么都没有干的人,就只是她和允骕吗?

    “不然呢?像你一样到处走吗?”vivian没好气道。

    她就是看不惯慕小晨这样的人,明明什么得到的都比别人好,却还是要装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装出一副自己多么天真圣洁的样子,真是让她作呕。

    “到处走?”慕小晨有些无语,她哪只眼睛看到自己到处走了,她明明还是要去找事情做的。

    “我才没工夫跟你说话呢。”vivian提着一大桶衣物,眼底里净是愤怒。

    慕小晨皱了皱眉,没再看她,转身离开。她不想和她说话?她才是更不想和她说话呢。

    vivian看着慕小晨的背影,愤怒的咬着嘴唇,她居然还这样无视自己,真是个贱婊子。

    转过几个走廊,慕小晨本来想要看看护士都在哪里,却寻找无果,反而还看到了之桃。

    刚想叫他,却见到他没有看到慕小晨,转身jin ru了一个个病房里。

    慕小晨有些好奇,跟了上去。

    她也不是故意这样好奇的偷看别人的,只是因为她觉得之桃似乎是个很不一样的男孩子,看起来也不像是生病了,她也只是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医院里而已。

    透过门缝,慕小晨看到木之桃坐在病床边上,手里拿着苹果在削,小小的手笨拙地操作者,虽然很艰难,但是也看的出是会削的。

    病床上半卧着一个年轻女人,看上去三四十岁,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但是因为生病而出现的苍白让她显得也不那么年轻。

    她,不会是之桃的母亲吧?

    慕小晨在心里想着,毕竟她很难得看到之桃这么一个调皮的小孩居然会乖乖的坐在椅子上削苹果。

    看着那个女人一脸微笑的盯着为她努力削苹果的之桃,慕小晨心里有些异样。

    “小晨姐姐,你要进去吗?”忽然耳边响起了兰慧莹温柔的声音。

    “啊,我……”她刚刚在偷看,现在被人逮个正着还是有些羞愧的。

    这算是做了不好的榜样吗?

    “我们出去说话吧。”慧莹抿唇一笑,拉着慕小晨慢慢的往外面走去。

    慕小晨看到病房里的人似乎没有注意到外面,松了口气,这才跟着慧莹走了出去。

    外面的院子里人不算多,又或者是这个医院本来人便也不是很多。

    她们走在院外的路边,顺着一些农田的小路,慢慢走着。

    “刚刚那个是之桃的母亲。”慧莹似乎知道慕小晨在想些什么,直接对她说道。

    慕小晨心下默认,看来她猜对了。那个女人看样子,应该是得了什么病,而且很严重。慕小晨不想承认,这个是临终关怀医院,所以之桃的母亲,得的一定是什么绝症,但是他还那么小……

    有些压抑。

    慧莹苦涩的笑了笑:“之桃他一直都很坚强,我和他认识有一年了,他是个好孩子。”眼下之意,似乎有些为他之前冒犯允骕的事情道歉。

    慕小晨点了点头,赞同的微微一笑:“对,他是个好孩子,我看的出来。”有孝心,而且懂得保护女孩子。

    “慧莹,你也是有家人在这里吗……”慕小晨不忍心的开口了,虽然她心里更希望的是眼前这个干净纯真的小女孩是因为住在这附近。

    慧莹慢慢向前走着,听到慕小晨问话后顿了一下,转过身抬起头来,对着慕小晨灿烂的一笑。

    “不,是我生病了。”白皙的肌肤在阳光的映衬下似乎是没有血色的。

    慕小晨闻言一僵,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再接着问是什么病。她不敢,她不敢听到从这么小的孩子嘴里说出什么病来,因为这个医院,似乎一切都不那么无所谓了。

    回到了医院,慕小晨很快的看到了护士。

    于是便被分配到了照顾后院小动物的工作。

    “这里为什么会养这么多小兔子啊?还有几只小猫。真是太可爱了。”慕小晨伸出手逗弄笼子里的小宠物,很是喜悦。

    旁边的护士姐姐一脸微笑,却显得有些悲伤。

    “这个医院因为很不一样,里面的病人需要这些可爱的动物来缓解情绪,有时候……”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直接面对死亡,难免会有压抑和崩溃,小动物小宠物就是最好的陪伴。

    慕小晨身体一顿,也是堪堪一笑:“那我要好好照顾它们了。”

    “辛苦你了,慕小姐。”

    “没事。”

    护士走后,慕小晨便趴在笼子上,对着里面的小宠物说起话来。

    “慢慢来,还有很多水,不着急哈。”看着里面的小动物舔舐/着慕小晨递过去的水,她心里有说不出感受。

    还有一句话想对这些宠物说。

    “真是……辛苦你们了。”声音很小,却被身后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你在跟它们说些什么?”允骕忽的出现在慕小晨背后,将前面毫无防备的人吓的一激灵。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慕小晨疑惑,他是从什么时候过来的。

    允骕勾唇,靠近慕小晨背后,握起慕小晨拿着小勺子的手,继续向笼子里面的宠物喂去。

    “你在哪里,我怎么会不知道。”

    语气几乎充满了自信,慕小晨无语了,和他永远不能正常对话吗。

    “所以,你刚刚和它们说什么辛苦了?”允骕有些好奇,他一来就听见她对面前这些畜生说什么辛苦了。

    呵,辛苦的人,该是他才对。

    放着好好的别墅不住,居然陪她在这里做什么义工,而且在医院的食堂吃饭,这可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在这么不干净的地方吃饭……

    他听见了?慕小晨惊讶,他会把自己当成怪人吧,居然跟动物说话,真是丢脸。

    但是她也不能告诉允骕,她心里想的,这要怎么解释呢。

    “我,在说我自己辛苦了……当然,还有你也是。”难得是陪她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公司里忙不忙。

    听到慕小晨这么说,允骕心里忽的舒服多了,原来这个女人还是知道这些的。

    一阵高兴,允骕将头放到了慕小晨的软肩上,亲昵的说着:“只要你高兴,什么都不辛苦。”

    他又来了,慕小晨听到这样磁性魅力的声音,浑身一阵电流般涌过。

    “娱乐房间那边……”转移话题,忽的想到了他们被分配负责的区域。

    “放心,那边没有人的。”允骕勾唇一笑。

    的确,那边有他的安排,短时间内时不会有谁会去的。让他一个大少爷去服务别人娱乐,呵,真是天方夜谭。

    慕小晨却眉心一皱,果然是他搞得鬼,她就说怎么会一下午都没有人进去过,里面那些也不像是从没有人碰过的,真的是他背地里做的手脚。

    似乎察觉到了慕小晨身体的僵硬,允骕瞥了眼她不悦的侧脸,脸上偷笑的表情更加明显了。

    “怎么?不喜欢?”允骕明知故问。

    慕小晨一阵无语,这个男人为何总是这样。

    “是,难道我还要感谢你吗?为什么总是要做些多余的事情?”慕小晨实在不想要继续面对允骕的玩笑。

    几步走出了允骕的桎梏,向旁边对着动物粮草的地方走去。

    允骕察觉到了慕小晨的反应似乎和自己想象的有些不一样,掩去了笑意。同样过去,抱起原本慕小晨想要拿的粮草。

    慕小晨看到允骕的行为,一时间没了动作,允骕将食物抱到了笼子旁边,自顾自的拿起粮草向笼子里面等着食物的兔子喂去。

    小兔子很是机敏,感觉到了食物接近,很快的用自己的兔牙吃了起来,模样甚是可爱。

    允骕难得的笑了笑。

    慕小晨转过身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一个向来严肃高大的人居然弯着腰,给笼子的兔子喂食,画面极为罕见。

    居然让慕小晨本来有些的怒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真的很厉害,能随时把握住慕小晨的所有情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