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 不要伤害她
    正准备出医院,又碰到了两个孩子,两个孩子还在为下午画画的事情跟慕小晨表示感谢,慕小晨简单跟她们道过别,叮嘱了几句,就走向了回住处的路。

    刚回到住处,手机铃声响起,慕小晨拿起手机,看到是允骕的来电,莫名的欣喜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在哪?”电话那头允骕低沉的声音传来。

    “刚回到住处。”慕小晨小心的问道,“你今天一天怎么都不来医院?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公司有事。”慕小晨想问他什么事,可是允骕没有说,就算她问,也不会告诉自己。然后两个人一阵沉默。

    “吃饭了吗?”半天允骕问。

    “还没,没想好吃什么”慕小晨晚上一个人确实也不知道吃什么好,如果允骕在,那就不用操心吃什么了。不知道从何时起,慕小晨竟有一点开始依赖允骕。她想到这,觉得似乎有点可怕。

    “等着。”说完,没等慕小晨问他明天来不来医院,电话就断了,这个人还真是的,话都没说完就挂掉,永远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慕小晨有点小气愤。

    挂了电话,慕小晨随手拿起了桌上放的一本服装设计的书,窝在沙发一个人看了起来,想从书里找点灵感,毕竟这次是来参加比赛的,不能忘了主业,一定要拿回奖品。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屋外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慕小晨心想是谁这时候来敲门。“谁啊?”

    打开门,门口的快递小哥拿着一袋外卖问道:“你好,是慕小晨小姐吧?这是你的外卖。”

    “嗯?我没有点外卖啊?是不是弄错了?”慕小晨一脸疑惑,自己何时叫了外卖。

    “你是慕小姐吗?地址是这里啊,没错呀。”快递小哥又看了眼手中的地址,确定无误。

    “你知道下单人是谁吗?”慕小晨问他。

    “哦,对,下单的先生姓易。”快递小哥看了下手机里的订单信息。

    “是我的,是别人帮我叫的,谢谢你。”接过了快递,快递小哥回了不谢就急急忙忙的离开,慕小晨立刻意识到是允骕让易木笙帮忙叫的快递。打开一看是自己爱吃的,咖喱虾拌饭。还是自己偶尔有一次跟他提起过的,没想到他还记在了心里,想到这里慕小晨感到一丝丝的甜蜜,顿时白皙脸上泛起了红晕。转身拿起手机,发了“谢谢”出去,然后心满意足的吃起来。那边的允骕看到了短信,依旧没有表情,猜不透的人……

    第二天天刚刚亮,慕小晨就醒了,也许是心里惦记着什么事,也许是想起昨天广播里找vivian的语音,反正就是睡意全无,她习惯的打开手机翻了翻朋友圈,也没有vivian什么新的动态,在床上又躺了会,她索性早早的起床洗漱。

    洗手间的镜子折射出慕小晨有些疲倦的脸庞,为了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点,慕小晨今天画了个淡淡的妆,涂了有些粉嫩的唇膏,整个人立马看起来可爱俏皮,又不显得俗气。给自己扎了个马尾,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慕小晨满意的微笑,握起拳头,对着自己说“新的一天,加油!”

    她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套了一件咖色的小西装,穿一双裸色平底单鞋,显得时尚又温柔。拿起包,慕小晨下楼买了早餐就去往医院。来到医院,发现大家都似乎在议论着什么。慕小晨也没有在意,继续向前走去。

    “你看到vivian了吗?她今天还是没有来,听说昨天晚上又没回去。”一同参加比赛的女孩突然叫住了慕小晨。

    “没有,她还没有来吗?”慕小晨边回答她边心里在琢磨。

    “哦,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感觉人间蒸发了,大家都在找她。真是奇怪。”说完,女孩转身准备离去。

    慕小晨听到这些,隐约觉得有些不对,vivian能去哪里呢?转念一想到允骕这两天都一直以公司有事为借口没有来医院,问他什么,他也不回答,确实有些诡异。

    慕小晨叫住女孩:“那你知道不知道vivian最后出现在医院是什么时候啊?跟什么人一起离开的医院?”

    “听看门大爷说,好像是前天傍晚的时候,跟几个黑衣人在大门口出现过,然后就再也没见到了。”女孩转身回答。

    “好,知道了,谢谢你。”慕小晨现在想想,也许只有找允骕才能找到答案了。女孩离去,慕小晨决定追问允骕。此刻她心里唯一想到能带走vivian的也只有他了。他什么都做的出来,一切似乎都由他掌控。也许允骕知道了什么?

    拨通了允骕的电话,慕小晨迫不及待的问:“是不是你让人带走了vivian?”

    听着慕小晨的质问,电话那头的允骕没有说话,慕小晨更加着急“说话呀,是不是你?她不见了,大家都在找她。我想肯定是你,对不对?”

    允骕依旧没有回答她,只是打差说:“你在医院吗?”

    “在,你......”慕小晨正准备让允骕回答自己,电话又被挂断了。这个人总是这样霸道,永远不听别人讲完。慕小晨想允骕肯定带走了vivian,虽然自己也恨vivian做出的事,但是还是不忍心允骕对她做点什么事出来,一想到vivian又失踪不见了,慕小晨有些焦急不安。

    边走边想的慕小晨突然从背后被人抱住,她紧张的正想要扭头大声呼叫,身后的人已经低头覆下来,薄薄的嘴唇黏在她的唇上,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是我。”慕小晨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是允骕,牙齿已经被撬开,一手揽着她的纤细的腰一手捧着她的后脑勺,时而张嘴啃噬着她柔软的唇瓣。

    “有...有人,快放开我。”慕小晨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在医院的走道上,随时都会有人出现,紧张的一边推开允骕,一边艰难的发出声音。

    允骕却不管不顾,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慕小晨的脸早已红的像个苹果,使出全身的力气硬是推开了他。这才抬起头打量着今天的允骕,他薄唇紧抿,一身黑色西装,衬得他身姿挺拔修长,白衬衫领口敞开着,露出他结实的胸膛,双手插进裤兜,一小截白色衬衫的袖口从西装袖处露出来。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整个人被淡淡的金色所笼罩着。

    她擦了擦嘴角的水渍,羞涩的说“你也不怕,大白天的。”倒是允骕什么也不做,脸上神色也如常,看着胆小紧张的慕小晨,红红的脸蛋,越发撩人,身体的反应泄露了他内心不平静的情绪。拉起她的手,转身jin ru了旁边的杂物间,反手锁上了门。

    医院的杂物间里都是货架,摆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四目相对,欲、火焚身,允骕把慕小晨抵靠在门上,在她的耳边,用自己的嘴去摩擦。一双大手在慕小晨的身上游走......门外的医院里正常的人来人往,谁也不知这个小小的杂物间里早已春光一片......

    完事,慕小晨觉得整个人都浑身酸疼,允骕将慕小晨环绕在自己的怀里。两个人背坐在地上,背靠着门,喘着粗气。

    缓了一阵,慕小晨又想起来vivian失踪的事,继续问允骕:“vivian是你带走的对吗?你不要骗我,这事事关重大,她已经失踪,大家都在找她。”

    允骕摸着慕小晨的头,冷笑道:“谁让她欺负我的女人,她必须要付出代价。”

    慕小晨听到允骕这样说,有一丝高兴,转想不知道允骕怎么会知道是vivian害了自己,“你怎么知道她害我?你调查过了?”

    “这你就不用管了,记住以后多长个心眼就是。”允骕不会告诉她自己派了易木笙暗中保护她,只是看着慕小晨,在心里暗想这个女人太过善良,以后还指不定遇到什么事。真是个笨女人。

    “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是,她是把我推到湖里了,因为她不喜欢我,我能理解,毕竟你......”慕小晨想说你是所有女人心里钦慕的对象,跟你在一起的女人都会招到其他女人的妒忌,我不是你要找的人,等你真的找到你要找的人,可能我也会妒忌她。不知道何时允骕在自己的心里早已占据了重要的位置。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我想她也不是诚心要害我,不想跟她计较了,你也不要做出太过分的事,可以吗?毕竟我现在也没出什么事,你说呢?”慕小晨在允骕的怀里娇嗔道。

    看着慕小晨忽闪的明亮的大眼,乌黑的长发柔顺地披在肩头,露出高领毛衣里白皙的脖颈,皮肤白皙细腻得几乎看不到任何的毛孔,允骕忍不住又亲吻了慕小晨。

    “可以吗?不要伤害她?”慕小晨再三的追问允骕,生怕允骕做出过分的事情。本性善良的人总是这样替别人着想。

    允骕只是淡淡的说道“欺负我的女人的下场,哼,她早已被丢在山里,自生自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