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 手机录音
    慕小晨回过神来,手里还捏着那张发票,往门口看了眼,“谁啊?”

    “你好”门口传来了陌生的声音。

    慕小晨警觉的走到门口,透过门上的猫眼,她看到一个全身都穿着黑色衣服的蒙面人,看不清来人的脸,慕小晨不敢开门,隔着门问:“你是谁?有事吗?”

    “我是送外卖的,小姐,您点的外卖到了。”

    慕小晨心想,自己何里点了外卖?“没有啊,你搞错了吧,我没有点外卖。”

    那个男人四处看了看,靠近了门,对着门上的猫眼压低着声音说:“我知道vivian的事。”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

    慕小晨看着外面这个男人的打扮,虽然有些害怕,不敢开门,但她听到他说知道vivian的事,她想了解,所以只能叫住他。“等等,”慕小晨立马打开了门。

    门口的男人看到门打开,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庆幸自己伪装成了一个送餐饮的,刚刚来到酒店时他发现了允骕的耳目,他知道那是允骕派来保护眼前这个女人的。

    “你刚才说什么,你知道vivian的事?她出什么事了?快说。”慕小晨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来历,但是他竟然说自己知道vivian的事,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也许从他这里能得到vivian的线索。

    那个男人将手里的饭盒递给vivian,并快速隐秘的塞给了慕小晨一张纸条,迅速转身离开了。

    慕小晨望着那个男人的背影,还没来得及叫他,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关上门,回到房间,放下饭盒,她打开了手中的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汤里密封着vivian的手机,里面记录着你想知道的一切。

    慕小晨赶紧拆开饭盒,发现里面还真是有一个密封的塑料袋,用纸擦干后,打开塑料袋,的确是vivian的手机,因为她记得vivian的手机是这个大红色的颜色,而且她的手机桌面是vivian拍的一个写真照,当时在公司,一次无意间她发现vivian的手机桌面照片,还问了vivian什么时候拍的,挺漂亮的,不过确看到vivian得意洋洋的翻了她一个白眼没有搭理她。所以此刻看到这个手机,慕小晨确信,这就是vivian的手机。

    慕小晨赶紧打开手机,手机没有密码上锁,她在手机里快速的查找着信息,短信都是vivian平时的收到的一些垃圾信息,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电话记录也都被清空了,慕小晨按着平时存信息的习惯找了几个软件都没有什么发现,突然她看到桌面上的录音选项,莫非这里有录音?小心点开了录音,还真的有一段这几天新录的录音,日期正是vivian失踪的前一天,她赶紧点开了那段录音。

    录音一打开就是一段对话声音,声音很稀疏,有很多杂音,慕小晨心想,也许是vivian在慌张的时候按下的录音键记录了这段事情。就算这样,慕小晨也听的清楚……

    “你是谁?”这明显是vivian的声音,慕小晨听着vivian惊恐的声音,想象着她当时的情形。

    “我是派来杀你的人。”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

    “谁派你来的?”

    “你说呢,谁让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我没有,你搞错了。”

    “没有?哼,死到临头了,还嘴硬。看你等会还怎么嘴硬。”

    “我真的没有,你一定是搞错了。大哥,放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想要多少钱,我都给。放了我吧,求求你。”vivian带着哭腔乞求杀手。

    “求我也没有用,有人要你死,你不得不死,活该,谁让你做出伤天害里的事,今天你的死期就到了。”

    “不要啊,救命,救命,啊……”

    vivian一声尖叫声过后就寂静了,录音就结束了。慕小晨心中一紧,心情瞬间变的沉重。这应该是vivian临死前与派去杀她的杀手间的对话。她一遍遍的回想着录音里的对话,不该惹的人,什么是不该惹的人,就算慕小晨是傻子,她也能猜到这个不该惹的人就是允骕。因为vivian害自己差点淹死,得罪了允骕,允骕绑她就是为了教训她,那说话的男人不用多想,就是允骕的手下。而且这个手机上面还有些泥土的痕迹,据允骕所说vivian是被丢在山里,这一切都联系在一起。慕小晨越想越害怕,她不愿相信,可是这手机说明了一切,既然如此,是允骕杀了vivian,但是他却一再骗自己只是将vivian扔到了山里。

    慕小晨难过的跑进了洗手间,打开了花洒,任水流不断的冲向自己,水流顺着头皮往下躺,她想让自己清醒,好好理顺这其中的关系。花洒里的水混着泪水,自己也分不清,只是闭着眼睛不去想象……

    等慕小晨冷静下来,她吹干了头发,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坐在沙发里思考着,过了会,她拿起手机拨打允骕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连着打几次都没人接。又想到垃圾桶里发现的那张发票,慕小晨感觉一丝悲凉。

    允骕为什么要骗自己呢?他派人杀了vivian,那就是犯法的事,就算他在a城再怎么一手遮天,触及到了法律,谁也不能幸免,毕竟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允骕竟然为了自己杀掉vivian,如果允骕真的出了什么事,被关进牢房,那这辈子她也无法原谅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允骕相处了。想着这个男人也未免太过于冲动,暴怒。

    慕小晨越想越害怕,杀人,这种离她很遥远的事,竟然会出现在她的身边。而且还是因为她被杀,怎么样她也脱离不了干系。

    允骕的电话也接不能,慕小晨一时间慌了神,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打开了电视,想转移一下注意力。拿起**胡乱的换着台。

    电视无意间就调到了e城的电视台,台里正在播报她们这次参加服装设计大赛的新闻,慕小晨看着新闻,想着自己未完成的作品,此刻她也没有心情去继续设计,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允骕回来,再一次问他,把手机拿出来跟他当面对质,看他这一次还有什么说的。

    慕小晨看着电视,心里想着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心烦意乱。她想找人说话,化解心中的烦恼。她想到了慧莹和之桃,只有这两个孩子能让自己心平气和。

    慕小晨拿出手机拨通了医院的电话,“您好,这里是微笑医院,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

    “你好,我想找慧莹和之桃,麻烦你帮我叫一下她们好吗?”

    “哦,那两个孩子呀,我直接帮你转到她们病房里吧,两个孩子这会在病房里,那里有分机。”

    “嗯,好的,谢谢你。”电话很快就转接到了病房。

    “喂,谁呀?”之桃稚嫩的声音传来,慕小晨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是我,慕姐姐,你们在干什么呢?”

    “哇,慧莹,是慕姐姐,”之桃兴奋的对慧莹说,“慕姐姐,我们在病房里画画呢,慧莹还不能出去,我在病房里陪着她画画,按照你叫我们的。”

    “乖孩子,慧莹好些了吗?”慕小晨关切的询问。

    “好一些了,只是还是虚弱,饭也吃的少。”之桃如实的回答。

    “一定要好好休息,等胃口好一些,多吃点好吃的,补一下,如果钱不够,记得跟慕姐姐说啊。”慕小晨听到之桃的回答有些心疼慧莹,这个孩子因为病痛的折磨,吃不下饭,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瘦弱很多。

    “好的,记住了。”

    “嗯,乖,对了,你们都画了些什么呀,快告诉姐姐。”

    “还是向阳花,慧莹最喜欢的花。”

    “哦,向阳花是真的很漂亮呢,白色带粉的花瓣,也不容易画,你们要注意方法,画花瓣的时候要观察仔细,尽量画的自然……”慕小晨仔细的跟孩子们讲要领,她多么希望自己这会跟孩子们在一起,可以手把手的教她们。向阳花,对,这可以用在自己的作品里,我怎么没想到。慕小晨突然心里有了比赛设计的好点子,开心的对孩子们说:“哎呀,谢谢两个小家伙,又带给了我一些灵感,姐姐正为比赛的作品发愁呢,你们就让我茅塞顿开。”

    “真的吗?慕姐姐,那就好,一定要拿第一哦。”慧莹和之桃听到慕小晨有了比赛的灵感,也替她感到高兴。

    就这样跟两个孩子煲了一会儿电话粥,慕小晨的心情似乎好了点。这两个单纯的孩子总是能给自己带来灵感,让自己安静下来。

    慕小晨重新坐到桌边,拿起了笔,去完成她未完成的比赛作品。

    终于慕小晨拿着自己的设计满意的笑了,放下作品,此时,才发现外面天色已黑,她站起来伸了伸胳膊,动了动有些坐久有些发麻的腿。

    然后慕小晨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坐在客厅里,等待允骕回来。

    晚上同样的时间,允骕回来了,看到沙发上坐着的慕小晨,“你还没有睡?”

    “我等你呢,”说完,慕小晨拿出了用袋子装好的vivian的手机。“对这个眼不眼熟?”

    “这是什么?”允骕看着阴阳怪气的慕小晨拉下了了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