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参加宴会
    日子平稳的渡过了几天,这天是周五,晚上允骕回家告诉慕小晨,第二天晚上,要带她去参加一个宴会。

    “什么宴会啊?你带我去合适吗?”慕小晨不太想跟着允骕去抛头露面。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你跟着我去就是了。”允骕瞥了一眼她,上下打量了她一翻。

    “你这样看我什么干什么?我有什么不对吗?”慕小晨疑惑的瞅瞅自己。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明天你穿什么衣服去,衣服我会给你准备好的,明天上午会送过来。”允骕说完就去洗手准备吃饭。

    慕小晨也没有办法拒绝他,考虑着还是第一次跟允骕去参加宴会,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心里总是有一丝的不安,见允骕已经坐在餐桌边等她吃饭,她只好也去吃饭,心想着管它呢,去了再说。

    第二天上午,礼服公司送来了礼服,慕小晨打开一看,是一件白色抹胸的长款礼服,盒子里还有一个淡蓝色的手包,还是香奈儿的,她把礼服拿在身上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下,感觉还算合身,就放下了,打算下午出门前再换上。

    吃过了午饭,慕小晨小憩了一会儿,就起来打算梳妆打扮一翻,毕竟晚上是跟允骕一起去参加宴会,不能太丢脸。

    她画好了妆,换好了衣服,看着自己在镜子里的形象,还算比较满意。这时允骕来了,站在她身后,看着镜子里的慕小晨,一身的白色礼服包裹着她完美的身材,头发盘起,露出光洁的脖颈看起来楚楚动人,像一只高贵的白天鹅。

    允骕忍不住盯着慕小晨看的有些痴迷,慕小晨看到了镜中的允骕穿着一身灰色格子休闲西服,扎一条深蓝色领带,显得时尚又尊贵,他正盯着自己,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扭头问道:“怎么样,还行吧?”

    允骕笑着说:“真美,走吧。”伸出手,示意慕小晨挽着他的胳膊。

    慕小晨被允骕的夸奖弄的有些害羞,自己还是第一次穿的这么正式去参加宴会。她问允骕:“我去了都要怎么做啊?我没有参加过什么宴会,也不懂。”

    “不用,你就正常的就行,有什么我会告诉你的。”说完,允骕就牵起慕小晨往外走。

    慕小晨就这样忐忑的跟着允骕来到了世贸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

    一走进宴会厅,慕小晨就被眼前的奢华很惊住了,五星级的宴会厅装修豪华,里面布置也是非常大气,看着形形色色的型男俊女端着酒杯走来走去。音乐声,说话声,酒杯的碰撞声此起彼伏。慕小晨看到了许多的上流社会的人物,有些人物只有在报纸电视上见过。她还看到了舒景柔也正在跟朋友聊天,看到了允骕的父母。她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不知道等会进去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允骕看了看似乎有些紧张的慕小晨,捏了捏她的手说:“放轻松。”

    慕小晨抬眼看着他只是“嗯”了一声,心里想着早知道允骕的父母也会来,那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来参加这场宴会的。这会既然来了,那也就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当慕小晨挽着允骕的胳膊出现在宴会厅的时候,大家都开始切切私语。

    “这是谁啊?允少竟然带女伴来了。”

    “就是啊,这个女人是哪来的啊?”

    大家议论纷纷。

    允骕不以为然,带着慕小晨走进了宴会厅跟熟识的人大方的打着招呼。

    “允少,好久不见,这位漂亮的小姐是?也不跟我们介绍一下,我们还重来没有见到允少你带女伴呢。”一位戴着眼镜的男人对允骕说道。

    允骕笑了笑说:“这是我女朋友,慕小晨。”然后端起酒杯跟他喝酒。

    慕小晨不好意思的冲着那男人笑了笑,点了点头。

    跟几个人打完招呼过后,允骕的妈妈走了过来。

    慕小晨看到允骕的妈妈过来了,赶紧松开了允骕的胳膊,小声的喊了声:“阿姨好。”

    允骕的妈妈陈艳芝没有想到允骕竟然把慕小晨给带过来参加这次宴会,要知道这次宴会全是生意场上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的聚会,允骕把慕小晨带过来简直是给允家丢脸。她黑着脸,没有回应,看着允骕,说:“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允骕漫不经心的回答说:“这是我的权力。我说过你们不能干涉。”

    陈艳芝听到允骕的话,气的真想发飙,正好这时一个男的走过来,拉住允骕说:“允少,好久不见,来来来,我们这边有几个朋友,想跟你认识认识,这边请吧。”陈艳芝看见来人立马脸上挤出一堆笑容,说:“去吧,儿子。”

    允骕没办法就被他拉过去了。慕小晨一看允骕被拉走了,也有点紧张起来,在这个场合下,跟允骕的妈妈单独在一起,总是那么不安。

    陈艳芝见允骕已过去跟众人寒暄,就趁此机会对慕小晨说:“这个场合,你来合适吗?你看到那边那个穿着金色礼服的漂亮小姐了吗?她就是舒氏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她叫舒景柔,她可是我们给允骕找的未婚妻,我们允氏未来的儿媳妇。”

    慕小晨随着陈艳芝的手势方向望过去,只见今天的舒景柔一身金色的短款礼服,踩着一双裸色高跟鞋,一双大长腿笔直又纤细,身上戴着的钻石项链闪闪发光,唇红齿白正端着酒杯面对微笑的与一帮人谈天说地。她举止投足间总是那样的优雅与高贵,这样的女人换作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多看两眼。慕小晨不禁心中一颤。

    “你觉得你自己能比得上舒景柔吗?你有哪一点能超越她?”陈艳芝看着舒景柔意味深长的问道。

    慕小晨自知确实没有哪一点能比得过她,论学历,长相,家世,她都远远超过自己,这世上也没有几个像舒景柔这样的女人吧,被陈艳芝这样一问,她一时无语,只是站在那里。

    “答不上来了吧?所以,我劝你还是趁早离开我家允骕,允骕现在喜欢你只不过是一时贪图新鲜,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你跟舒景柔比,你差太远了,让允骕选你和她,你觉得他最终会选你吗?我想换作任何一个男人肯定都会选择舒景柔吧,所以你还是好好想想我那天给你说的话,那个条件有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你最好想清楚,别到时候允骕不要你了,你落个人财两空,那时候你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哼。”陈艳芝见慕小晨一句话也接不上来,斜视着她,上下看看她,百般厌弃的转身离开去跟自己熟识的姐妹们聊天去了。

    听着陈艳芝的话,慕小晨的目光一直下意识地追随着舒景柔,她的温柔跟美丽,确实让她自叹不如,慕小晨虽然不至于自卑,但是心中清楚,自己确实是比不过她。她没有回答陈艳芝的话,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思索着什么。

    一个打扮的珠光宝气的中年女人,对陈艳芝说:“允骕妈妈呀,刚才见你你跟那位漂亮小姐在说话,我可看到你家允骕跟她一起来的。介绍一下吧,她跟允骕是什么关系呀?”那个中年女人上下打量着一边的慕小晨,一脸笑意。

    “就是就是啊,介绍一下吧,谁呀?”其他几个太太一起附和着。

    陈艳芝看了眼一边的慕小晨,瞪了一眼,故意很大声的说道:“那个女人啊,哎,你们别提了,她不过是死皮赖脸的贴着我们家允骕的一个女人,看到我都生气。”

    “啊,不是吧?怎么还有这样的女人啊,现在这世道,真是什么人都有哦。”大家一起惊讶的议论着,都瞅着慕小晨在那里指指点点的。

    慕小晨一时听到了允骕妈妈的说话声,觉得又可气又无可奈何,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样的环境之下,自己也不可能去跟她理论。但是允骕妈妈那样说自己,确实是太伤人了。慕小晨想离开,她在人群中找着允骕,刚刚还见允骕在这里,一眨眼间的功夫,已经不见了人影。没有看到允骕,慕小晨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再继续待在这里,只能是自取其辱,她就想自己独自先离开。

    没想到她一转身,碰到一个人,只听“啊”的一声,她一看,原来是不小心撞到了舒景柔,她手中的红酒全部洒了,弄得她礼服上脏了好大一片。

    慕小晨吓得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没有注意到你在我身后,我不是故意的。”边说边拿出了包里的纸巾替舒景柔擦拭。

    允骕的妈妈看到这一场景,赶紧过来,她借机说:“我看你,你就是故意的吧,把人家景柔的衣服都弄脏了。你就是诚心的。”

    慕小晨一直道歉帮舒景柔擦衣服,舒景柔也没有说话。此时允骕闻言赶了过来,允骕妈妈一见允骕来了,立马说:“允骕啊,你看看她,她泼了人家景柔一杯酒,这叫什么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