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我来赔
    营业员看慕小晨盯着看了好久,就主动过来说:“小姐,我拿出来给你看看吧。这个是我们店里的一件特色吊坠,小姐,你眼光可真好呢。”边说边拿出了那个价值不菲的的吊坠,递给了慕小晨。

    慕小晨说了声“谢谢”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吊坠,拿在手中欣赏着。

    营业员给慕小晨解释着这个吊坠的设计,慕小晨听着不住的点头。营业员让慕小晨戴起来试一试,慕小晨心想这么贵的东西,怎么怎么可能买的起?她心里叹了口气,摇摇头说“不用了”准备把她还给营业员。

    结果正准备还给营业员的时候,不知道是由于她紧张还是怎么搞的,反正那吊坠在她的手里一滑掉落在了地上,摔成了两瓣。慕小晨当时就吓的紧张的心直呯呯的跳。她赶紧蹲在地上捡起了摔坏的吊坠。

    那女营业员一见吊坠摔坏了就立马变了幅嘴脸说:“小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反正不管,你必须赔偿。”

    慕小晨身上没带那么多钱,她为难的说:“可是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能不能通融一下?”其实她自己所有的钱加起来也赔不起这个吊坠,在vicent实习工资也不高,自己也没有攒到钱。可是既然摔坏了别人的东西,肯定是要赔偿的,慕小晨此刻能想到的人也只有是允骕了,只能求助于他,可是一想着又要靠他帮忙,慕小晨又拉不下脸,想着允骕妈妈说的那些话,她无助的站在那里有些焦头烂额。

    营业员一听慕小晨说没带那么多钱,就开始对她冷嘲热讽:“你没带够钱就不要进来呀,我看你这打扮也是够穷酸,我们这么高贵的东西,不是是个人都能随随便便进来的。你觉得你配吗?这么贵重的物品。没有钱,你进来看什么看?真是搞不懂,反正你今天必须赔偿,要不然你休想离开。”那营业员一脸的鄙夷望着慕小晨。

    慕小晨听着营业员说话这么难听,但是确实是自己理亏,她也没有去辩解,在那里想该如何是好。

    营业员见她不动,一直在那里说些难听刺耳的话,督促她快点。

    慕小晨纠结了好久要不要告诉允骕,找他帮忙,听着营业员一遍遍的催促与羞辱,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决定还是打电话给允骕,拿出了手机正准备打电话给允骕,舒景柔却突然出现了。

    “我来赔。”舒景柔说着把自己的卡递给了营业员,营业员看着这个打扮时髦,长相也漂亮的小姐,背着一个爱马仕的包包,一看就知道是个白富美,她一脸的谄媚接过了卡。

    慕小晨一听声音,一抬头发现原来是舒景柔,她怎么会在这里?慕小晨一脸的惊讶与尴尬。“你?”慕小晨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舒景柔为什么会替自己赔偿。

    “小姐,您好,刚才这位小姐摔坏的东西是三十万。您确定要替她赔付吗?”营业员想跟她最后确认一遍。

    “是的,直接刷吧,没有密码。”舒景柔甜美的说道,她扭头看了一眼慕小晨。

    “好的,好的,小姐,您稍等啊,您看看我们店里还有好多新品,有没有您喜欢的?您挑一挑,您的气质很配我们的玉石。”那营业员一脸的阿谀奉承。

    慕小晨想要阻止,“不行,”还没说完,营业员早就跑过去刷卡了。听着刚才那营业员对舒景柔的态度,慕小晨心情变得复杂,有钱就是不一样,现在这些人真是无语。

    “谢谢你了,怎么这么巧碰到你了?”慕小晨想着反正总是要赔偿的,如果不赔偿自己今天也走不出这里,那既然舒景柔帮她还了,那自己以后还给她就是了,但是她也没想到怎么这么巧就碰到了舒景柔。

    舒景柔微笑着说:“不客气,我正好路过这里,到旁边的店里买饰品,碰到了你。举手之劳而已。”

    “哦,总之谢谢你,但是你放心,这个钱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的。”慕小晨不想欠她这么大一个人情。

    “如果是允骕的钱,那就不用了,因为那迟早也是我的钱,一样的。”舒景柔不紧不慢的微笑着说。

    慕小晨一听这话,一时脸红了起来,确实这笔钱自己是拿不出来的,只有找允骕,可是她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慕小晨一时语塞。

    舒景柔见慕小晨不说话,继续说道:“允骕跟我认识很多年了,我太了解他了。他收留你只是因为你可怜,他心很善良。这几年我在国外,现在我回来了。我跟他的都是一样的,你就不要客气了。反正我和他早晚会结婚的。到时候,你可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哦。“

    舒景柔没有公然的跟慕小晨说些狠话,她面带笑容的对慕小晨说的每句话都字字再提醒慕小晨,她舒景柔才是允骕未来的妻子。而自己只不过是匆匆的过客而已。

    慕小晨听完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她尴尬的说:“好。”此刻她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她的尊严早就没有了。

    此时那个营业员刷完了卡过来了,她把卡交还给舒景柔,满脸巴结的说:“谢谢您,小姐您看的怎么样?有没有喜欢的,都可以拿出来试戴一下。”

    “不用了,就这个吧,给我包起来。”舒景柔指着旁边的一个玉石吊坠说着。

    营业员一看那是一款男士的生肖吊坠,也是几十万的货,真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还真是个大金主啊,她更加一脸崇拜的对看着舒景柔,奉承的说:“小姐,您可真有眼光啊,这个是我们店里唯一一件男士款,也是限量的,我们店只有这一个哦,我想配您男朋友一定很合适。那您稍等,我给您包起来。”说完,立马用盒子去包装那个吊坠了。

    慕小晨看着那个男士吊坠,不用多想,那肯定是买给允骕的。舒景柔这一举动就是要告诉自己跟她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几十万的东西在她的眼里恨不得就是几十块钱,眼都不带眨一下的就买下了。

    慕小晨看着心里难受了起来,她对舒景柔说:“谢谢你,舒小姐,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我有点事就先走了。你慢慢逛吧。”说完,她就赶紧离开了,她再也不想待在这里继续受着这样无言的羞辱。慕小晨觉得羞愧极了。

    舒景柔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看到慕小晨已经跑远了,她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朝着她的背影冷冷的“哼”了一声。

    此时营业员把吊坠包了起来,看到了舒景柔的表情变化,立刻就有些明白了,就对舒景柔说:“刚才那位可真是穷酸,跟您真的是没法比啊,您对她真好,还替她赔偿。小姐,您心可真好。”

    舒景柔把卡再一次递给了营业员,没有说话,听着这奉承的话,她心里也觉得舒坦

    慕小晨跑出了商场,沿着马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这个城市已经华灯初上,想着刚才发生的这一事情,她心里开始慢慢梳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想碰上允骕爸爸妈妈的话,一句句的都刺在自己的心上,她开始明白自己确实和允骕是不配的,两个人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无论是从背景还是观念都是不同的,正如允骕妈妈说的那样,如果自己继续跟着允骕,只会是他的累赘。而舒景柔就完全跟自己不一样了,无论从哪个方面比,她都是跟允骕最般配的,也是门当户对的。慕小晨想着心里难受极了。

    不知道一个人走了多久,允骕的电话来了,问她:“怎么还没有回家?”

    慕小晨听到允骕带着磁性的声音,其实她已经习惯了有他陪在身边,但是她一直也没弄明白,允骕到底喜欢自己什么,要把自己留在身边,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她真的想要弄明白,于是她问道:“你到底为什么非要留我在身边?”

    “以后再告诉你,快点回来。”允骕不知道慕小晨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

    慕小晨想继续问他,但是允骕她太清楚了,他不想说的,那是肯定不会说。于是她“哦”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

    看着外面夜色朦胧,慕小晨无处可去,只有先回别墅,回去了再说。

    打了个的,回到了别墅,允骕还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财经节目等她。

    允骕看她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就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慕小晨不想解释。

    但是允骕脸色一沉,“说”,他死死盯着慕小晨。

    慕小晨躲不过他的眼神,只好把刚才发生的一幕讲给了允骕,但是她并没有原封不动的把舒景柔说的话讲给他听。

    允骕听完明白了,“哦,我知道了,这个事情,我来处理,你就不用管了。”他指着桌上的饭菜说,“去吃饭吧,给你留了的。”

    慕小晨确实也有点饿了,但是她也根本没有心情吃饭。但是拗不过允骕,就坐到了餐桌边上,吃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