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小不点儿
    渐渐的允骕就已经喝的烂醉如泥,说话也越来越口齿不清晰。徐昭林难得看允骕喝醉,见允骕醉成这个样子,心里很心疼。

    允骕坐在桌上已经抬不起头来了,还嘴里叫着,“喝,继续喝,来,上酒。”

    徐昭林叫来了er买单,还没等er报价,他已经从钱包里拿出了一沓钱放在桌上,说:“不用找了。帮我把他扶出去一下,谢谢。”

    er赶紧过来跟徐昭林一起把允骕架起来,艰难的往酒吧外面走去。喝醉酒的人是很沉很沉的,更何况允骕这个大个子。

    允骕被架着还不停的嚷嚷着:“我,我没醉,继续,继续喝,昭林,不要拉我。”但是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去反抗。

    徐昭林没有理会,直接把他往车旁边拖。徐昭林在喝酒的中途就已经叫了代驾,此时代驾已经早都准备好了,他过来帮忙把允骕扶到了车子后座上。然后上了车,徐昭林对代驾说:“去郊区的南山别墅。”

    “好的”代驾发动了车子,加了油门往目的地驶去。

    车上好几次,允骕都想吐,但是都没有吐出来,徐昭林不停的拍着他,看着他痛苦的样子,他心里不是滋味,一个堂堂的允少被一个女人折磨成这样,徐昭林真的很想当面质问慕小晨。

    车子很快到了南山别墅,徐昭林把允骕扶下了车,让代驾在车上等着自己。

    他把允骕慢慢扶回了别墅,对允骕说:“坚持一会儿,马上要到家了。”

    允骕边走着还嘴里边嘟囔着:“我不要回家,不要。”整个人没有力气,被徐昭林架着往家里慢慢挪。

    慕小晨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忽然听到门铃响起,她从睡梦中惊醒,撒上拖鞋立马跑去开门。发现徐昭林扶着喝的不省人事的允骕站在门口。

    慕小晨一时有点懵,不是去跟舒景柔吃饭去了吗?怎么又跟他在一起?她心里嘀咕着。

    “还愣着干吗?还不赶紧帮忙把他弄到床上去。”徐昭林看着慕小晨一脸的不开心。

    慕小晨回过神赶紧帮忙一起把允骕扶到了楼上卧室。这时阿姨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起来看到是少爷喝醉了,赶紧去楼下打来了热水去照顾少爷。

    把允骕安全送回家,徐昭林也算完成任务了。他看着躺在床上的允骕,说:“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就准备起身要走,顺便对慕小晨说:“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慕小晨跟着徐昭林走到门口,不知道徐昭林要对自己说什么,但是见他不开心的样子,慕小晨有点忐忑不安。

    “我想告诉你,请你要么离允骕远一点,要么就乖乖的待在他的身边,你看看他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我跟他是兄弟,我不希望看到他这么痛苦。允骕这么多年还没有对哪一个女人这样,请你不要伤害她,你明白吗?”徐昭林低沉着声音警告着慕小晨。

    慕小晨看着徐昭林生气的脸,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跟徐昭林解释她和允骕的关系,解释也没有用,他不能理解,只是说:“我知道了。谢谢你送他回来。”

    徐昭林瞪着慕小晨,真是搞不明白,允骕喜欢这个女人什么,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再一次警告她:“希望你记住我的话,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说完他斜了一眼慕小晨就转身离去上了自己的车子,扬尘而去。

    慕小晨心情复杂的关上了门,来不及想徐昭林的话就赶紧跑到楼上看允骕怎么样了。

    阿姨正在给允骕擦脸,慕小晨一看这么晚了也不想麻烦阿姨,今晚的事也都是因为自己而起,她应该来照顾允骕,于是就跟阿姨说:“阿姨,你去休息吧,我一个人来照顾他就是了。”她从阿姨手中拿过了毛巾给允骕擦拭。

    “你可以吗?”阿姨看着慕小晨,也不好意思一个人先去睡,但是看着这两个小年轻,又觉得留在这里比较尴尬,有点左右为难。阿姨也很少见到允少这样醉酒回来,心里还是不放心。

    “没事,我可以的。”慕小晨边说,边拉着阿姨出去。

    阿姨拗不过慕小晨,只能说:“好吧,那要是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叫我啊。”

    “知道的,你就放心吧。”慕小晨把阿姨送出房间,关上了门。阿姨无奈的遥遥头回去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慕小晨走到床边看着迷迷糊糊的允骕,脸色苍白,嘴唇发紫,不停的出着汗,一脸醉酒难受的样子,她心疼极了。慕小晨现在知道了允骕并没有去找舒景柔,他那会根本不是打给舒景柔的,原来是和徐昭林喝酒去了,心里又有点莫名其妙的高兴,总之又难过,又开心,一种复杂的滋味涌上心头,说不上来。

    慕小晨正在想着,允骕突然酒劲上来了,想吐,她赶紧拿过了刚才阿姨准备好的盆子,把他扶到床边让他吐,允骕胃里翻江倒海,一下子全吐了出来,慕小晨端过了水杯喂他让他漱口,接着又把他扶的睡下,还没睡下一分钟,他又想呕吐,慕小晨又把他扶起来吐,来来回回一共吐了几次,最后实在是没有吐的东西了,把胆汁都吐了出来,慕小晨看着心疼的眼泪汪汪的。

    好不容易不吐了,慕小晨把允骕扶的躺下睡觉。拿毛巾给他擦干净了嘴边的污秽,又不停的给他擦着身上冒的虚汗。

    过了一会,慕小晨又帮他把身上的衣服慢慢的换了下来,好让他睡的舒服一点。允骕浑身没有任何的力气,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慕小晨好不容易把允骕安顿好,准备起身去把他吐的脏东西给倒掉,把脏衣服拿到了洗衣房里,结果允骕做梦一般闭着眼睛突然一伸手抓住了慕小晨的双手说:“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离开我。”那痛苦的表情让慕小晨心疼,她坐在床边安抚着他说:“好好好,我不离开,不离开,睡吧睡吧。”慢慢的,允骕安静了下来,睡着了。

    慕小晨见允骕睡着了,才慢慢抽出了自己的手,去倒掉了呕吐物,拿走了脏衣服,再回来坐到了床边看着允骕。

    慕小晨在他身边坐了好久好久,看着允骕熟睡的脸庞发着呆,允骕睡的晕晕乎乎的,不停的在梦里呢喃着。慕小晨似乎听到他在说些什么,赶紧靠近他的耳边,听到他不停的在叫着“小不点儿,小不点儿”。慕小晨有点好奇小不点是谁?这么久以来她从来没有听到过允骕叫这个名字。还是第一次听到允骕睡梦中叫这个名字,一个醉酒的人在睡梦里叫的名字,才是他真正在乎的人,也是他心中藏着的人吧。其实小不点儿就是慕小晨小时候允骕这样叫她的,只是她早已不记得了。

    慕小晨看了很久的允骕,一直想着这个小不点儿是谁?难道这个人就是允骕心心念念的人?允骕真正要找的人是不是就是这个小不点儿?慕小晨想着又有点难过,睡梦中的男人嘴里叫着别人,她多想把允骕叫醒问一问清楚,但是看着允骕睡的不省人事的样子,她又不忍心。坐在床边,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想到两个人这一路走过来,再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刚才徐昭林说的话,他话里的意思就是允骕对自己很用情,慕小晨搞不懂允骕,真的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要留自己在身边,喜欢自己什么。但是那个小不点儿又怎么解释呢?慕小晨想的有些纠结,她决定等明天允骕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个事情搞清楚,再也不想这样稀里糊涂的了,管他什么态度,这一次必须要他交待清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慕小晨想的太多,慢慢的熬不住就睡着了。

    第二天允骕慢慢睁开了双眼,从睡梦中醒来,他头疼的厉害,因为昨天醉酒太严重,他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在家里的床上躺着,已经记不得昨天都发生了些什么,只是记得跟徐昭林喝酒了,再后来已经完成断片,不记得了。他慢慢想往起坐,发现慕小晨趴在床头睡着了。看着慕小晨嘴巴微微张开,衣服也没有换,有些憨态可掬的睡姿,他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又不是病号,她这个样子特别像是在医院里守着病人的家属。

    允骕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拿起衣服想给她披上,也许是他的动静惊到了慕小晨,她突然醒了过来,看着允骕正深情的看着自己的眼神,慕小晨觉得有些尴尬。昨晚上本来是坐在床上看着允骕的,怎么就想着想着睡着了。

    她赶紧从凳子上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说:“你醒了,我去准备早饭了。”说完就逃出了屋子。允骕看着她逃跑的样子感觉更加可爱了,正准备起床,又见慕小晨折了回来。

    她走到允骕身边,郑重其事的问道:“你为什么非要留我在你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