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任挽澜手受伤
    三个人落座后,傅野奕作为唯一一个男士被逼着点菜。

    任挽澜想着刚才傅野奕比赛时穿的那件衣服的特效就问道:“小晨,你刚那设计的那件衣服好神奇,为什么会呈现出那种效果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慕小晨一听有些不好意思,她将视线转向傅野奕,说道:“你问他吧!我也 不知道。”

    任挽澜疑惑的看着傅野奕,而他只是故作神秘的说:“我这可是看家本领,天机不可外泄的,要不然我还怎么在魔术界混呀?”

    任挽澜一听也只好作罢,确实魔术师有魔术师的奇特之处,一般他们不会随意解释自己的魔术的。

    慕小晨想继续问下去,傅野奕摇了摇手,她也不好再继续张口问。

    傅野奕点了菜后,问道:“你们俩个确定不看菜单了吗?点个爱吃的吧。”

    “不用了,我都可以。”任挽澜推开了菜单。

    “嗯,今天你是功臣,我要感谢你,你说吃什么就什么。”慕小晨也没有接过菜单。

    于是傅野奕叫来了服务员,让她去下单。

    等菜上齐,三个人吃了一顿当地的特色菜肴,边吃边聊,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

    吃完饭,三个人又一起回了酒店,各自回到了房间。

    慕小晨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想着今天比赛的衣服出现的神奇效果,她还是忍不住的想要知道傅野奕到底是怎么弄的,于是她又跑去找傅野奕,敲了他的门进去。

    “不行,我还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会任挽澜不在,你还是告诉我吧。”慕小晨盯着傅野奕说道。

    “我说过了,这是天机,不能泄露,你就别问了。”傅野奕还是不想说。

    而慕小晨十分的好奇,她拉着傅野奕说:“你就告诉我吧,你不告诉我,我晚上都睡不着觉,比赛也比不好,求求你啦,大魔术师,你就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慕小晨像个和尚念经般的在傅野奕耳边不停的问,傅野奕被问的没脾气了只好告诉她:“好吧,我告诉你,那是因为我使用了一种特殊的银粉,再加上我的一个小道具,你看,就是这个了,再加上舞台灯光的效果,所以才让衣服呈现了水波的效果。”傅野奕说完把抽屉里剩下的一点银粉给慕小晨看。

    慕小晨恍然大悟说:“原来就是这样啊,魔术还真是神奇,不管怎么样,谢谢你今天的帮忙。”

    “不用客气了,我们不是朋友嘛,朋友之间应该的。”傅野奕淡定的说道。

    “嗯,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过两天还要比赛,我也回去休息,到时候还要辛苦你啦。”

    “没问题,快回去吧。”

    说完,慕小晨与傅野奕道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慕云卿由于今天比赛失利,心中郁闷,心有不甘,虽然是第二轮比赛,她也不允许慕小晨比自己出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生气的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摔在了地上,心里想着该怎么样让慕小晨第三轮比赛不通过,在心里计划着怎么样谋害她。

    翌日清晨,慕小晨收到了傅野奕发来的信息,说是临时有事,先回去了,后面的比赛只能让慕小晨找其他的模特了。慕小晨看到有些担心,如果没有傅野奕的帮忙,第三轮会不会顺利呢?

    慕小晨无奈的回了条信息,说知道了,谢谢傅野奕的帮忙。然后穿衣起来洗漱。

    收拾完毕,慕小晨去酒店餐厅吃了早饭。所有参赛的选手也都在那里用餐。

    吃过了早餐,领队李姐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说:“这两天大家都要待在这个酒店,不要出去了,准备接下来的第三轮比赛。我们在酒店的一个礼堂给大家准备的有工作间,每个人可以有一个工作台,这两天就自己在里面练习就可以了,希望大家好好准备接下来的第三轮比赛,好的,现在大家就可以去了,在二楼左手边第一个房间。有什么事情,及时来找我。”

    李姐宣布完,大家就散了,准备去工作间练习。任挽澜走过来拉着慕小晨一起前往。

    慕小晨和任挽澜一起到了操作室,按上面的名字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台。

    一上午大家都在各自的工作台上设计自己的服装,慕小晨偶尔会和任挽澜互相探讨一下。

    慕云卿一上午一边进行着自己的设计,一边要心里想着怎么样的算计慕小晨,琢磨了一会,她的心里闪出了一股邪念,脸上一脸的坏笑。

    慕小晨一个抬头正好瞟到慕云卿在盯着自己,脸上一脸坏笑,慕云卿立马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设计。慕小晨不明白她那眼神什么意思,也没有多想,埋头做自己的活了。

    到了中午的饭点时候,大家都散去餐厅吃饭,任挽澜拉着慕小晨有说有笑的离开了,而慕云卿却悄悄的留在了操作间。

    慕云卿站在慕小晨的桌子旁边想着上午在心里的计划,由于这个会议室里的工作台面是铁皮做的,慕云卿打算把慕小晨的台面上的铁皮给弄开,好让她不小心把手割伤,说弄就弄,她很快把慕小晨桌面上的铁皮给撕开,然后又在上面盖了一块布遮掩,把一个锋利的刀片卡在那铁皮中间,正在弄的时候,她发现了慕小晨的手机竟然拉在了桌子上的一本书下面,她把那个手机放在了铁皮的旁边,这样一来,只要拿手机,刀片就会把手割伤。

    慕云卿做完这一切之后,感觉天衣无缝,得意的笑着说:“看你还怎么比赛。”然后悄悄走到门口,打开门四处瞅了瞅,发现没有人就赶紧溜走了。

    慕云卿走到餐厅,大家已经开始用餐了,其中跟她一个要好的问道:“怎么才来呀,我们都快吃完了。”

    慕云卿镇定的说道:“我刚上洗手间了,时间长了点。”

    说完,她坐下边吃饭边用眼睛去瞟慕小晨,发现她还在跟任挽澜有说有笑的,慕云卿的心里想着慕小晨的手会受伤,莫名的开心。

    “哎呀,挽澜,我的手机忘记拿了,还在我的工作台上呢。”吃到一半,慕小晨突然发现手机没有拿。

    “是吗?那我们等会去取吧,正好我也想把我上午设计的手稿拿回房间去研究一下。” 任换澜边吃边说道。

    “好的。”慕小晨想想反正也不急,先吃了饭再说吧。

    等吃过了饭,慕小晨和任挽澜一道准备去取东西的时候,谁知道人有三急,慕小晨突然想上厕所,她没办法,只好尴尬的跟任挽澜说:“不行,我要上厕所,肚子有点疼,要不你去帮我取一下吧,我等会去找你可以吗?”

    “没问题,那你快去吧。”任挽澜见慕小晨一脸的着急样子,就一个人去取东西了。

    任挽澜到了工作间,先去自己的工作台取了自己的手稿,又走到了慕小晨的工作台,她看到了慕小晨的手机放在台面上,她伸手就去拿了手机,刚把手机拿在手又收回,一不小心手上传来一阵刺痛感,任挽澜痛的大叫了一声,她收回自己的手一看,已经流血了,手上被割了很大一道口子。她顾不得去想怎么回事。就赶紧用卫生纸把自己的右手包裹起来,出门去找慕小晨。

    慕小晨从厕所出来正准备上楼去找任挽澜,结果发现她握着自己的手跑了过。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慕小晨发现任挽澜表情痛苦,手里的纸巾也有血渍,担心的问道。

    “我刚拿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手被割伤了。好痛啊。”任挽澜边说边把手机递给了慕小晨。

    慕小晨接过手机说:“快去找医生,走。”

    慕小晨拉着任挽澜就赶紧往酒店外面走去,他们在前台问了服务员,正好酒店的边上就有一个小诊所。

    两个赶紧去了小诊所包扎伤口……

    回来的路上,慕小晨越想越不对劲,任挽澜只是替自己拿东西,怎么就把手割伤了呢?

    “挽澜,你怎么割的啊?”慕小晨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当时一着急,我也没注意。”任挽澜确实没有注意当时的情况。

    “我等会去看一下。”慕小晨还是不放心。

    “离比赛还有一天了,小晨,你说怎么办啊?我这手能参加比赛吗?”任挽澜带着哭腔着急的问道。

    “别急,肯定会好的,好在伤口不太深,休息一天,看后天怎么样。不行了再想其他办法吧。”慕小晨安慰道。

    “只能这样了。”

    到了酒店,慕小晨就一个人跑去了操作间,她来到自己的操作台面上,发现了上午还好好的铁皮坏了,而且细心一看,上面有一个锋利的刀片。慕小晨一怔,怎么会这样?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慕云卿上午躲避自己的眼神。

    肯定是她,慕小晨猜想一定是慕云卿作了手脚,她看第二轮比赛自己赢了,就想陷害自己的,没想到阴差阳错的让任挽澜给受伤了。

    慕小晨生气的跑去找慕云卿理论,使劲的敲门说:“开门,快开门。”

    慕云卿听到慕小晨的声音,心想着她肯定是受伤了,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镇定的走过来打开门问道:“干什么?大中午的让不让人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