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人格分裂
    舒景柔跟陈艳芝分开之后,就派人到了慕小晨被软禁的地方,在楼下蹲守着。

    见到照顾慕小晨的黑衣人下楼,舒景柔的手下很快就迎了上去,把黑衣人请上了车。

    “你是?”黑衣人上车,看着戴墨镜的舒景柔有些疑惑。

    “别管我是谁,这个你拿着,帮我做件简单的事情。”舒景柔凉凉的说着,并将个装满了钱的信封递给了黑衣人。

    黑衣人打开信封看到那红彤彤的钞票,立马改了嘴脸,“小姐,您说什么事?我能替您办?”

    舒景柔把个袋子递给了黑衣人,并在他的耳边轻轻的嘱托了几句……

    ……

    “啊!”慕小晨清晨醒过来,大叫了声,看着床头上那个骷髅头的模具,赶紧扭过头,躲在被子里吓的半天说不出话。

    “怎么了?”黑衣人赶紧上来问道,并顺手拿走了骷髅头藏在了身后。

    “这是哪里来的,快把它扔掉吧。”慕小晨吓的哆嗦,闭着眼睛不敢看。

    “什么?扔什么?”黑衣人假装什么也没看到。

    慕小晨扭过头,睁眼看看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咦?怎么回事?刚才明明不是有个骷髅头在床头吗?

    “我刚刚看到有个骷髅头在我的床上。”慕小晨疑惑的看着床头。

    “看错了吧你,没东西,大惊小怪。”黑衣人说完就转身了,眼神还偷偷瞥了眼慕小晨。

    慕小晨心里感觉还是有些怪怪的,但是她也没多想。慕小晨起来收拾完毕想想已经在这里被软禁了几天,她想着公司的比赛,还是要回去公司,可是这样算怎么回事,于是她走出房门对黑衣人说:“把我的手机还给我,我要见允骕妈妈。”慕小晨的语气很坚定,态度也有些强硬。

    黑衣人没办法,只好打了电话给允骕妈妈,很快她就来到了房里。

    “找我干什么?”陈艳芝脸鄙夷的看着慕小晨。

    “我在公司还有比赛要参加,你这样关着我也是犯法的,今天我还不去公司的话,他们肯定会找我,到时候公司找不到我,你的麻烦也就大了。”

    陈艳芝想想也确实是这个理,“行,那你去上班吧。”接着她又转身对那两个人黑衣人命令道:“给我继续看着她。”

    说完,她又冷冷的对着慕小晨威胁道:“你去上班可以,但是不许你联系允骕,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如果你联系他,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艳芝瞪了眼慕小晨就返回了。

    陈艳芝走后,黑衣人把手机还给了慕小晨,并明义上护送她上班去了。

    慕小晨在公司想着允骕既然是在国外处理公司的事,她也不想把现在这件事告诉他,免得让他烦心,他总会回来的,再说自己父母出车祸的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还是先这样吧,至少陈艳芝目前对她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接着几天,慕小晨身边总是会出现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并且恐怖的东西,让她觉得心里慌慌的,她想着陈艳芝说她人格分裂,她在心里开始怀疑自己体内是不是真的住着个充满仇恨的人格?

    不知道什么情况,慕小晨精神分裂的这件事情很快就被传开,所有的人看到她的眼神都充满怪异和畏惧。

    慕小晨这天在公司上班,进公司大家都看到她就躲,连慕云卿看到她都恨不得躲得远远的。慕小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人事部的经理叫去了。

    “慕小晨,你最近还是暂时不要来上班了。”

    “为什么?”慕小晨瞪着眼睛问人事部经理,“发生什么事了吗?”

    “也没什么,你自己也知道吧,大家都说你的人格分裂症,所以,也为了你自己安全着想吧,公司决定放你段时间的假,让你回去好好的休息。”人事部经理解释道。

    慕小晨听懵了,原来大家都知道这事了,她心塞的回了句:“好,知道了。”

    慕小晨心痛的离开了公司,还没出公司前打了电话给苏可。

    “苏可,我好难过。”慕小晨突然就哭了起来。

    “怎么了呀?小晨,你别哭,你快说呀。”苏可接到慕小晨的电话,听到她哭也就着急了。

    “前几天,允骕的妈妈派人来搜我的包,然后从里面找到了个仪器,说那是我害允骕的,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我的衣服里多出这个东西,我随手放在了包里。她现在已经将我软禁起来了。还说我有人格分裂症,连公司的人也知道了,现在也不让我上班了,呜呜……”慕小晨哽咽着。

    “什么仪器啊?到底怎么回事的,你从头跟我说下。”苏可疑惑的问道。

    于是慕小晨把这事又前前后后的跟苏可讲了遍,讲完,她就挂了电话,擦了擦眼泪,走出公司,又跟着黑衣人回去了。

    苏可挂了慕小晨的电话,立马火就来了,她放下手中的工就冲去了徐昭林的诊所。

    徐昭林正在给人看病,见苏可气鼓鼓的站在门口,转头对病人说:“好了,按时服这些药就可以了。”

    “谢谢医生。”

    病人走,苏可上前就质问道:“你那天拿的那个小仪器,我只是无意间说了下,慕小晨的身上有这个东西,你就给允骕的妈妈说了吧,你怎么是这样的人?慕小晨她对这个事点都不知情,你到好,你这样说,允骕的妈妈就怀疑她,还把她给软禁起来。你安的什么心啊?”苏可越说越气愤。

    “那个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身上,那肯定就是她有问题。我从开始就不看好她,她这样接触允骕到底是为什么,当然要查个清楚。我不会冤枉好人,也不会看到别人伤害允骕。”徐昭林也语气强硬。

    “慕小晨根本就没害过允骕,那个东西也与她无关,你这就是冤枉她,我的朋友我最清楚了。你不分清红皂白就这样跟允骕的妈妈说,你安的什么心啊你?”苏可瞪着徐昭林。

    “别说了,你清楚什么,谁知道你是不是跟她样的同流合污?”徐昭林顶了句。

    “你,你不可理喻!”苏可气之下摔门出去。

    徐昭林听着门“哐当”声,也生气的把手里的笔摔在了桌上,抱着头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苏可从诊所出来,想想还是要通知允骕,不能让慕小晨个人受这样的罪,于是她打了电话给允骕。

    “允骕,是我,苏可。”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允骕正在国外跟同事们商量事情,接到了苏可的电话,他走到了边轻声问道。

    “你妈妈把慕小晨给软禁起来了,你这几天在国外,她不想打扰你没有告诉你,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苏可着急的说着。

    允骕听,眉头紧皱,“什么?软禁?”

    “你上次车子被人砸,打电话没有信号,徐昭林说是因为有人控制了你的手机,那个控制器在慕小晨的包里发现了,所以你妈妈以为是她要害你,所以把她软禁了起来,而且现在外面都在传她有人格分裂症。你快回来救救她吧,小晨,我最清楚了,她不可能害你的,也不可能有什么人格分裂症,她在这样下去也会崩溃的。”苏可央求道。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这切。”

    允骕挂掉了电话,就转回去跟同事交待了些事就说先回国了。他很快就赶了回去,因为慕小晨不在别墅,允骕打电话也无人接听状态,他就回家去找了陈艳芝。

    “妈,你把慕小晨关在了哪里?”允骕冷冷的问道,带着些焦急。

    “你这么快事情处理完了?又是因为她,你这么快回来对不对?”陈艳芝脸烦躁。

    “告诉我,她人在哪里?”允骕字句的再次问道。

    “我不允许你见她,都是因为她害你,她因为怀疑你当年在她父母的车上做手脚,现在回来害你,你还要见她干什么?那个控制器在她的身上找到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绝对不会让她伤害你,所以你以后也不可能再跟她来往了。”陈艳芝很坚定的说道。

    “我相信她不会害我的,这其中定有什么原因,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请你不要乱下结论,不要随便给她扣帽子。”

    “我给她扣帽子?证据摆在眼前,还需要我给她扣帽子吗?她这处处心积虑的接近你,我早就说过肯定有原因的,你怎么就不信呢?反正我不会让你见到她,你没事就走吧。”

    “你不让我见她,那我就放弃允氏,你们另寻接班人吧!”允骕黑着脸直接威胁道。

    “你你!”陈艳芝被气的说不出话,片刻她指着允骕问:“你情愿放弃允氏,你都要见那个贱女人吗?”

    “是的,告诉我,她人在哪里?”允骕吼道。

    陈艳芝见允骕已经这种态度,只好罢,“你带他去。”陈艳芝对手下的人说完,气的转身上了楼。

    允骕跟着那手下去了慕小晨待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