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刀架脖子上
    允骕推开房门看到慕小晨正坐在房间飘窗上望着外面发着呆。她身黑色的裙子,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光彩熠熠,但是等慕小晨听到动静扭过头来,允骕才看清楚她的脸,短短的几天,慕小晨的脸上黯淡无关,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了很多,允骕心里突然阵莫名的心疼,他轻轻走过去。

    允骕的双大手就要触碰到慕小晨的脸庞时,慕小晨突然个闪躲,她扭过头不看允骕。

    “别碰我,我会伤害你的。”慕小晨担心自己人格分裂再伤害到允骕,这几日她也不想联系允骕也是不想自己再对他有伤害。

    “这几天让你受委屈了。你不会有人格分裂的,你别听他们瞎说。”允骕心疼的说道。

    “我有,我怕伤害你,对不起,你走吧。”慕小晨心塞的眼泪立刻就出来了,她蜷缩着,把头深深的埋在自己的膝盖上。

    允骕把抱住慕小晨,在她的耳边轻轻说着,“别听他们的,我相信你没有问题,你是正常的,相信我,我会查清楚的。”

    “真的吗?”慕小晨听到允骕这样说,抬起头,眼泪婆娑的看着允骕,这几日来的委屈终于在这刻爆发,她大声的哭了起来。

    “真的,相信我,我们回去吧。”允骕将慕小晨抱起,慕小晨揽着允骕的脖子,两个人往外面走去。

    允骕将慕小晨抱上了车,给她把安全带系好,带着她回到了别墅。

    到了别墅,允骕直接把慕小晨抱回了房间,对她说:“去洗个澡,睡觉,醒来就不要想这些事的,都交给我来办。”

    “嗯。”慕小晨走去了洗手间。

    听着洗手间里传来的哗哗水声,允骕拿起手机打了电话给阿初。

    “阿初,尽快查下慕小晨的事情,查下十年前的车祸,还有慕小晨的身世,还有她人格分裂的事,我们出国这几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都给我查清楚。”允骕股脑的交待着。

    “好的,允少,我知道了。”

    挂掉了电话,允骕又立马打了电话给徐昭林。

    “那个仪器是怎么回事?我妈怎么知道的?”

    徐昭林接到了电话,就听到了允骕的质问,“是我告诉阿姨的,我不能看着你的安全受到威胁。那个仪器就是控制你手机信号的,你那天被人砸车打不出去电话就是电话被控制了。结果这个仪器还在慕小晨的身上搜到了,我说她接触你就没安好心吧,你还不听。你……”

    没等徐昭林说完,允骕就有些恼火的挂掉了电话,他恼火的是他们不查清楚就这样诬蔑慕小晨,还把慕小晨软禁起来,在允骕的心里,慕小晨绝对对自己没有二心,这其中定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也不知道这到底出了什么事,也许只能等阿初调查清楚了才会真相大白。

    允骕想了会,慕小晨就从洗手间里出来了,她换了个小碎花的睡衣,头发已经被吹的半干,洗澡间的热气蒸的她脸上红扑扑的,这会才看起来比较正常,没有刚才那么憔悴。

    允骕走过去,把慕小晨拉到床上,让她躲上去,给她盖好了被子,“睡会吧,醒来就好了。”允骕说完,在慕小晨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下。

    慕小晨闭着眼睛,才安心的睡去。看着慕小晨沉沉的睡去,允骕才从房里走出来,轻轻带上了房门。

    看着慕小晨这样的憔悴,这几天又瘦了许多,允骕想着再找个保姆,好好的照顾慕小晨,让她生活的舒心些,于是他走下楼找了管家,让他这两天赶紧再找个保姆来。

    ……

    舒景柔从黑衣人口里得知慕小晨已经被接回了别墅,她就又在心里琢磨办法,她约了允骕妈妈再次见面。

    咖啡厅里,舒景柔温柔的对陈艳芝说:“阿姨,慕小晨最近怎么样了?”

    “别提了,已经被允骕领回去了,气死我了,允骕他竟然威胁我如果不让他见她,就放弃允氏集团。我没有办法,只好让他把她又领回去了。”陈艳芝气的喝了口咖啡。

    “阿姨,别生气别生气。你这不是也没调查出问题嘛,等问题调查清楚了,我就不信允骕不会不离开她。”舒景柔赶紧安慰着陈艳芝。

    “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那就让他先把她弄回去吧。等这个事情查清楚就好办了。这个允骕真不知道怎么搞的,到底现在看上她哪点儿了,我听管家说,他还又找个保姆伺候她,我真的是,算了,不说这了,说的都烦心。”陈艳芝摇摇手说道。

    听到陈艳芝说允骕又找了个保姆,舒景柔突然灵机动,知道该怎么办了,她赶紧说:“好好,阿姨,我们不说这个了。我们公司在那边的服装店最近上了很多新款,咱们去试试呗,我送您。”

    “行啊,那去试试吧,先谢谢景柔了,还是你最好,最懂事。”

    “谢谢阿姨,走吧。”

    于是舒景柔起身挽着陈艳芝,两个人起开心的去逛店了。

    ……

    舒景柔回来后赶紧找人找到了允骕别墅新招来的保姆,让手下的人买通了保姆,并交待了她些事情。

    慕小晨自从回了别墅,就每日把自己关在房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眼看着离比赛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她也无心准备比赛,手里常常拿着笔,却画不出任何的品,她心烦意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每每在房里个人发呆想到父母可能是被人谋害而死,她的心就很痛,精神也变得更加的脆弱。

    允骕每天回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她,想出各种点子想逗逗她,慕小晨也没有心情去理会,允骕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

    “把这个端给慕小姐吧。”阿姨做好了饭让新来的保姆端给慕小晨,因为慕小晨也不出门,每天关在房里。

    新招来的保姆端起饭就往慕小晨的房里走去,中途她见四下没人就赶紧把身上的个小包药粉洒在了汤里。然后她又假装淡定的走到房门口,敲了敲门,推门而入。

    “慕小姐,吃饭了。这是阿姨今天专门煲的鸡汤,你喝点吧。”她把汤递给了慕小晨。

    慕小晨接过汤就慢慢喝了起来,她看着慕小晨喝着汤,心里有丝的紧张不安,但是想到那支票,她又镇定下来。

    边几日新招来的保姆都会在慕小晨的食物里偷偷的下药,慕小晨这几日常常会陷入幻觉,但是她并不知情。

    白天个人在家里睡觉,总是会做着噩梦,然后从梦中惊醒过来。好几次,她梦到父母血淋淋的站在那里,哭喊着,小晨,小晨,救救爸爸妈妈,我们死的很冤啊!慕小晨常常醒过来,都是身的大汗,大口的喘着粗气。晚上睡觉也是噩梦连连,从梦里惊醒过来,允骕都会把她抱在怀里,安抚阵后,她才能入睡。

    慕小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更加的相信自己是有人格分裂症了,她害怕自己伤害到允骕,心里充满了愧疚与不安。

    这天晚上,允骕把慕小晨安顿好看着她睡着了,他也渐渐的入睡。

    可是睡到半夜,慕小晨突然的从床上坐起,然后个人静静的下床,在房间的抽屉里拿出了手工刀,然后她拿着刀又慢慢走向了床边,把刀对着允骕,当刀架在允骕的脖子上时,那种触感让允骕突然醒过来,他睁大眼睛看着慕小晨,“干什么?”允骕突然叫了声。

    慕小晨被这叫声下拉回了现实,她突然就清醒了过来。她看着自己手里拿的刀,在看看允骕有些惊恐的眼神,她吓的赶紧把刀往地上扔,然后捏着自己的手哆嗦的厉害,“我,我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允骕拉着慕小晨的手,看她有些恍惚,不知道她怎么回事。

    “你快出去吧,你出去吧。”慕小晨突然崩溃的哭了起来,并推着允骕,想把他往外面推。

    允骕看着慕小晨难过的样子,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心疼的说道:“没事的,没事的,我会陪着你,别害怕。”

    慕小晨突然冲出允骕的怀抱,拾起地上的刀,对着自己的手腕,然后逼着允骕说:“你快出去,你要是再不出去,我就死给你看。”

    允骕看紧张的赶紧挥着手说:“你不要冲动,我出去就是了,不要冲动,冷静点。”

    慕小晨死死的看着允骕,眼泪不停的往下流,她大声吼道:“快出去。”

    允骕没办法,只好先退出去,快走出房门时他又转过头说:“你不要冲动,冷静点,有我在,不要怕。”

    慕小晨拿着刀对着自己的手腕,“快出去吧。”

    她紧跟着允骕走到门口,把关上房门,把允骕关在了门外。

    两人门之隔,慕小晨丢掉了手里的刀,背靠着门,无声的哭泣。

    允骕在门外心疼又无可奈何,不知道慕小晨这是怎么了,他在心里以为应该是慕小晨这段时间受得刺激太多了,让她缓几天可能会好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