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林素繁现身
    慕小晨在公司里一边因为跟允骕的事情,心情郁闷,一边还因为颜烁对她穷追不舍而烦躁,所以她一直没有jin ru比赛的状态,心情不是太好,苏可约了她两次出来,也都是心事重重,任苏可怎么劝解也没有用。

    这天跟苏可吃了午饭,一个人回到公司,趴在桌前设计手稿,可是怎么都设计不出自己满意的,一边画一边撕,突然慕云卿像幽灵般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一阵子的讽刺笑声。

    “就你这状态,马上总决赛就要开始了,我看你这也不会赢了,哼。”

    扭头看到慕云卿的丑陋的嘴脸,慕小晨没有理会她,正值中午时间,办公室也没人,慕小晨不想跟她发生争执。

    慕云卿见慕小晨不说话,又继续挑衅的说:“我已经联系好了殡葬公司,比赛一结束我就会把你妈妈的那些设计手稿改成寿衣,哈哈哈,让那些衣服都穿在死人身上然后去见鬼吧,说不定,你妈在那边也会穿上呢。”

    本来不想跟慕云卿发生冲突,但是听到她如此般的狂妄的声音,慕小晨脑袋像是有蚂蚁在爬般的疼痛,她愤怒的瞪着慕云卿,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一定会拿回我妈妈的手稿,你别得间的太早。”说完,她攥紧了手中的拳头。

    慕云卿见慕小晨两眼发红,紧握拳头,下意识的放开了她环抱在胸前的双手,她怕万一跟慕小晨冲突起来,跟她打一架,在公司影响也不太好,于是,她回瞪了一眼慕小晨,嘴里说了句:“走着瞧。”就扭着臀走掉了。

    慕小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气的把桌上的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

    眼看着离比赛还有几天的日子了,慕小晨请了假准备在家安心的准备比赛,可是谁知慕云卿却找上了门。

    慕云卿带着慕小晨妈妈的手稿一起上了门,因为她来就是想来刺激慕小晨,让她无法安心准备比赛。

    慕小晨打开了门看到慕云卿一脸傲慢的站在门口,她径直走到房间里,环顾一周,然后斜眼看着慕小晨。

    “你也有今天,没有允骕这个保/护伞了,你也就这个下场。”

    “你来干什么?”慕小晨并不知道慕云卿又打着什么歪主意。

    “我来是想告诉你,我要把你妈妈的这些设计手稿卖掉,就算你比赛赢了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你不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再说,你也不会赢的,因为你就是个没用的人,现在都知道你精神分裂,你这个精神分裂的人还怎么可能赢得了比赛?”

    慕云卿一通的刺激,慕小晨抱着头,像触电般的难受,她突然睁大了双眼,看着慕云卿手里举着的手稿,她顺手拿起了地上的一个板凳朝着慕云卿就走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快点放下。”慕云卿见慕小晨手里举着一个板凳,双眼发直,一见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她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慌,不住的往后退步。

    正在这时允骕突然从屋外进来,“放下,干什么?”允骕见到慕小晨的举动,想上前阻止。

    而此刻的慕小晨已经顾不得这些,她一心只想要夺回慕云卿手里的手稿,她两眼发红,目光呆滞的看着慕云卿而去,手中举着的板凳一把甩了出去。

    只听到慕云卿“啊”的一声,没曾想这板凳没有砸中慕云卿,而是误砸中了刚从门口上前的允骕,他的脑袋顿时血流,他捂着自己的头,晕了过去。慕云卿见状吓得拿着手里的手稿像兔子般的撒腿就跑掉了。

    “允骕,你怎么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慕小晨突然醒悟过来,一下跪倒在允骕的身边,摇着他哭泣着。

    奈何她怎么摇允骕都没有反应,“你不要吓我啊,不要吓我,允骕,你福大命大,你不会有事的,你快起来啊。”慕小晨一遍一遍的叫着也无用,她哆嗦着拿出了手机,打了120的电话。

    “喂,我这里出事了,快来救人啊……”慕小晨歇斯底里般的吼道。

    ……

    很快120救护车就来到了慕小晨的出租屋里,把允骕抬上了救护车,慕小晨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

    允骕很快被推进了抢救室,医生对惊恐的慕小晨说了句:“在外面等着吧,他已经生命垂危了,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快点通知家里人。”就继续进去忙了。

    慕小晨突然像疯了般的大哭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慕小晨不断的锤打着自己的胸膛,心里懊悔不已。过了片刻,她打电话叫来了阿初。

    所以很快的允骕的妈妈陈艳芝也就得知了此事。

    等陈艳芝赶来医院的时候,允骕还没有从抢救室出来,慕小晨坐在长椅上,垂着头默默的哭泣。

    陈艳芝疯了般的抓起椅子上的慕小晨的衣领,“你这个贱女人,我儿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不会放过你。你去死吧。”

    她恶狠狠的对着慕小晨嚷嚷,慕小晨也情绪崩溃,她没有抵抗只是,一句句的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要让你血债血偿,你必须得到你应有的报应。”

    陈艳芝冷冷的对着慕小晨叫嚣道,话音刚落,几名警察就出现在了身后,原来是陈艳芝得知这个事情的时候就已经报了警,她要狠狠的报复慕小晨。

    陈艳芝看到警察来了,松开了她的手,指着慕小晨对他们说:“就是她,就是这个女人伤了我儿子,你们快把她给抓走。”

    “你好,这位女士指控你伤人,请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吧。”两句警察上前一边一个架起了慕小晨。

    而慕小晨丝毫没有反抗的资格与力气,她像一摊软泥一般的跟着警察走了。

    陈艳芝看着慕小晨被警察带走,心里的气稍微散了一丝,但是想着抢救室里的儿子,她的心又痛的要滴血。

    慕小晨被警察带回了警局审问。

    “说说吧,事情的经过是什么样的?”警察还给慕小晨倒了杯水,似乎有些客客气气的说着。

    “当时我并没有要伤害他,我只是要抢回我妈妈的手稿,从另一个人手里抢过来,我扔板凳的时候,谁知允骕出现了,误打误撞的就砸中了他。我根本没想过要伤害他,而且我那一下下去应该也没有这么的猛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样了,警察同志,你们要相信我啊。”慕小晨一五一十的解释着,她心里还在担心着允骕怎么样了,如果允骕真的出了点什么事情,她也不想活了。

    “嗯,好的,我们知道了,你这几天就暂时待在这里吧。”说完两名警员就出去了。

    慕小晨虽然被关在警察局,但是她的待遇一点也不像犯人一样,照样好吃好喝的供应着。

    第二天陈艳芝请来的律师以伤人罪起诉了慕小晨,要让她受到法律的制裁。

    就在慕小晨将要受到法律制裁的时候,一个大面积烧伤的女人,突然出现在了警局。由于她的面部已经被大火伤的毁容,所以她戴了一个帽子,并用丝巾遮住了脸庞,身上虽然穿着衣服,但是她皮肤裸露出也看得出烧伤的痕迹。即使她受了伤但是看她的气质也知道她本身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我要报案。”这个女人一出现在警局就直接大声的嚷嚷。

    两名警员把她带到了办公室,“坐下慢慢说吧,你要报什么案。”

    那烧伤的女人落坐后就着急的说了句:“这一切都不关慕小晨的事,请你们把她给放了吧。”

    两句警员听了互相看了看,然后其中的一个警员说:“你是说的那个要受到法律控诉的慕小晨吗?具体什么事情,你说说清楚。”

    慕小晨只是交待了允骕被她误伤的事情,但是听到眼前这个女人的话,貌似这其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他们顿时警觉起来。

    “这都是怪那个允骕罪有应得。这件事还要从当年的事情说起。”受伤的女人在脑海里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尽管这些尘封的往事她一点也不想去回忆,每每看着镜子里丑陋的自己,她都有想死的冲动。

    “我是慕小晨的亲生母亲,我叫林素繁。”受伤的女人一字一句的坚定的说道。

    “十年前我女儿也就是慕小晨,她救了一个离家出走的男孩就是允骕,并把他带回了家,而我并不喜欢她跟他在一起,一次我跟我丈夫去山里写生,而当年允骕他动了我们的车子的刹车回路,后来车子就发生了车祸,也就是十年前的那场车祸,你们警局肯定有档案的,你们可以调来看。而我被我的丈夫推出了车外才逃过了一命。我在那场车祸里被大面积的烧伤。”林素繁边说,边用**的手捂着自己的脸。

    什么?林素繁?当年的车祸不是认定两口子都死了吗?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大活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大家都疑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