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暴躁
    而另一方面,在允骕一直照顾着陈艳芝的时候,傅野奕也经常过来看林素繁。

    虽然避免让自己和傅野奕见面,但慕小晨还是无法完全避免,因为傅野奕作为妈妈姐姐的儿子来看妈妈也是正常的,所以她还是能经常跟傅野奕经常碰到。

    每次傅野奕都会跟林素繁说很多话,慕小晨一直躲在房间里,尽量不让自己和傅野奕多见面,因为她对傅野奕的心情真的很复杂,从一方面来说,她很感激当时傅野奕帮自己一把,但是对傅野奕现在逼得允骕几乎在公司失去地位的行为又觉得难过起来。

    偏偏他又是她的表姐,这些关系仔细算起来又是各种复杂她有些头疼,不愿意再去深想起来。但是她虽然努力避免着傅野奕,傅野奕却依旧找她聊天。

    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傅野奕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感觉自己时不时的好像忘记了刚刚说过了什么,但是又很快就清醒过来,这些许的异样慕小晨有过但是很快又忘在了脑后,只以为是自己没有休息好导致的。

    看到傅野奕的时候,慕小晨总是想起允骕,想到允骕现在的状况,又想到傅野奕之前对她的帮助,两者之下让她时不时地感到纠结,但是在后面几次见到傅野奕的时候,她还是决定跟傅野奕说一下让他放过允骕。

    于是这次慕小晨看到傅野奕又来找林素繁的时候,就先在他找她聊天的时候先行把傅野奕拉到了一旁想说话。

    看着这样的慕小晨,傅野奕觉得很好玩然后问道:“怎么啦?小晨?”

    慕小晨只抬头看着傅野奕,眼睛里隐隐的有些请求傅野奕一下子有些愣住,好像猜出来她大概要说什么,只默默的转过了头。

    而慕小晨却紧接着就说:“傅野奕,你能不能不要为难允骕了?我知道你恨他,但是你之前那样帮助我其实也是接近他对不对?”

    “我意你之前有没有利用过我,但我现在希望你能不能放过允骕,不要再逼他了?求求你了!”

    傅野奕听着这些话却是没有回话,仿佛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这样的傅野奕,慕小晨心急了起来,然后就抱着傅野奕的胳膊晃了起来,然后又对他说道:“可以吗?傅野奕?”

    于是傅野奕不得不回复,但是却说着:“这个,我也没办法嘛。如果他能力足够的话,那我做再多也没用啊不是吗。所以说归根结底还是他能力不行,不是我的问题啊。”

    听到这个回答慕小晨一下子失望起来,然后又对傅野奕说:“可你也可以不用做那么多啊?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快让允骕喘不过气了,你知道我很爱他,可不可以看在我的份上收敛一点?”

    然而傅野奕却有些不屑地说:“我根本就没有多做什么,又何来的收敛一些,只不过是各凭本事罢了,他做不到的我能做到,就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你又何必吊在一棵树上呢?”

    慕小晨听了之后就放开了傅野奕的胳膊,知道是怎么劝说也没用的了。这感觉让她很不爽,但是自己却也没有办法帮上允骕,连舒景柔都比自己有用的话,想到这里她就沮丧了起来。

    而傅野奕却接着去找林素繁聊天去了,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可以聊天的,每次都能聊很久,慕小晨不愿意再去参与他们的聊天,所以转身就回了房间。

    而过了一会等她出来的时候,傅野奕已经走了,只留下林素繁在客厅呆呆地坐着像是不知道在回忆什么事情,慕小晨看着这样的林素繁有些奇怪,不禁上去喊了一声:“妈,怎么了?”

    听到慕小晨的声音,林素繁才像是反映了过来一样回过神来,然后看到是慕小晨松了一口气,说了一下自己刚刚和傅野奕聊天想起自己的姐姐所以有些失神了,然后又劝慕小晨赶紧休息,说自己没什么事。

    虽然有些担心林素繁,但是慕小晨还是听话地再回房间休息了,只留下林素繁在客厅又开始默默的出神起来。

    虽然林素繁的狂躁症在吃药治疗可是之后的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林素繁的情绪经常容易失控,有时候突然就发起火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好像病情完全没有得到控制,反而经常发病了起来,慕小晨有时候咨询一下医生,医生思索了一下说会不会是某些关键字不小心让林素繁被刺激到,所以才会这样情绪时常变化。

    慕小晨就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才让妈妈这样失控,然后就想到好像确实有时候听到什么词的时候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发火。

    想到这一层之后,慕小晨就开始小心翼翼地对林素繁说话,生怕自己不小心再刺激到了她。这个方法大概还是有效的,因为林素繁发狂的次数确实少了一点,但是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让慕小晨只觉得每天都很累。

    尤其她现在还怀着孩子,这个时期总是最容易心思敏感,妈妈现在这样也不能经常陪她说话,不然等她发狂了自己还要想办法安慰她,不然祸及她自己就麻烦了,所以她现在整个人在家里都很压抑。

    允骕也在医院忙着照顾陈艳芝,而且舒景柔也经常去找允骕给他许多有用的资料,自己也帮不上忙,只能在一旁看着,心里也是极度的苦涩和压抑。

    不知不觉中,压抑的情绪好像不断地增长,慢慢地侵蚀了慕小晨的心灵她整个人都开始暴躁起来。

    有时候林素繁突然犯病对她吼得时候,以前自己只会忍着并耐心地安慰着她希望让她平静下来,可现在慕小晨心里的痛苦没有人能帮她排解,她越来越压抑的情况最后自己也开始暴躁起来,所以在林素繁对她吼的时候自己也吼了回去。

    然而她们两个人却好像都没发现对方哪里变得不对了,只互相吼着然后自己回房间生闷气,然后要过很久才平静下来。

    而慕小晨的这些转变,允骕都没发觉出来,他实在是太忙了,他一边要去医院照顾陈艳芝一边要去公司办事,既然和am公司的合作被傅野奕拿了下来,那自己只能在别的事情上努力一下,争取在公司能有更大的话语权。

    所幸这段时间经常去医院看陈艳芝应该还是有点用的,因为陈艳芝后来终于有了一点动静,虽然还没清醒,但是已经是好的征兆了,有了这个征兆,允骕不禁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开始放心思在公司上面,所以也没有去看慕小晨了。

    一开始慕小晨还会去公司或者医院去找允骕,但是因为舒景柔给允骕帮助的关系,所以她每次去总有三分之一的机会能看到舒景柔和允骕在一起,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谈工作的时候,慕小晨只觉得心里在滴血,但是却依旧强撑着笑容对他们问好并且关切地问候允骕。

    允骕虽然忙但是如果慕小晨过来找他的话他还是会好好关心慕小晨,但自己却是没有再去慕小晨家找她,只在公司和医院之间来回奔波,而慕小晨不知道什么原因很久没去看他了,他虽然有时候恍然觉得好像有段时间没看到慕小晨,却又因为下一秒的事情而将这件事放在了脑后。

    在家里的慕小晨就这样一个人在房间里发呆,各种负面的情绪在她脑海里,因为她没有人可以谈话,苏可忙于自己的工作没空来陪自己,允骕也很久没有来看自己,自己只能在这个家里默默地休息,而自己还要担忧林素繁时不时的病情发作。

    像是终于被这些重压压弯了腰,慕小晨感觉自己的心好像一个气球一样充满了不忿,而现在好像就有一根没有磨过的针一直小心地戳着这个气球小心地不让他破,可现在这个气球好像终于被戳破,虽然只是一个小洞,可那些情绪却一发不可收拾得涌现了出来。

    于是她后来虽然不去找允骕,但是经常跟允骕打电话,一开始还是温柔地说话,说着说着一不小心就语气着急了起来,甚至带上了一点火气的意味。

    她总是在意着自己对允骕的感情拖了后腿,但是越是这样想她就越想隐藏起这样的情绪,结果反而对允骕发起火来,好像这样做就能盖住她对允骕的愧疚,这个感情又偏偏因为她在局中所以看不清自己的心,只知道自己现在情绪越来越容易被动,但自己却好像失去了要让自己冷静的心。

    连续几次打电话都是吵架收尾的允骕在最后一次挂掉电话之后终于觉得有哪里不对,慕小晨不是这样容易暴躁的人,现在怎么突然最近几次电话都开始发脾气了?想到这里的允骕就开始担忧起来,想着是不是因为自己对她的疏忽才会导致这样?毕竟最近两个人真的没见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