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幻觉
    允骕觉得不能再让慕小晨这样下去,所以他又拿回了,又揽住了慕小晨,对她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对其他人有想法的,我一直只喜欢你一个人,你要对我有点信心,好吗。”

    听了允骕的话,慕小晨像是被触动了什么心事一样,就靠在允骕的怀里默默地哭了起来,而允骕感受着肩膀的湿润一点点扩散开来,心中也叹了一口气,但是想着这样发泄了一点情绪应该就会好很多了吧?

    然后慕小晨看起来确实好了很多,等她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没有刚刚郁躁的样子了,整个人也温和了一点,这让允骕松了一口气,然后看了一下时间觉得还能回去再拓展一下业务,就对着慕小晨的左脸亲了一下,然后说道:“那我就先去公司办公啦!你要记得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记得我是爱你的就可以了!”

    看着慕小晨点了点头,允骕才放心的离开了,而在房内的慕小晨也是微笑起来,想着允骕至少还是在乎她的,这让她心中的暴躁像是减少了一点。

    可没想到第二天慕小晨家里就来了不速之客,舒景柔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她家的地址,居然直接上了门来作客。

    想着来者都是客,所以慕小晨也没有摆脸色,还是好言好色地给舒景柔端茶倒水起来。而舒景柔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们家的布局,却是微微笑了起来,看着这个笑容,慕小晨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在舒景柔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不屑的神情,但她面上却很好地没有表现出来。

    而就在慕小晨自己在心里嘀咕的还是,舒景柔却开了口:“慕小晨,我今天来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是想来和你谈谈心里话的。”

    慕小晨听了有些拘谨起来,但还是大方的面对着舒景柔,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也说道:“好啊,你说吧,我都听着。”

    听到慕小晨的话,舒景柔就笑了起来,然后又说道:“那我就直说了,你不觉得你好像在拖允骕的后腿吗?”这话一出来,她就满意地看到慕小晨白了一张脸,然后又接着补充道。

    “我想,比起你来,我对允骕的帮助应该要更多一些,你说是吗?允骕现在的状况并不乐观,比起一个拖后腿的女人,你觉得他会不会选择我这样能在事业上帮助他的女人?而且我们现在合作也很愉快,你猜猜我们最后会怎么样?会不会在一起?”

    舒景柔语气温柔却又尖锐,不断地对慕小晨说着她会和允骕在一起的话,而慕小晨听着这些话,只觉得头晕目眩,怎么也无法清醒过来,所以一时半会都没有回复舒景柔的问话。

    而舒景柔又说了几句之后,看到慕小晨的反应就站了起来拍了一下她,又说道:“你还好吗?”

    慕小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对舒景柔没有做出回应,但自己现在脑袋里依旧很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含糊着点点头,说道:“没事没事。”

    听到慕小晨的回答,舒景柔点点头,就说自己先走了,然后就转身离开了这里,仿佛只是过来向她挑衅一下现在目的达成就先走了一样。

    而慕小晨看着舒景柔离开的背影,脑袋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撕裂出一个画面,她看到已经离开的舒景柔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允骕,他们两个人一起走过来看着她的肚子笑着对着她说:“就让这个不该出生的孩子尽快消失吧!哈哈哈!”

    慕小晨一下子就害怕起来,不由得大声尖叫起来,然后就惊动了在自己房间的林素繁,连忙冲了出来到客厅看着尖叫的慕小晨,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看到林素繁的身影,慕小晨才像是稳定了下来,喘了几口气就说到:“没事,刚刚不小心做了噩梦。”

    林素繁听了信以为真,然后就过来想安慰一下慕小晨,结果慕小晨却站了起来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完全没看林素繁一眼。

    等她回了房间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眼前又开始模糊起来,然后自己晃悠了一下之后就看到刚刚在客厅的舒景柔和允骕现在又在卧室里直接等着她,脸上尽是狰狞的笑容,然后看到她进来就都向她走过来慕小晨一下子就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

    就在慕小晨又快要大声尖叫的时候,她的突然响了起来,然后慕小晨就感觉面前的舒景柔和允骕都不见了,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和的响声,于是她松了一口气,然后就不自觉地擦起了头上的汗,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居然留了那么多冷汗。

    但是慕小晨却没有过多在意,只接起了电话,接了才发现原来是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

    “你好问是慕小晨小姐吗?”

    “恩,是。”

    “你好,是这样的,我们是精神病院的,你妈妈林素繁之前来过我们医院检查,现在新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我们发现这种精神病会遗传到下一代,不知道你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慕小晨一下子就手抖地不小心将摔了出去,然后就开始蹲下抱着膝盖开始哭了起来。

    这个电话就像是一块石头压在了慕小晨心上她之后的几天感觉越来越崩溃,一方面觉得自己也有精神病了一方面又想着孩子该怎么办,又想起了允骕说会永远爱着她的情话,但是又想起了舒景柔对她说只有她才配得上允骕的话她整个人都开始痛苦起来,像是整个人都要被撕裂了一般。

    因为这种有可能遗传的问题,慕小晨后面的几天越来越不安起来,整个人都变得敏感抑郁起来,只缩在房间里不肯出来,还时不时地幻想到了舒景柔和允骕在她面前要杀了孩子的模样她觉得越发崩溃。

    当慕小晨关在房里不肯见人的时候,林素繁也急了起来,她虽然有时候莫名其妙地发起火来,但对着慕小晨她还是很关心的,现在这个情况她没有办法只好跟允骕说了一声让允骕过来安慰一下慕小晨。

    听到这个情况的允骕也是立刻就赶了过来,不敢相信前几天还稍微好一点的慕小晨现在突然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然而他想进去安慰一下慕小晨却连房门都进不去,他拍着门对里面喊道:“是我啊!小晨!我是允骕!你开开门!让我进去吧!”

    然而听到允骕的声音,慕小晨就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一样又尖叫了起来,对外面喊道:“你滚!你快点滚!你要和舒景柔合谋害死我的孩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快点滚!”

    听了这话允骕心中一惊,然后就又拍着门喊道:“怎么会呢!小晨!你知道我只爱你一个!我怎么会跟舒景柔那个人一起害我们的孩子?小晨,前几天我说的话你都忘了吗?!快开开门让我进去吧!”

    门里面却依旧传来慕小晨的喊声:“不!我不信!我知道你已经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们的孩子了!”这声音说着说着就开始带起了哭腔,然后到后面就开始哭嚎起来像是已经说不出话来。

    看到这个情景的允骕无可奈何,只好先回去再做打算,最近他真的是太忙了,毕竟他要照顾陈艳芝还要顾公司的项目,现在慕小晨又出了这样的问题,只让他觉得头疼不已。

    然而等他再去医院的时候,却是迎来了一个好消息,原来陈艳芝昨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有了强烈的反应,总算脱离了可能会再出现的危险,转进了普通房间。但虽然她醒了过来不是代表就全好了,只是说明脱离了生命危险,还是需要修养和好好休息的,虽然是这样但允骕还是松了一口气。

    然后允骕就把除了公司的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慕小晨身上,开始频繁地去慕小晨家里看望小晨。

    有时候慕小晨会让他进去然后整个人的状况都还不错,但有时候却依旧不停地大喊大叫说着允骕不要他了也不要他们的孩子甚至让舒景柔那个女人来谋杀他们的孩子,这个时候的允骕就会头疼得多。

    但是因为他现在重点都放在了慕小晨身上,所以他也展现出了极大的耐心来哄着慕小晨,经常对她说道:“亲爱的,我爱你,我也爱我们的宝宝你一定要相信我好吗。”然后就抱着慕小晨希望能让她清醒一点。

    但这样的方法并不是经常有效的,有时候慕小晨会乖乖地听着说道:“好。”但有的时候确实一副不听的模样,只说着:“我不信我不信,你就是不要我了,你就是要跟那个舒景柔在一起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都知道的很清楚!你这样做又是谁!就这么不想要我的孩子吗!”

    然后就对着允骕龇牙咧嘴起来,每每这个时候,允骕就抱着慕小晨说:“乖,我不会不要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