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2章 心灰意冷
    第882章心灰意冷

    想来想去,好像哪儿都不适合他去,最后还是决定回家,那个空有外表,事实上,却什么都没有的家。

    原来的欢声笑语,门庭若市,到现在的鸦雀无声,落魄不堪,中间也才不过六年光景而已,这世界有谁不是攀权附势?

    不知道他的父母是不是已经知晓这件事情,但是现在他唯有回家,他恨他的父母,恨他们没用,恨他们不思进取。

    他已经很久没有跟他父母讲过话了,除了睡觉的时间他基本上也不会呆在家里,回来几个月的时间,连几句正常的交流都没有。

    虽然很糟心,但那也是他的家,他别无选择。

    已经到了中午的时间,路上的车流量已经开始逐渐增多,但他丝毫不避讳,一路上横冲直撞,脾气大的很,一路上的车子都对他按喇叭。

    可能是他的命大,一路上,他竟然也没有出什么事情,其实他很想就这么了结自己算了,看来老天也很是心疼他,那为什么偏偏就不能放过他呢?

    傅子彦回到家里的时候,傅亮清已经站在门口等了很久,就在等着这个逆子回家。

    他已经做到了,对她自己的父母视而不见,他现在就想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好好想一想关于这件事情的对策。

    而傅亮清不顾自己日益老去的身体,直接冲上去就给了傅子彦一拳头,他很想狠狠的教训一顿他,可是他老了。

    不明所以的傅子彦下阻拦了一下,傅亮清没有站稳,向后退了几步,不知不觉当中,儿子已经长得比他还要强壮。

    也是知不知不觉当中,他的儿子变得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了,是他没有教好,才会让他去祸害其他的姑娘。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让你不要惹温家,不要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怎么那么执迷不悟呢?”

    在温之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知道肯定出事了,而是这件事情肯定不是轻易就能解决的,好在回家还念着他们两家的情分。

    “我怎么就执迷不悟了,一回来就动手打人,就算我敬你是父亲,也不该这个样子吧?”

    从家里破产的那一刻,从他被送到异国他乡的那一刻,称他在异国他乡吃尽苦头的那一刻,他家的责怪自己的父亲没用。

    可你要知道,父母能给你的,已经是他所有可以给你的东西了,你的人生不是为他而活,而是为自己而活。

    他们尽自己应有的义务抚养你长大,看你成年之后,他们本就没有义务再抚养你,而是到了你尽孝的时候了。

    傅子彦从来都没有想清楚这一点,他也从来都没有想过依靠自己的实力,都能在异国他乡成立这个公司,在自己生活一辈子的地方为什么不可以呢?

    说白了,就是他父亲破产的事情对他有心里阴影,所以他觉得自己不可能做到,所以就想依靠温家已有的实力,也是因为,他嫉妒温家,嫉妒温泽宇和温泉溪一直以来的富裕生活。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可以不劳而获,看你问别人凭什么的时候,你应该想想自己,你凭什么?

    “真的是我没教好你,做了这样的事情,你居然还能跟没事人一样,我都不得不佩服你,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你你你……”

    傅亮清以为他说出这件事情,傅子彦就会认错,可他没想到,他不仅不认错,反而跑来质问他,说他的方式方法有问题。

    傅子彦的母亲看到他们父子两个剑拔弩张的样子,也十分的心痛,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不由得掉下两行清泪,在一旁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低声哭泣,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一不小心就成了强奸犯了。

    “儿子,我知道你对爸爸妈妈有意见,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不能选择伤害别人,你知不知道**人家是要坐牢的?”

    确实,如果说苏萌萌现在想告他强奸,人证物证俱全,他是一定会坐牢的!

    他们夫妇俩个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娶妻生子,反而,看着他坐了牢,说出去是一件多不体面的事情?他的日子人生也全部都毁掉了。

    “你们都知道了?”傅子彦有点儿难以置信,消息传播得这样快,那整个温家人应该也都知道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出了这样不要脸的事情,我宁愿自己不知道。”傅亮清指着他吼道。

    对于傅亮清的指责,傅子彦已经无力反驳,也不想反驳,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怎么逃跑?

    他母亲的话给了他一个提示,**是犯法的,z国是法治社会,只要苏萌萌告他,那他一辈子都毁掉了。

    他还有大把大把的美好时光没有走过,不想这么年轻就去牢里过完一辈子,而且单江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这件事情彻头彻尾都是他一个人干的,为了避免温家和单江的报复,傅子彦推开傅亮清径直冲到楼上。

    拿出行李箱,就把柜子里面的衣服取出来,一件一件的塞进去,钱包,银行卡,身份证,护照全部都带在身上。

    完全不管自己父母的死活,就准备一个人跑路。

    傅亮清以前知道温家不会对傅子彦怎么样了,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让他去美国,他自己已经这么自觉了。

    作为父母,看到儿子这种样子,心灰意冷,养了他这么多年,到头来,连他们的死活都不顾,好歹他们也把他养到了这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看看,看看我们的好儿子,狼心狗肺,真不知道上辈子是作了什么孽。”傅亮清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以消散心中的火气。

    他母亲在知道事实之后,到傅子彦回来,看着他的所说所做,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她的儿子,你跟她的儿子曾经那么优秀。

    决堤的泪水喷涌而出,除了流泪,她什么事情也不会做了,六年来都没有怎么管他,现在想管,已经晚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