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1章 心灰
    第901章心灰

    离开那个房子之后,苏萌萌彻底心灰意冷,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主动去爱别人了,实在是太累了太痛了。

    一个人的死命付出真的是傻缺一个,得到了什么呢?除了满身的伤痕绝望的心,什么好处都没有。

    被探子牵着的手没有一丁点儿力气了,干脆两眼一闭直接倒在了地上,完全失去了意识,她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苏小姐?苏小姐……”那个探子叫了她好几声都没有反应,他也松了一口气,刚好愁怎么把一个疯癫的女人带上飞机呢。

    苏萌萌的身体状况不好,如果不是她晕了他还想把她带到精神病院打个镇定剂再回去的,这样看来不用了,他相信回国她能接受更好的治疗。

    趁着她还没有醒连忙往机场里面带,也是拖单江的福,他可以坐vip的特等仓,反正单江会报销不是。

    送走了他们两个人,看着终于没有什么事情了,几个警察拿了钱就准备去消费一下了,这里不是贫民窟,每天也没什么特别没素质的事情发生。

    “谢谢这位小姐对我们的赏识了。”在国外,服务人群收点儿小费是非常正常的,不然人家为什么?他们可没有为人民服务的觉悟。

    “不客气,慢走。”终于可以送走他们两拨瘟神了,林思思松了一口气,就不应该把苏萌萌带过来吧说不定也不会变成疯疯癫癫的样子。

    现在只能祈祷苏萌萌被接回去之后能恢复以前的神智,林思思在胸口画着十字,希望上帝可以帮助她度过这一次难关。

    “现在你满意了?帮着外人搞我一个人,你心里舒服了?”他们都走了,傅子彦冷冷的质问林思思,就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儿一样。

    现在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林思思不想跟傅子彦争吵,吵架是最伤感情的事情,他们都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转身就去收拾着被苏萌萌搞得乱七八糟的客厅,看来很多小物件都要换了,也好,就当换个生活环境重新开始,并没有理会傅子彦。

    因为这样,傅子彦更加恼火,他觉得林思思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他是一个自尊心占有欲都很强的人,自然是接受不了。

    “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聋子吗?听不见我在说话吗?”傅子彦抢过林思思正在摆放的台灯,一把摔倒地上,可能是想找找自己的存在感吧。

    “子彦,累了一天,你去睡觉,等我把这里收拾好了我们再谈吧。”刚刚受伤的手指发涨的疼痛,让林思思紧皱眉头。

    就是这样的表情,傅子彦以为她在厌烦他,心中更加恼火,他现在最害怕林思思都不认可他,他现在只有林思思一个人陪伴了。

    “说得好听,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垃圾禽兽猪狗不如?”掰过林思思的肩膀,冲着她嘶吼出声,现在的他,跟发了疯的苏萌萌没有什么两样。

    “放开我,放开我……傅子彦,你弄疼我了。”林思思挣扎着想逃离现在的傅子彦,真的太可怕了。

    可傅子彦冷静不下来,“啪”的一声直接将林思思一巴掌打倒在地,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这样你心里就舒服了,傅子彦你怎么变成了这样的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林思思委屈的情绪第一次在傅子彦的面前爆发。

    看着林思思的泪水,傅子彦觉得自己的手就像被针扎一样,细细密密的疼让他动都不敢动,他最近是不是太暴躁了?

    有声音告诉他做错了,有声音告诉他,他们都是自作自受,他明明没有想过要伤害他们,都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子彦,我求你了,冷静一下,那些已经过去的东西就放下来,跟我一起,我们好好在美国发展自己的事业,这里的发展前途不比国内差,你完全可以再创一个傅氏集团。”

    傅子彦安静了下来,看来他心里还是心疼她的,林思思的心里还有一丝安慰,忍不住开始劝说,真的没必要纠结在过去,人都应该向前看,时间可不会专门等你一个人。

    傅子彦俯身蹲下去,额头贴着林思思的额头,就算他现在想活在过去也不行了啊,他已经回不去了,连家都回不了了。

    “对不起,思思,很疼吧,对不起……”傅子彦内疚,但是更多的是因为他看清了事实,现在能陪在他身边的只有林思思了。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谁比谁差,他从小到大也是天之骄子,傅氏集团倒了,利用现有的公司基础,他也可以创造出另外一个辉煌。

    “傅子彦,我不要听对不起,我只想听你说跟我一起在美国好好生活,不要想其他一些有的没的,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

    林思思搂着傅子彦的肩膀,用撒娇似的语气说着,女人适当的服软会让傅子彦这种男人心里很舒服。

    “好,我们好好生活。”傅子彦答应林思思,这句话对林思思来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情话。

    “我爱你,我只希望你好,我只是心疼你,子彦,去睡觉吧,都两天没有睡觉了,太伤身体了。”林思思扶着傅子彦站起来,催促着他去睡觉。

    睡一觉起来说不定就能接受这个现实,说不定就能好好待着了,他好不容易回来,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在同意他离开她了。

    “我们一起去,这里明天在收拾吧。”傅子彦抱起林思思,两个人一起去卧室,一来二去,现在已经差不多半夜十二点了。

    林思思躲在傅子彦的怀抱里,鼻尖泛酸,这才是傅子彦啊,温文有礼懂得照顾其他人的情绪,而不是那个疯子。

    一个多月了,林思思第一次躺在傅子彦的怀里睡觉,这么大个房子终于不是她一个人了,真好,那种孤独感终于少了一点儿。

    这么多天来,她也是睡得第一个安稳觉,她不知道傅子彦现在还是不是像以前一样爱她,但是在,就可以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