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1章 帮帮我
    :

    “我知道了,马上去。”景明也不哀怨了,反正单江也看不到。

    景明走之后,就打电话给了温泉溪,她一直等着单江的消息,手机都被捏的冒汗了,连戏都没有拍,因为心情不好拍戏也拍不出来什么东西,她本来就不专业。

    “我已经查到了,也通知了警察,应该不会有事儿的。”单江自然不能保证,因为他不知道谭琳琳现在的处境和里面的人有没有把她怎么样。

    “真的吗?那太好了,你让警察把她送回来吧,她没有什么朋友的。”一直到最后的关头,温泉溪还是在关心谭琳琳的,单江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怎么样。

    “警察自然是要把她送回来的,不过一起拘留也不是不可能的。”单江想保的人警察局不会为难,就是想吓一下温泉溪,以后不要给她找烂摊子。

    她的烂摊子他收拾一辈子都不会腻,但是别人就不一样了。

    “好吧,那我等一等。”知道谭琳琳做的事不太能见的人,就没有要求单江一定把她带回来。

    “不用太担心,谭琳琳如果警察能及时赶到的话,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儿。”单江不能保证,也不能让温泉溪担心。

    “希望吧,你可以去认真工作了,我老是打扰你。”温泉溪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就是不好。

    当初,她是怪谭琳琳的,哪怕到现在,她也是怪的,当初那样对她如今为什么还来找她帮忙呢?

    温泉溪觉得自己是在怪她,但是她只是单纯的心疼谭琳琳,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偏偏让自己沦落到这种地步。

    一步错步步错,谭琳琳是自作自受,温泉溪摇了摇头,要惋惜也轮不到她,她的爸爸妈妈肯定会更心疼她。

    “等我中午去找你,如果让我发现你不开心,我可是会惩罚你的。”单江用威胁的语气说着,心底是满满的宠溺。

    打扰不打扰的,单江已经不想纠正温泉溪的说法了,免得她心里面愧疚,看到他会不好意思,这不是他希望的相处模式。

    “好。”温泉溪甜甜地回答着,不想让自己不开心,现在,她也不想让单江不开心。

    游轮上的权色派对,在景明通知警察之后悄悄开始了。

    正是因为开始了,谭琳琳才逃过了被虐待的噩运,那个金主放开了折磨他的机会,带着她去参加派对的开始。

    但是那个金主也只是露了一个脸,可能是怕谭琳琳会挣扎会逃跑,立马就把她带回了房间。

    两个人回到房间之后,谭琳琳苦苦哀求着那个金主,让他放过她,可事情做都做了,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呢?

    说明谭琳琳身上肯定有那个金主想要或者渴求的东西,谭琳琳此刻的处境特别危险。

    为了惩罚她今天向温泉溪求救的事情,那个群主给了谭琳琳两巴掌,力气之大,脸上的印痕清晰可见,嘴角有鲜血溢出。

    谭琳琳被打的麻木了,只能感受到脑袋里面的嗡嗡作响,和眼前的金星不断的冒出。

    那个金主嘴巴里面的脏话从来没有停过,谭琳琳无力反驳,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就要这么过了,心底一辈子被绝望充斥着。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曾经被她伤害过的温泉溪,给她带来了救兵,在那个金主准备折磨她的时候已经到了。

    整个权色派对里面的人都被控制住了,包括那个金主,经过调查之后,发现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煤老板而已。

    换句话说,他只是一个粗俗的暴发户,其他人身边有漂亮的女人所以他也想带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出去。

    他在谭琳琳身上花了钱,还没有玩够,自然不会放她走,所以才会一直把她囚禁起来,觉得钱可以解决一切事情。

    他们几乎所有的人都被带到了警察局,但是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有钱的人,最后这件事情也只能不了了之。

    后果总要有人承担,那个煤老板就比较倒霉了,谁让他是上头的人点名要受罚的。

    最后因为囚禁虐待限制人身自由的罪名,被判刑三年,短时间内,对谭琳琳是不会构成任何威胁的。

    上头的命令,谭琳琳被带回了北城,重新获得自由的她,第一时间就打电话感谢了温泉溪。

    “小溪,谢谢你不计前嫌的帮我,以前的事情不好意思了,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谭琳琳是真心悔改的。

    这一段时间,她也算是在鬼门关里走过的人了,对现在拥有的东西格外的珍惜,还能重新遇见,真好。

    “怎么样了,还好吗?”接到谭琳琳电话的那一刻,温泉溪一直揪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我现在在机场,应该马上就可以回来了。”谭琳琳想着以前的事情就觉得特别尴尬,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回来就好,回家好好休息一会儿吧,不要再因为一些**而让自己陷入险境了,钱是赚不完的,名生也是赚不完的。”

    温泉溪也不责怪一些人利欲熏心,只是选择的生活方式不同,如果她一直过着穷苦的日子,她也会渴望翻身,换一个新的生活方式。

    “我暂时还不能回去……”谭琳琳犹豫一下,还是说了出口,她身上还有很多的伤痕。

    就算伤痕的事情可以掩盖过去,可以说是拍打戏受了伤或者是怎样,但是心情这种东西是骗不了其他人的,特别是关心了自己一辈子的父母。

    一个人不管怎么利欲熏心,怎么把利益放在第一位,也不会忘掉自己的父母,除非你真的是良心被狗吃了,稍微有一点儿良知的人都不会这样。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温泉溪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这么累,她是不是不应该心软?可是拒绝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想请你帮个忙。”谭琳琳现在已经是弹尽粮绝,走投无路了,钱没有拿到手,还差点把命搭了进去。她心里想的是温泉溪既然帮了她第一次,就一定会帮助她第二次,所有人都知道温泉溪是一个心软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