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0章 心里堵得慌
    一走出餐厅,穆俊仁还是没有想象当中的豁达,还有以为一呼吸到新鲜空气,他就能把什么都忘了,可是偏偏苏海棠的样子,还是印在他的脑海里。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先送你回去吧。”穆俊仁突然不想跟眼前这个女人继续下去了。

    现在的他,就适合找一个吵闹的地方,一个人孤独的喝什么闷酒,人群喧闹,他才不会显得那么形影单只。

    “难道不需要再了解一下吗?”那个女人觉得特别莫名其妙,刚刚不是聊的挺好的嘛,为什么突然要送她回去?刚碰到了那两个人绝对不是他说的演员而已。

    穆俊仁突然觉得这样的女人很讨厌,可能是在他小有名气之后,粘上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些女人都有那么饥渴吗?

    “以后有时间再说吧,现在没有什么心情。”穆俊仁有的时候倔起来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他现在确实是没有什么心情。

    送走了那个女人之后,自己随便找了一个酒吧买醉,九十点钟的样子,对于有的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一杯接着一杯烈酒的灌入,并没有觉得心里面舒服多少,苏海棠在他的心里留下的印记太深了,一时半会儿根本就忘不掉。

    另外一边的她们,温泉溪根据自己的口味,点了满满一大桌子的美食,当然,根据苏海棠的心情,还给她点了一瓶酒。

    本来就是请苏海棠吃饭的,只是她在见到穆俊仁之后就一直低着头不讲话,也只能按照她的口味来点了。

    饭菜陆续的上来了,因为她吃过饭了,苏海棠也吃不了多少东西,而且还是女演员,需要保持身材,点的几乎都是素菜。

    水果沙拉,蔬菜沙拉,提拉米苏,然后才是她们今天的主食,澳洲小牛排,对于她们两个人来说,真的是满满一桌子。

    “海棠姐,饭菜都上来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吧?你在飞机上面那么久,肯定也饿了。”温泉溪坐在她的对面,拿刀叉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希望能唤醒她神游的思绪。

    “我没有什么胃口。”她本来东西吃的就少,在吃饭之前,还遇到了这么糟心的事情,更是吃不下去了。

    “海棠姐,刚刚可是你约我出来吃饭的,来到了饭桌上,什么都不吃,这有点不好吧,多多少少吃一点,这可都是我爱吃的东西,尝尝我的品位。”

    温泉溪亲自把牛排切好,递到苏海棠的面前,她似乎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如果被单江看到了,肯定又会吃醋的,毕竟他家宝宝只是把他丢在了停车场。

    而坐在她身边的人,还有这份殊荣可以吃到她亲自切的牛排,果然这个世界上,还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听了温泉溪的劝,苏海棠拿起刀叉,叉了一块牛肉往自己的嘴巴里面塞去,说是什么山珍海味,但是在她的嘴巴里,味如嚼蜡,一点儿味道都没有尝出来。

    “怎么样?还好吗?”温泉溪现在就像是一个急着求表扬的学生,一副单纯的模样,苏海棠迎合似的笑了一下。

    “嗯。”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不太好意思拂温泉溪的好意,毕竟这件事情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然后话多如温泉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缓解现在的氛围,苏海棠一下又一下地往自己的嘴巴里面塞东西。

    但是眼睛里面,还是抑制不住地流下了泪水,本来以为早就愈合的伤口,再这一刻又重新被撕开,血淋淋的样子让她特别害怕。

    “海棠姐,你还是没有放下他,那样的渣男,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温泉溪自己是一个特别豁达的人,单纯的只是因为她不需要顾忌那么多。

    爱就爱,不爱就不爱,阳光豁达一点,说不定你得到的东西更多,没有必要把自己一直困在当下,前方还有更好的东西在等着你去发现。

    她和单江,门当户对,两情相悦,自然不能够体会到其他人那种爱而不得的感觉,而且中间还经历了背叛。

    “我也想放下,我也尝试了,但是看到他在那一刻,所有的东西,都没有用……”苏海棠放下了刀叉,心里堵得难受,真的没有什么食欲。

    “可是他放下了,海棠姐,所以你一定要振作起来,每天触景伤情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说不定他还会嘲笑你。”

    温泉溪本来也不想说怎么毒的话,但是你说的话太温柔了,对苏海棠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她现在就是需要刺激。

    她现在必须要忘记穆俊仁那个负心汉才行!

    当初穆俊仁就是因为看不起苏海棠,所以才是丝毫不心疼的放弃了她,确实应该是嘲笑吧,因为她什么都没有得到。

    没有因此变成一线的明星,大红大紫,反而是他遇到了自己的伯乐,在事业上面步步高升,她们两个人,生活轨迹好像不一样了。

    “海棠姐,你那么好,值得拥有更好的人,忘掉他吧,前面一定有更好的人在等你,只需要你抬头看一看。”

    苏海棠一直低着头默默流泪,温泉溪心里一直揪着,满满的都是心疼,也是在感叹这个世界很现实很残酷。

    “我也想,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啊,我爱他,就算他说他不要我了,我还是很爱他,我能怎么办呢?我的心就是爱他的。”

    苏海棠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出了声音,但是还是压抑着,这里毕竟还是公共场合,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

    在这种时候很需要压抑,苏海棠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放肆过,为了妈妈,为了钱,为了未来,可是到现在,好像什么都没有都没有改变,日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

    “哭吧,哭出来心里面就会好受一点儿了。”温泉溪拍着苏海棠的肩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只能让他自己好好发泄一下。别人怎么劝都没有用,主要还是自己能想得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