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2章 醒悟
    第二天一觉醒来,看到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苏海棠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很疼,那就证明了她并不是在做梦。

    昨天,她真的答应了穆俊仁,他们复合了,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办呢?他们两个人到底还回不回得到过去?苏海棠不是特别有信心。

    昨天晚上回到家之后,穆俊仁对苏海棠没有留在他家的事情耿耿于怀,其实他的脑子里并没有什么色情的想法,只是单纯的心疼她一个女孩子而已。

    但是苏海棠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穆俊仁心里想着,肯定是苏海棠还没有完全原谅他,对他还心存芥蒂。

    昨天晚上最后离开的时候,穆俊仁记得苏海棠要找温泉溪,她跟温泉溪是好朋友,会不会跟温泉溪说什么呢?

    肯定回的,出了什么事情是一定会去找自己的好朋友诉苦的,穆俊仁把目标转移到温泉溪的身上,想让温泉溪告诉他到底怎么样才能让苏海棠再次接受他。

    早早地来到了剧组,就是在大门口坐着,等着温泉溪过来,这一次他很知道分寸,等单江走了之后他才凑上去,没有打扰他们两个人卿卿我我。

    “小溪,昨天海棠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目送单江离开,温泉溪就往剧组里面走,走到门口就被穆俊仁拦住了,吓了她一大跳。

    “哎呀,你鬼鬼祟祟的想干啥?突然冲出来是要吓死我吗?”温泉溪拍着自己的胸脯,刚刚真的是被他吓得够呛。

    “没有,我只是不知道海棠到底有没有原谅我,你跟她关系比较好,所以我想来问你一下,看看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穆俊仁紧张的揉着自己的双手,他心里也知道温泉溪不是特别喜欢他,心里也担心着她会不会不不愿意说,但是没有其他的人可以给他答案了,只能厚着脸皮。

    温泉溪摇了摇头,昨天晚上苏海鹏确实没有说自己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只是说了事情的经过和结果而已。

    “小溪,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这一次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所以你帮帮我,让海棠不要恨我好吗?”

    虽然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恢复到了以前,甚至更进了一步,但是苏海棠的态度还是让他非常担心。

    如果说海棠的心里非常不同意的话,他也是不会强求的,他会对症下药,弥补苏海棠心中的伤痛。

    “既然你知道我不喜欢你,那就应该知道我不会帮你的,但是我也不会在背后说你的坏话,这毕竟是你们的事情,跟我其实没有多大的关系。”

    亲眼看到了穆俊仁的态度,温泉溪的心里舒服多了,看他也没有那么不顺眼了,只是心里的芥蒂还是在的。

    “以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海棠,让她伤心难过了那么长时间,现在我是真的非常想弥补,我也想照顾她一辈子,只要她愿意给我机会。”

    穆俊仁又忍不住红了眼眶,一个女孩子,经历了丧父之痛,又有一个植物人妈妈需要照顾,好不容易生命中出现了一点曙光,有一个人愿意照顾她了。

    可是这个人,却因为一些事情,选择抛弃她,设身处地的为苏海棠想一下,穆俊仁就会觉得自己真的是个王八蛋。

    “海棠姐昨天真的没有跟我说什么,只是说你们两个人复合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看你们愿意怎么发展了。”

    温泉溪坦言,既不会帮助他,也不会伤害他,一切都需要看他自己怎么争取了,苏海棠已经答应跟他复合,这是不是他最大的筹码和动力。

    “我当然是希望照顾她一辈子,但是她都不愿意跟我回家,宁愿住在酒店里面,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总归是不安全的。”

    不管苏海棠让他做什么,他都乐意去争取,可是苏海棠没有给他一句明话,整个过程当中都是沉闷无语的,让他猜想不到她的心思。

    “你们两个人还没有结婚,你就让她住到你的家里,你这安的是什么心思?”温泉溪现在算是深有体会,她和单江也只是订婚而已。

    但是这个过程,温泉溪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她有那么多人给她当靠山,只要单江敢欺负她,那单江就完了。

    但是苏海棠又没有娘家,唯一的亲人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昏睡不醒,根本就没有人给她撑腰,所以她更要学会保护自己。

    “不是,我没有什么坏的心思,医院的病房里面肯定是不适合休息的,酒店里面,始终也只是一个歇脚的地方,不是家,她受了那么多苦,也应该感受快乐了。”

    穆俊仁现在哪还有那么多心思去想那些事情,只要苏海棠可以原谅他,跟他多说一些话,他就知足了。

    “那谁知道你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当然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温泉溪十分鄙夷,她不是鄙夷穆俊仁,而是鄙夷单江。

    她怀疑她迟早有一天是要被单江榨干的,现在说的好听,到时候情难自禁,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她现在理都不愿意理我,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穆俊仁摇了摇头,他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心情产生这样的心思。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她理你了就有可能了?”温泉溪看不爽穆俊仁,很无语,开始咄咄逼人。

    “你怎么满脑子都是这样的想法呢?”穆俊仁只是下意识地怼了一句,作为朋友担心是应该的,但是一直死揪着什么话题不好吧?

    “额,我这不是害怕海棠姐会受到什么委屈嘛,所以当然要问清楚啊!”温泉溪一瞬间脸就红了,她刚刚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单江。

    “那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情,除非是她自己自愿的,否则我就一辈子孤独终老。”穆俊仁举起手发誓道。“这个你就不用说给我听了,留着说给海棠姐听吧。”温泉溪尴尬的想走,不想在跟穆俊仁聊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