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3章 取出芯片
    ,精彩小说免费!

    那个男人都可以帮忙,是温泉溪这些日子以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老天爷都在帮她和单江。

    “那这个药是现成的吗?还是你需要时间配?”在电视上看到别人做科学实验,都是要花很长的时间。

    她虽然也可以的,但是当然是时间越快越好,早一点儿回去,家人也都会放心一点。

    说到家人,不知道爸爸妈妈发现自己不见了没有?既然已经来到了美国,那就要打个电话回去报个平安。

    来美国已经成了既定事实,就算爸爸妈妈知道了,顶多也是把她臭骂一顿而已,等拿到药了就给爸爸妈妈打电话。

    “要是现成的,在我的实验室里面。”那个男人是在迷惑温泉溪,让人失忆很简单,让人想起了往事,没有那么容易。

    他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他们两个人中间发生了什么呢?最起码目前的科学达不到让失忆的人恢复记忆的水平。

    “那我们现在去取可以吗?”既然这个药是现成的,那事情就很好解决了。

    一回去,就让单江服下药水,来去不过也才两天的时间而已,在她的内心深处,白雅若还是不可相信的。

    单江依赖白雅若,就是温泉溪不信任的根源,如果真的爱,怎么忍受得了自己的男人依赖别的女人呢?

    “当然可以,你不是已经来到我的实验馆了吗?只需要跟我一起去取就可以了,我的助手不在身边,只能麻烦你亲自跟我走一趟了。”

    “当然没问题。”那个男人亲口承认,温泉溪就什么顾虑都没有了,可能是因为见过的原因,所以格外放心。

    在她的世界里,任何愿意对她笑的人,大概都是好人吧。

    “我的实验室非常隐蔽,我要确保你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让我的实验室暴露的东西。”

    任宇星回到了自己的面前,要想让一个人永远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身边,从另外一个身份消失,最好的就是让她跟以前不再有任何联系。

    手机银行卡身份证护照签证,一系列的东西都需要永远的销毁,让她接受自己创造的新身份。

    “可以理解,这是我带出来的所有东西,我放在这里寄存可以吗?”科学家这个身份都是非常隐蔽的。

    很多从事科学研究的科学家,都会有自己的实验室,更神秘一点的,就像眼前这个男人,肯定有很多研究结果是不能被其他人偷看的。

    “当然可以,我的实验馆很安全,没有我的允许,没有人能动这些东西,你相信我吗?”

    那个男人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在催眠一样,温泉溪不自觉的点头,还在傻乎乎的笑。

    “相信。”虽然是很傻乎乎的笑,但是在那个男人眼里,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表情。

    从小到大,他受过很多人的白眼,因为他的残疾,等到他有能力受万人尊敬了,却有更多自以为德高望重的科学家,对他的结论不屑一顾。

    没有人天生是孤僻的,也没有人愿意独自一人抵抗这个世界的恶意,那个男人在冷血也是被逼的。

    “走吧,我带你去我的实验室。”这里只是他们两个人碰头的地方,然而这个地方已经暴露了。

    “那一定是一个特别神奇的地方。”实验室一听就非常的高大上,肯定不是他们这种学渣可以理解的,温泉溪心底非常的好奇,她对于一切的未知事物都感到好奇。

    “在这之前,你还要接受仪器扫描,这也是为了安全着想,我可以无条件给你药水,但是我的实验室对我非常重要。”

    温泉溪不是普通女孩子,她的家世背景博士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做这个检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啊,哦。”温泉溪这才想起来,很久之前,父母怕她出意外,曾经在它的身体里面植入过一个记忆芯片。

    这个芯片最大的作用就是定位,能够确保他们随时随地知道温泉溪的具体位置,以保证自己的宝贝女儿是安全的。

    靠近保安手中的检测仪,在她肩膀的位置,发现了磁辐射,就是温之岑命人特制的安全芯片。

    “博士,这位小姐的手臂曾被植入芯片,目前并不知道此芯片有何作用。”保安实话实说。

    “这个芯片是我的父母为了保证我的安全在我很小的时候植入的。”在她很小的时候,小到她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但是我身体里面塞入一个不属于你的东西,可想而知是非常非常痛的,割开你的皮肤,塞进去,在缝上,怎么能不痛?

    “温小姐,很遗憾的告诉你,你不能进我的实验室,除非你把芯片拿出来。”

    还好做了检查,不然跟到了实验室,就算找不到温泉溪,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自己再找借口,让她忘掉一切。

    “可是,这样会很痛的吧?”温泉溪可以说是天不怕地不怕,但她最怕疼了,简直可以要了她的命。

    “原来温小姐怕疼,我记住了。”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感觉到疼痛,“ 相信我的实力,只是一点点而已。”

    温泉溪可以只身一人来到这里,他就相信温泉溪不会因为害怕疼痛而放弃。

    她在心里挣扎,虽然真的很怕痛,但是如果单江真的忘了她,她但心里会更痛,甚至无法呼吸,甚至不知道下半辈子该如何度过。

    “我愿意取出芯片。”为了单江,她除了奉献自己,真的什么都愿意,这点痛不算什么,况且人家都说了,只有一点点痛。

    “谢谢你这么相信我,放心,我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我竟然是制药科学家,精通医学,是不会让你感到痛苦的。”

    况且等她醒过来,这里的一切就消失了,可能包括她的身份,怎么会记得这一点点痛苦呢?

    “那我们要怎么取出来呢?”“跟我进来吧,不用紧张,你只需要记住你是来干什么的就好,应该可以缓解一下你的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