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7章 婚礼(三)
    而在这一边的更衣室里面,同样的话题也在上演着。

    几乎所有的伴娘都会觉得,在结婚这件事情上,就应该好好磨一磨男方的性子,这样他才会知道这一份婚姻来之不易,以后就会更加珍惜。

    不过换一种说法就是,好不容易一对年轻人可以聚在一起,有一个人注定了要被整,那她们肯定要使出浑身解数呀。

    “马上就要过来接新娘了,我们要这么轻易的就放宝宝过去吗?”甘梦佳是非常清楚结婚的流程的。

    而且她也不是第一次当伴娘了,不过单江的身份还是让她没有那么放得开,毕竟单江只对温泉溪比较温柔。

    “我是新娘,我不过去谁过去啊。”温泉溪并不知道还有闹新房这一说,她身边只有温泽宇比她先结婚,然而温泽宇当时结婚不是特别情愿,所以并没有为难新郎这种说法。

    “这我就要好好教教你了,我们一定不能让他太容易接到你,这样他以后不会航测珍惜你,这是习俗,是非常必须的。”甘梦佳义正言辞,好像违背了这个说法就会怎么样一样。

    “他珍不珍惜我我当然知道,不然我才不会嫁给他。”单江的真心温泉溪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除了自己的家人父母,就只有单江对她最好了,还是无条件的那一种,即使有的时候比较色情,她肯定也是喜欢的吧,不然也不会让他一次一次得逞。

    “这是一个美好的祝愿知道吗?是祝愿!所以必须遵守,你要听我们的,不能太心疼他。”甘梦佳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温泉溪根本就不可能作弄单江。

    为难别人是美好的祝愿,温泉溪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自顾自地看着自己的妆容,有没有哪里不合适,还是一样地精致美丽,怎么看怎么满意,被夸多了温泉溪也变得非常自恋了。

    “我们那边有一个习俗,结婚的时候男方会被伴郎扒光衣服,然后打一顿。”苏萌萌突然想到自己家乡的习俗,看来以后如果结婚的话,还好司真夜跟她不是一个地方的人。

    “什么?会被打?”单江会被打?温泉溪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不可能的,秦准他们绝对打不过单江,单江也不是会被打的人,温泉溪的表情还算比较温和。

    “是啊,还是不能还手的那种。”苏萌萌特别不可置信地说,她是亲眼见到过的,大冬天的,新郎穿着内裤,背上全是红痕。

    “不可能吧?”不能还手,那秦准那个不知死活的肯定会下重手的,毕竟被单江欺负惯了,好不容易有一个出气的机会,要是她她也是不会放过的。

    “就是这样的。”苏萌萌十分肯定,这里换做任何一个人,温泉溪都会觉得是在吓她,但是苏萌萌是最不可能会骗她的,而且苏萌萌也不是会撒谎的人。

    “不行,怎么可以这样。”虽然她也很想看着单江出丑,但她毕竟是自己的老公,要欺负也只能自己欺负,怎么能被他们欺负呢?

    秦准那个傻缺,如果他敢欺负单江,那温泉溪就会跟他拼命,秦准也是非常听她的话的。

    “这么快就开始护老公了,以后可怎么办哟。”甘梦佳调侃着温泉溪,她也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不过吓一吓她还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不知道,反正你们就是不能欺负他。”温泉溪大吼出声,十分扞卫自己的老公,在她身边的甘梦佳耳膜差点儿没有破掉。

    温泉溪不知道的是,单江他们商量之后已经来到了门口,只是单江还是紧张,所以在门口犹豫的一下,用什么样的表情看他的新娘子。

    听到这样一句话,单江紧张的感觉一瞬间消散了很多,没想到他家宝宝在人前竟然这么维护他,不知是该感动还是好笑。

    “你小子艳福不浅啊,本来以为你是个妻管严,没想到你的小娇妻训练得不错啊。”秦准醋意十足地说着。

    要知道,他跟温泉溪也算是青梅竹马了,看到他出丑或者是有人看他不爽,温泉溪的第一反应一定是嘲笑他。

    “过奖过奖。”单江一直在他们兄弟两个人眼里都是属于一个妻管严的形象,难得给自己长点面子。

    “那我们刚刚那个谈论岂不是就可以不用实行了?看来这件事情是你想多了呀。”宋威廉也忍不住开始调侃。

    “有备无患,谁知道她们会出什么损招呢?”单江是觉得女人是一种最不好招惹的东西,所以还是要准备好万全之策。

    他家宝宝那么老实听话,肯定是她们说了什么损招所以他家宝宝才会这么维护他,单江是感觉自己脊背发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觉得不会了,要不要赌点儿什么,说不定她会直接冲到你面前,等都等不及那种。”温泉溪要是执拗起来,所有人都拿她没有办法,作为青梅竹马,秦准这还是知道的。

    “我也觉得,你这结婚也太过顺利了吧。”单江朋友不多,能来的都是特别亲近的,这些兄弟他又都压得住,结婚真是顺利,宋威廉也忍不住羡慕。

    像他们这种比较爱玩儿的,朋友多得数不清,随便邀请一两个他都不一定招架得住,突然明白单江洁身自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

    单江笑而不语,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就可以省下很多力气了。

    “我们要不要赌点儿什么,如果我们猜对了你就让我们去你的酒窖里随便取两瓶酒,你不能阻拦。”想着单江珍藏的陈年老酒,秦准打起了歪主意。

    “那你们输了呢?”单江双手环胸。

    “你希望我们输吗?”宋威廉笑着怼回去,不用想都知道单江的答案,他又不傻。

    “成交。”赢了输了都只是一种乐趣而已,单江不在乎。秦准和宋威廉账户击掌,已经看到美酒在向他们招手了,随便一瓶都可以把他们的礼金赎回来啊。总裁傲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