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六英镑的戒指
    ,!

    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可是窗外的天空依然阴晦不明,毛毛的细雨一直在飘荡。

    小雨是从两天前开始飘落的,到今天已经足足三天了。

    这种类似于梅雨一样的天气发生在九月份的伦敦,真是比较少见的。

    这样的天气大都发生在冬季的伦敦,那个时候的伦敦,阴冷潮湿,偏偏还又多雾,是让人最难受的季节。

    杨靖无聊的半依在自己的床头,摆弄着手里的一枚有着奇特花纹的戒指。

    昨天是周六,敲赶上美港路跳蚤市场是下午开市,而且每逢周六,美港路跳蚤市场就会自发的变成古董市场。

    美港路跳蚤市场是伦敦十大著名的跳蚤市场之一,每周七天都会开业,只不过这个市场在周四和周五的时候是菜市场,周六的时候是古董市场,一周内剩余的时间才是真正的跳蚤市场。

    从小就在外公的熏陶下特喜欢古董文化的杨靖,自然是不会放过伦敦大大小小的各种古董文玩市场的,因此昨天虽然一直在下雨,可杨靖还是去了一趟美港路跳蚤市场。

    不过,从小秉承外公教诲的“多看少买”的原则,杨靖不管是在国内的古董市彻是留学到伦敦之后,每次逛古董市场,他很少出手在这种市场上买东西的。

    可是昨天在美港路跳蚤市场上,杨靖却是忍不住出手了。

    虽然仅仅花了六英镑就买下了这枚有着奇特花纹的戒指,可这枚戒指却是杨靖从小到大以来第三次在古董市场上出手买东西……

    说来也奇怪,当杨靖第一眼看到这枚戒指的时候,他的心头就忽然悸动了一下,然后仿佛冥冥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买下我吧,赶紧买下我吧……”

    于是,在伦敦上了快两年学,把伦敦十大跳蚤市场逛了好几遍但却从来没有出手买过东西的杨靖,这次毫不犹豫的出口砍价,然后在把这枚报价二十英镑的戒指硬生生的砍到六英镑之后,果断掏钱付款。

    这枚戒指有点类似于华夏古代的扳指,非金非木,杨靖研究了一晚上外加半上午,愣是没有看出这枚戒指是什么材料打造的。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这枚戒指非常的坚硬!

    戒指呈正圆形,厚度大约有三毫米,这个厚度对于一枚戒指来讲,委实是有点厚了。

    戒指的内外两面都是黑色的,侧面则是银白色的。

    在黑色的外壁上,刻有有银白色的八卦图案,同样是黑色的内壁上,则用篆书雕刻着“乾、坤、坎、离”等字体,一一对应着外壁上的八卦图案。

    而在戒指那银白色的侧面上,则雕刻着黑色的边纹。

    整个戒指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枚很普通的工艺品戒指,要不然当时那位大胡子摊主也不会报出一个二十英镑的价格。可是以杨靖这么多年来对古董文玩的了解,他在心中总隐隐感觉着这枚戒指似乎很不一般,尤其是当他第一眼看到这枚戒指时所产生的那种古怪的感觉。

    可你要是让杨靖说出这枚戒指到底哪里不一般,他偏偏又说不出来。

    正所谓“可以意会而不可言传”,说的就是这个……

    但杨靖可以肯定的是,这枚戒指绝对不像是它所表现出来的好像是一枚普通工艺品戒指那样,这枚戒指绝对不简单。

    “咳……可惜外公现在啥也不明白了,否则要是让外公看看,他老人家肯定能够认出来这枚戒指……”杨靖微微叹了一口气,嘴里喃喃自语道。

    想到因为脑出血做开颅手术而变得浑浑噩噩的外公,杨靖心里就不由的一阵心痛。

    把戒指往空中抛了一下,再次接住之后,他就把这枚戒指套在了自己的左手小指上。

    还别说,这枚戒指仿佛天生就是为杨靖打造的,套在他的小指上正正好好!

    随手拿起一个洗好的苹果,杨靖坐直了身子开始认真地削起苹果皮来。

    刚削了两下,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哐当”声,寝室的门被一股巨力猛地打了开来,杨靖吓得一哆嗦,锋利的水果刀一划,顿时就在左手上留下了一道小伤口,暗红色的血液顿时就涌了出来……

    “哈哈,靖葛格,有没有想我?”伴随着一个腻的能让人浑身起满鸡皮疙瘩的声音,一个胖子晃悠着他那庞大的身躯从外面“挤”了进来。

    这家伙并不高,只有一米七多点的高度,可是粗下来就有点骇人了。这家伙的腰围几乎和他的高度持平,就算没有一米七也有一米五,猛不丁的一看,就是一水桶,还是大号的那种……

    “我靠,你个死胖子能不能不用这种方式进门?你说这两年光是修门咱都花了多少钱了?”杨靖一边用嘴唇含住受伤的部位,一边含糊不清的瞪着那个胖子怒喝道。

    “呦,你这是咋了?”胖子一看杨靖这架势的,有点慌了。

    杨靖没好气的横了胖子一眼,没有搭理那家伙。

    胖子以一种不符合他身形的敏捷一阵风一样的扑了过来,“让我看看,让我看看……我靠,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想吃肉了给我说啊,我给你买去,你冲着自己的爪子下嘴是啥意思啊?”

    “滚!”杨靖作势欲踢,胖子大笑着躲了开来,走了两步,打开角橱,从里面把急救箱拿了出来,在里面扒拉了几下,掏出了两贴创可贴。

    杨靖摆了摆手说道:“用不着那个,划得不深,我已经用唾液杀菌了,一会再洗一下就没问题了。”

    胖子说道:“那可不成!我就一直搞不明白,你怎么能这么恶心,用自己的唾液……”说着,胖子一脸的嫌弃状。

    杨靖哈哈一笑:“你丫就是一棒槌,什么都不懂,给你解释这个比对牛弹琴还浪费。”

    胖子高举双手做投降状,“好啦好啦,你丫牛鼻成不?不和你犟这个了!不过我这里有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杨靖懒洋洋的看了胖子一眼,又使劲吮吸了一下伤口,看了一下伤口这才说道:“是不是又有咱们收拾的地方了?”

    胖子咧了咧嘴,似乎依然不能接受同室寝友用这种方式来对付伤口。不过他还是点头说道:“没错,咱们又来活了,不过这次咱们要去的地方是一座古堡,价格也很不错。这个活干完了,毕业前咱们俩就可以好好地潇洒一下了。不过你的手没事吧?”

    杨靖摇了摇头,正要说“没事呢”,结果忽然发现刚才套在小指上的那枚戒指竟然不见了……

    ps:哈哈,我老墨又回来了!这次老墨给大伙儿继续奉献上一部都市异能文,希望大伙儿继续支持老墨。推荐、收藏、点击统统全都要!亲们,让我们一块继续创造一个崭新的篇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