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镇店之宝
    这里的钟表让杨靖看得有些眼花缭乱的。

    看到杨靖走进来,一个岁数看起来足有六十多岁的老人迎了上来,笑着说道:“欢迎光临时间的世界,我想,在我这里能够满足您绝大部分对时间的要求。您好,来自东方的客人,我是本店的店主让.阿尔芒。”

    出乎杨靖意料的是,这位有着典型法国人名字的老头儿一张口竟然就是非常流利的英语,而且还是非常地道的伦敦腔,听不出来一点点法语口音。

    杨靖笑着说道:“您好,阿尔芒先生,我很喜欢您这里的氛围。我是来自华夏的阿伯特.杨。”

    “那么好吧,年轻有为的杨,你需要有什么让我为你服务的吗?”老头儿彬彬有礼,非常酷似杨靖经常见到的那些英伦传统管家,不过杨靖总觉得这老头有些不太对劲,好像这老头表面上确实彬彬有礼,可神态间却带有一种隐隐的高傲,以及一丝丝的歧视。

    杨靖在伦敦待了两年,华人在欧洲受歧视这是经常遇到的事情,因此杨靖对于这样的神态非常的敏感。当然,这老头或许是因为开店的缘故,那种歧视的表情隐藏的很好。

    既然这老头并没有流露出明显的歧视来,因此杨靖还是很客气的说道:“我看看就好,当然,如果遇到满意的东西,我想我会带走几件的。”

    老头非常绅士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这里除了一些顶级名表之外,其他的钟表在我这里基本上都能看到。无论您是想要古董钟表还是想要现代钟表,只要您有需要,尽管告诉我我就可以了。”虽然依然很有礼,可杨靖却能清楚的感受到这老头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某种光彩。

    似乎在隐隐的嘲笑:“还带走几件?就凭你?”

    杨靖耸了耸肩,开始仔细的看起这间商铺中的这些钟表来。

    还别说,老头儿真没说假话,他这间店铺的面积虽然不是很大,可这里的钟表真的是多种多样。

    随便一眼看过去,杨靖就看到了好几座古董座钟还有好几款古董怀表和腕表。

    其中有一座座钟,杨进敢打赌,那绝对是一款德国肯宁家生产的那款为庆祝威廉二世四十五周岁华诞的纪念黄金座钟。

    恐怕在全世界绝大部分国家的人眼中看来,悍然挑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威廉二世绝对算不得什么好人,但在德国人的眼中看来,这位出生时因为患有厄尔布氏麻痹症而导致左臂萎缩的德国最后一任皇帝,无疑是非常非常伟大的。

    尽管威廉二世在位期间做出过很多危及世界和平的事情,更是悍然挑动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可那个时代的德国人,对于这位皇帝陛下还是非常狂热的。

    哪怕1914年威廉二世四十五周岁生日正是一战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依然挡不住众多的德国民众为这位伟大的皇帝陛下庆祝生日。

    而当时刚刚在钟表界崭露头角的肯宁家,更是在威廉二世生日那天,为皇帝陛下送上了一款黄金加钻石打造的座钟。

    老外和华夏人不一样,华夏人过生日你给人家送钟表,人家指定会把你给打出去的,你送钟表啥意思?送钟(终)吗?

    可在外国人眼里看起来,无论是腕表还是座钟,甚至连落地钟都是一份非常不错的生日礼物。

    更别说当时肯宁家送给威廉二世的那座座钟通体都是由黄金和钻石打造而成的,据说光是那款座钟就价值1.8万金马克。

    这款座钟很受威廉二世的喜欢,而当时正处在发展起步阶段的肯宁家,立刻就以这款座钟为蓝本,又打造了45座威廉二世纪念钟。

    这些纪念钟虽然不如那款真正的生日礼物座钟用料那么奢华,但其表盘和指针同样是用黄金打造的。在那个时代,这么一款纪念钟的售价就高达1200金马克。

    一战之前的德国金马克还是相当值钱的,因为那个时代的货币都是与黄金挂钩的。在那个时代,世界最流通的货币不是美元,而是英镑,那个时代的一英镑大约含7.3克纯金,而德国金马克的黄金含量则是英镑的一半。也就是说,在那个年代,一英镑等于两德国金马克等于五美元。

    也就是说,那个时代的一金马克等于2.5美元,1200金马克就相当于3000美元。

    在那个时代,3000美元意味着什么?在那个年代,300美元就能在德克萨斯购买一块足够大的土地然后退休享受生活了,3000美元,你在当地可以被称为富翁了!

    确实是如此,要是按照黄金价格的变化来计算现在的美元和1900年的美元,你会发现,1900年的3000美元,大约等于现在的35万美元!

    毕竟1900年的美国全国的gdp才205亿美元,可想而知,这1200金马克的价值有多高了。

    杨靖很喜欢钟表,这一点或许是遗传自他的父母。

    杨靖的老妈和老爸都喜欢表,连带着杨靖从小也很喜欢这种专门用来计时的艺术品。所以杨靖对于钟表这一块还是非常了解的。

    他当然知道这款威廉二世四十五周岁纪念钟的价值了。这款座钟即便是不算历史,光是它本身的价值就差不多有35万美元了,如果算上一百多年的历史,这款座钟的价值最起码还要翻上十倍甚至是更多。

    看到杨靖在看那款座钟,老头儿凑了过来非常骄傲的说道:“杨,你的眼光非常好,这款座钟可以说是我这座铺子里的镇店之宝了。这款产自103年前的纪念座钟目前全世界仅剩下六座了,而且能够正常走动的,仅仅只剩下我这一座以及另外一个英国贵族手里珍藏的一座了。”

    老头儿看到杨靖眼中的羡慕,更加骄傲的说道:“没错,你现在看到的这款肯宁家生产的威廉二世四十五周岁生日纪念座钟,是目前整个巴黎乃至整个法国仅存的一座纪念钟了,当然,它的价格也是非常不菲的。”

    杨靖问道:“阿尔芒先生,那你能说一下这座钟的价格吗?我很希望能够在你这里多学习一些有关于钟表的知识。”

    “当然,小伙子,这座钟是我的父亲在四十多年前从一个德国佬的手中收购过来的,现在这座钟如果上拍的话,起步价是绝对不会低于四百万欧元的。只不过,这座钟我可从来就不曾想出手,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这座钟到底能价值几何。”

    听到这个价格,杨靖暗自吐了吐舌头,这才笑着说道:“阿尔芒先生,真的是非常感谢你让我学到了这么多的知识。不过这座钟真是一个漂亮的宝贝!它能吸引任何一个来到你店铺的人的目光。”

    老头笑呵呵的眯起了双眼,但神态间那种傲娇却是显露无疑。

    ps:新的一周又开始了,老墨跪求推荐票、点击和收藏!还请各位书友多多支持老墨,老墨不胜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