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巴黎医生
    亲爱的霍比:

    你在伦敦还好吗?我和丽芙都非常的想念你,也想念丽姿和威廉,这两个小家伙还听话吧?

    法国的形势不太好,卢森堡投降了,荷兰也宣布放弃了抵抗,该死的纳.粹已经开始进入法国的边境,而且据说前线的情况也不太好。我和丽芙都很担心法兰西的军人能否抵挡得住帝国人的坦克。

    前几天德国人的飞机竟然越过了防线飞临巴黎的上空,虽然很快就被英勇的法兰西空军战士赶跑了,可我和丽芙都认为这并不是一件好事。现在巴黎有很多传言,说德国人很快就能打过来,到时候巴黎恐怕也保不住了。

    抱歉,不该给你说这些东西,让你担心。可是不说这些,我又不知道该给你说些什么。

    我和丽芙已经决定了,准备在下个星期坐船去找你,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买上船票。不走不行了,据说德国人的前锋已经抵达了里尔一线,如果没有援军的话,法兰西的战士和英国的战士恐怕真的是很难抵挡住德国人的坦克,所以,我们必须要离开巴黎,我和丽芙还有孩子们可不想把性命丢在巴黎。

    好了,不说这些让人伤感的事情了,我们说点开心的事情吧。

    霍比,你还记得我们的那个远房表哥刘易斯吗?对,就是在瑞士的那个刘易斯。他现在已经是一名非常知名的制表师了。今年年初我专门委托百达翡丽公司请他为我专门制作了一款兼有世界时区和脉搏计两种功能的手表,你知道的,我是百达翡丽的忠实用户,所以我可以直接委托百达翡丽为我专门定制一款手表。那块表我用的非常好,现在我一直随身佩带。

    不过在做那块表的同时,我还请求他为我制作了一款世界时的腕表。这款表去年刘易斯就已经做出来过一款,我见过那块表,很漂亮,所以我就私人委托他再给我制作一块那一款的腕表。虽然这块腕表我没有通过百达翡丽公司的委托,可刘易斯还是取得了百达翡丽的现任老板斯坦恩先生的私人授权,用百达翡丽的名义为我制作了那块表。

    这块表上个月也送过来了,很棒,非常棒。可是我现在已经离不开我一直戴的那块表了,那块表上有脉搏计,非常的方便,所以我准备把这块表给你邮寄过去,希望你能喜欢它!

    爱你的哥哥,皮埃尔.

    1940年5月18日

    这是第一张信笺,下面还有两张信笺,杨靖打开第二张信笺,才发现这两张信笺的墨迹不一样,这两张信笺显然不是在同一天写的。

    刚刚读完的那张信笺是用蓝色的墨水书写的,而这第二张信笺则是用黑色的墨水写的。

    亲爱的霍比:

    不得不说一声抱歉了,我和丽芙还有孩子们恐怕无法去伦敦找你了。

    法国的形势已经变得非常糟糕了,我也没有想到才短短不到几天的时间,整个法国北部就已经完全糜烂了。法兰西的战士和来自英国的军队已经被德国的坦克包围在了靠近海边的很小的一块区域内,天啊,难道上帝已经弃我们而去了吗?

    德国人的前锋已经抵达巴黎近郊了,现在巴黎每天都能听到隆隆的炮声还有德国人的飞机的呼啸声。

    我也不知道法兰西还能抵抗多长时间,但情况已经真的是非常危急了。上个星期我给你寄出的信都被退了回来,英国人的潜艇已经封锁了英吉利海峡,信已经无法自如的在英国和法国之间邮寄了。

    现在法国沿海的船只已经找不到几艘了,所以我们现在根本就无法乘船渡过英吉利海峡到达英国。我和丽芙准备带着孩子离开巴黎,去法国南方躲一躲。

    还有,刘易斯表哥制作的那块表,被我藏在了座钟的底座里。

    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玩的藏东西的游戏吗?如果你还记得,那么你就能找到这块表,当然,还有这两封信。也就是说,当你看到这两封信的时候,你已经找到了它。

    我的邻居是一名法国海军军官,明天他就要去敦刻尔克,昨天我找过他,他说能够给我捎点东西去英国,所以我准备把这座座钟交给他给你带过去。

    希望你能收到这座座钟。

    还有,你一定要记住,那块表值得你认真去收藏,我希望等我们俩再见面的时候,我能在你的手腕上看到那块表。

    爱你的哥哥,皮埃尔.阿方斯

    1940年5月24日

    至于第三张信笺,则更直接的证明了这块表的来历,因为这张信笺是科蒂尔大师亲笔写给巴黎医生的信。

    亲爱的皮埃尔:

    你的来信我已经收到了,对于你的这个请求,说实在的我一开始有点为难。不过我在和百达翡丽的克里斯.斯坦恩先生说过这件事之后,斯坦恩先生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我的这个请求,他说他会私人授权让我给你做一块铂世界时腕表的,同时可以用百达翡丽的商标。但斯坦恩先生也特别说明了,仅此一块。

    所以,我亲爱的表弟,我很快就可以为你制作这块表了,而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这块表就应该已经摆在你的面前了

    第三张信笺是科蒂尔大师亲笔写给他的表弟,也就是那个巴黎医生的信,这封信除了说明这块表的来历之外,还有一些家常话,在信笺的最后还有刘易斯.科蒂尔的名字。

    这三张信笺看完之后,杨靖长出了一口气,又拿起手机查询了一下,这才终于确定这块腕表的真实来历。

    很显然,写这两张信笺的皮埃尔.阿方斯,就是那位曾经委托百达翡丽让科蒂尔.大师制作那款兼有世界时区和脉搏计两种功能手表的巴黎医生。

    这件事确实发生过,那是在1940年,百达翡丽应一位老顾客的要求,请科蒂尔大师之作了一款兼有世界时区和脉搏计两种功能的手表。

    只是杨靖没想到的是,这位医生竟然和科蒂尔大师还是表亲关系。因此这位医生才能让科蒂尔大师私下里为他又制作了一块百达翡丽铂世界时男士腕表ref-1415-hu。

    而科蒂尔大师不忍拒绝表弟的请求,在征求了克里斯.斯坦恩先生,也就是在1932年收购了百达翡丽的瑞士制表商斯坦恩兄弟的老大同意之后,这才为巴黎医生制作了这块表。

    怪不得百达翡丽公司里没有这块表的记录,当时克里斯.斯坦恩先生只是私人授权给科蒂尔。对于科蒂尔这种制表大师,即便是百达翡丽也不愿意得罪,能尽量满足这种制表大师的要求就尽量的满足。

    后来可能是克里斯.斯坦恩忘记这件事又或者是忘了在百达翡丽记录授权的事情了,因此这块表并没有出现在百达翡丽的官方记录上。

    但即便是没有记录,也无法否认这块表的真实身份。毕竟有这三张信笺在,就足以证明这块表是绝对的根正苗红。当然,要是算上那一张一同被包裹起来的、有着刘易斯.科蒂尔大师亲笔签名的证明书,这块表的身份是绝对没跑了。

    而且从这三张信笺上也能看出,这位皮埃尔.阿方斯在得到这块表之后,想把这块表送给他的亲弟弟,远在伦敦的霍比。

    结果那个时候显然不是一个好时候。

    第一张信笺是写自1940年5月18日,而震惊世界的敦刻尔克大撤退则是发生在那一年的5月26日。

    这位医生原本还想等几天再乘船去英国呢,结果正好赶上英法两国都在为敦刻尔克大撤退做准备,在那个时候想要乘船去英国,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那时,所有的船只都到敦刻尔克集合了,根本就没有客轮让普通老百姓乘坐。就算是有轮船,也没有哪艘轮船敢冒着被德国潜艇击沉的危险出海。

    医生在发现这个事实之后,又给弟弟写了第二封信,把这三封信和那块表一块藏在了那台座钟的底座中,并且委托他那个在法国海军当军官的邻居把这台座钟送到英国去。

    按照医生信笺里所写的,只要他的弟弟收到这台座钟,那么按照他们兄弟俩小时候玩的藏东西的游戏,他的弟弟就一定能够找到这块表和那三封信。

    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台座钟并没有被送到伦敦,或许是那位军官在去敦刻尔克的路上被德国人抓获了,又或许是出了其他的事情,反正这座钟最终还是留在了英国,不知道怎么被钟表铺的老头让.阿尔芒给收藏了起来,最终便宜了自己!

    ps:鞠躬感谢“紫炎天骄”、“灯火见人家”各自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