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羊皮航海图
    新的一周开始了,老墨跪求推荐票,还请兄弟姐妹们多多支持老墨啊!

    其实吸引杨靖的并不是摊位上的那些摞的和小山一样的二手书籍,而是挂在摊位棚子支架上的那几张看起来很老旧的地图。

    杨靖凑了上去仔细的打量起这几张看起来很古老的地图。

    摊位的老板正在忙着和另外一位顾客交谈,看到杨靖凑过来,他只是招呼了一声就继续和那位顾客交谈,杨靖也乐得没人打扰。

    地图一共有七张,都用塑封保护的很好。

    这也是跳蚤市场的摊主对一些易损的东西常见的一种保护方式。地图都是一张纸,稍不注意就会损坏,所以这位摊主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这几张看起来很老旧的地图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七张地图“岁数最年轻”的一张也有一百来岁了,那是一张一战时期的地图,而且这张地图显然是出自同盟国某个指挥部的军事地图。

    杨靖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放大镜,这是他昨天晚上吃饱饭之后在酒店旁边的商店中买来的。

    把放大镜放到了地图的右下角,果然看到了这张地图的出处。

    这是一战时期同盟国之一的保加利亚王国的大比例地图,上面清晰的用不同颜色的笔标明了当时保加利亚中部重镇普罗夫迪夫附近的一些军事部署。

    很显然,这张地图是当时同盟国之一的保加利亚王国与协约**队在普罗夫迪夫附近交战时的一份军事地图。

    这样的地图要是放在华夏,估计也算是一份不得了的文物了。但在欧美,这样的地图不能说是烂大街吧,最起码绝对不少。尤其是这种只牵扯到一个地方的局部军事作战地图,价值就更不算高了。

    杨靖微微地摇了摇头,对这张地图判了死刑。反正他是没有那个意思收藏这张地图,他又不是战争发烧友,对于这种充满了血腥的地图真的是没爱。

    第二张地图是一份十九世纪末的美国地图,没什么收藏价值,pass。

    第三章地图同样是来自美国的地图,不过在时间上要早一些,这份地图同样被杨靖毫不犹豫的pass掉。

    而第四份地图则引起了杨靖的兴趣。

    严格说起来这份地图并不是一份地图,而应该是一份航海图,只不过这份航海图画的很粗糙,杨靖勉强能够辨认得出来这份航海图应该是北大西洋以及部分美国、加拿大东岸近海的海图。

    这份航海图不是用纸张制作的,而好像是用传说中的羊皮制成的,不过因为有塑封包裹着,杨靖也无法确认这份航海图的制作材料。

    从这张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不清的航海图上可以勉强分辨出美国和加拿大的东海岸,当然,北大西洋的格陵兰岛、冰岛以及加拿大东岸的纽芬兰岛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而且这张航海图好像还不是一幅完整的航海图,到更像是从一张更大的航海图上撕下来的一部分。因为在航海图的下方,也就是接近百慕大群岛的位置,地图呈现出一种撕裂装的波纹,而在上方,差不多有半个格陵兰岛的位置,同样也是被撕裂开的。

    很显然,这张航海图应该原本是属于一张比较大而且比较完整的航海图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部分被人给撕了下来。

    最吸引杨靖的并不是这张航海图的原材料,也不是这张航海图的历史,而是这张航海图上标注的那几个清晰的地点以及一条断掉的航线。

    在这张地图上,被表明的地点很少,除了格陵兰岛、纽芬兰岛之外,就只有波士顿和纽约这两个地方,甚至就连冰岛在这张地图上都没有被特意标注出来,而仅仅是一个岛屿的形状。

    波士顿和纽约自然不用多说,这两座城市即便是放眼整个美国,也是历史最悠久的那一批城市。而这张地图应该是一份手绘于十八世纪早期的航海图,上面有这两座著名的城市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十八世纪,纽约和波士顿无疑是北美洲东海岸的重要港口城市,往来于欧洲和北美之间的商船大都会抵达这两座城市,因此在这张手绘航海图上有好几条代表着从欧洲通往北美的航线。

    另外,有一些航线是从纽约和波士顿出发,向南延伸,很显然,那是通往加勒比海地区的航线。

    而还有一些是从这两座城市向北延伸的,这几条航线顺着北美洲的东海岸一直向北,经过爱德华王子岛、纽芬兰岛、然后转向东,横跨北大西洋抵达欧洲,这就是北大西洋航线。

    事实上,在十八世纪,北大西洋航线已经有好几条了。北大西洋虽然风浪比较大,但从欧洲抵达北美洲却是距离最近的,因此在十八.九世纪从欧洲抵达北美洲的航线,有很多是走北大西洋的。

    比如说最著名的泰坦尼克号,当时首航的时候走的就是北大西洋航线,结果那艘大船太不幸了,中途遇到了冰山,然后直接沉没在了北大西洋四千多米的深海。

    这些航线看着都没问题,唯独那一条从波士顿出发,一直向北,在抵达纽芬兰岛之后不是向东转而是继续沿着北美洲东海岸继续向北,经拉布拉多海和戴维斯海峡一直向北的航线。

    那条航线在到达戴维斯海峡之后就断掉了。

    虽然无法知道这条航线的具体目的地,可这条航线实在是太奇怪了。

    要知道,即便是到了航海业无比发达的现代,除了一些固定的航线以及科考船之外,也很少有商业船只去走这条北极航线的,更别提在十八世纪那种风帆船的年代了。

    在那个年代,要是夏天走戴维斯海峡还好说点,可是要是春秋或者冬季走那里,简直就是找死。

    但为什么这张航海图上出现了这么一条奇怪的航线呢?

    而最让杨靖有点想不通的是,到了十八世纪,欧洲列强的海军在绘制海图的时候,基本上都已经开始用专用的纸张来绘制了,那种手绘的羊皮航海图对于欧洲列强的海军来讲,几乎已经绝迹了。

    而在那个时代唯一还坚持用羊皮绘制航海图的,除了极少数的私人商船之外,就剩下那些纵横四海的海盗了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烈焰天煌”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