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回家的渴望又让我热泪满眶
    没有传说中的“飞机浪漫”发生。

    飞机起飞并进入到一万二千米的高空之后,杨靖就打开笔记本电脑看起小说来。到了晚上用过了一顿还说得过去的飞机餐之后,空姐就送过来毛毯,杨进放倒了座椅,一觉睡到飞机抵达燕京国际机场才被空姐叫起来。

    飞机抵达燕京的时候是凌晨四点多点,虽然在时间上过去了二十多个小时,但那是因为有时差的缘故,事实上这架飞机在空中只飞了十小时十来分钟,晚点了不到十分钟。

    杨靖的行李并不多,一个标准的24寸拉杆箱和一个双肩背包。

    按说24寸拉杆箱就需要进行行李托运,不能随身携带到机舱,不过杨靖购买的是f舱机票,也就是头等舱机票,所以上飞机的时候给地勤人员说了说,人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再说了,头等舱的行李舱并不是在头顶上,而是有专门盛放行李的柜子,所以杨靖的这个拉杆箱虽然稍微超了点尺寸,但还是被随身带到了机舱中。

    主要是杨靖怕麻烦。行李托运麻烦,抵达目的地取行李更麻烦,耽误时间不说,万一要是被别人领错了行李,那可就真麻烦了。

    有这样的傻人,领行李的时候也不看看号码,光凭自己行李箱的颜色提起来就走,结果把别人的行李给提走了

    随身携带就没这些麻烦,到了目的地之后,提着行李直接走人。方便、安全、快捷。

    持有头等舱机票的乘客在下飞机的时候依然享受特殊待遇,虽然杨靖没有坐上小电瓶车出闸,但因为有头等舱专用通道,所以出闸还是比较快的。

    十月底燕京的凌晨还是有点冷的,幸亏杨靖在下飞机的时候多披了一件外套,否则还就真有点受不了呢。

    出闸之后,杨靖没有急着走出t3航站楼,而是先来到了航站楼的二楼西侧,在那里的工行atm机上提了三千块钱的现金。

    回国了,英镑和欧元就不太适合在国内使用了,在国内,就是用国币。

    在航站楼里面喝了一碗加州“李师傅”牛肉面,一边心满意足的感慨还是国内的伙食好吃,一边暗自鄙视机场餐馆的收费太高,杨靖这才拉着行李施施然的走出了航站楼。

    出航站楼的时候还不到五点,无论是轻轨还是机场大巴都还没有开始运行,不过辛勤的首都出租车司机依然在守候着,杨靖倒是不愁没有车进入市区。

    事实上,杨靖大学时代的同寝室好兄弟王家赞家就是燕京的,而且这家伙的家庭条件相当不错,他父母都是燕京高校的教授,要是杨靖提前给他打个电话,王家赞一准儿会开车过来接机的。

    不过杨靖这次回来是归心似箭,要是找老同学接机,免不了又得在燕京耽误多半天,所以杨靖干脆谁也没通知。

    出租车沿着机场高速一直走到东直门桥,杨靖才下了车。沿着二环路稍微向南走一点,就是地铁二号线的东直门车站。

    清晨时分的机场高速还是比较好跑的,从机场跑到东直门,也不过才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五点半,燕京的地铁已经开始运营了。杨靖买了票在东直门站等了几分钟,就坐上了地铁。到了宣武门转乘地铁四号线,没几分钟就到达了燕京南站。

    从燕京回家,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在燕京南站乘坐高铁。一个小时二十二分钟,时速高达三百多公里的高铁就能把杨靖从燕京送到老家天衢市。

    杨靖抵达燕京南站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第一班从燕京南到天衢东的高铁票是买不上了,不过在七点十分的时候还有一趟,杨靖很顺利的购买到了那趟车次的车票,在候车室等了没多久,就检票上了这趟列车。

    上了火车之后,杨靖这才发现自己不仅没有安稳了下来,心中反而更加的急迫了。

    现在杨靖只觉得自己目前的情况和王杰所唱的那首《回家》是如此的相像。

    “我走在清晨六点无人的街,带着一身疲倦,昨夜的沧桑匆忙,早已麻木在不知名的世界,微凉的风吹着我凌乱的头发,手中行囊折磨我沉重的步伐,忽然看见车站里熟悉的画面,装满游子的梦想还有莫名的忧伤回家的渴望又让我热泪满眶,古老的歌曲有多久不曾大声唱”

    杨靖坐在座位上,双眼隔着车窗玻璃没有焦距的看着外面,低声哼唱着这首和他岁数一样大的歌曲,眼眶子不由自主的开始发酸。

    从昨天到现在,差不多一整天的时间,自己跨越了整个欧亚大陆,从欧洲的最西端到达了亚洲的最东端,横跨8160公里的直线距离。

    现在,家,就在前方三百多公里的地方,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回家的杨靖,当然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那份思念了

    “小伙子,你没事吧?”座位对面的一个有点苍老的声音把杨靖从对家的思念中惊醒了过来。

    扭过头一看,是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老年人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那老人的眼中充满了关心的探寻,那个梳着两个朝天辫小丫头则一脸好奇的盯着杨靖。

    看到杨靖看自己,小丫头害羞的笑了笑,一头扎进了老人的怀里。

    杨靖擦拭了一下眼角,笑着说道:“大爷,我没事,就是快到家了,心中颇有些感触罢了。”

    “小伙子,你这是在燕京打工还是上学?”老人看到杨靖没事,放心了许多,热情的和杨靖攀谈起来。

    “我不在燕京,我是今天凌晨四点多才从伦敦飞到燕京的,我在伦敦上学,已经两年多没有回家了,现在毕业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呦,想不到你还是个海归呢”老人开了一个小玩笑,然后扒拉着怀里小丫头的脑袋说道:“倩倩,叫叔叔,爷爷怎么教的你?忘了吗?要有礼貌。”

    小丫头怯生生的看着杨靖,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小声的叫了一声“叔叔”。

    杨靖笑眯眯的从双肩包里摸出了两块巧克力递了过去,说道:“倩倩真乖,这是叔叔在伦敦买的巧克力,你喜欢吃就拿着吃吧。”

    小丫头抬头看了看爷爷,发现爷爷并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喜滋滋的抓过了那两块巧克力,冲着杨靖甜甜的说了一声:“谢谢叔叔。”

    ps:鞠躬感谢“灯火见人家”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