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熟悉、亲切
    天衢市有两个火车站,一个在老市区,一个在xc区。

    老市区那座始建于1908年的火车站,已经经历了一百多年的风风雨雨,在高铁时代到来之前,那座火车站就是天衢市的门户。

    只可惜,更快、更舒服的高铁时代来临了,现在那座老火车站只能承担一些货运任务和少数普通客车客运任务。

    而修建于2010年的天衢东站,是专门为高铁修建的一座火车站,是京沪高铁沿线地级市中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一座火车站。无论是建筑面积还是设施先进程度,都要远远超过了市区的老火车站。

    杨靖之前在金陵上大学的时候,每年都要从这座火车站乘坐高铁,因此他对这座火车站要更熟悉一些。

    下了车,跟随着不算多的人流走出了天衢东站,一出站口,那种熟悉的感觉立刻就扑面而来。

    无论是那略显干燥的空气还是周围那熟悉的语音,都让杨靖再次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呆呆的站在出站口一边,杨靖有些贪婪的呼吸着,原本那嘈杂的声音此时也是显得如此的亲切。

    两年了!已经足足两年多没有呼吸到这样熟悉的空气,没有听到这么亲切的声音了。

    “师傅,打车吗?到汽车站和老火车站三十块钱就能走。”一个带着天衢独特口音的问话声硬生生的打断了杨靖的享受,这让杨靖很不满。

    瞥了那位出租车司机一眼,杨靖没搭理他。

    不过,能干出租车司机的,脸皮早就已经练就出来了,那位司机也不以为忤,继续笑呵呵的说道:“师傅,你到哪儿去啊?坐我这车吧,保准既安全又舒服,还省钱。”

    “唉,老师,去哪儿啊?坐我这车吧?”

    “师傅,我的车就停在那边”

    几乎是在短短的十几秒钟之间,已经有五六个出租车司机拥了上来,一个个的都用一种期盼的声音问杨靖。

    也怪不得这些司机都把目光瞄准了杨靖,在回国之前,杨靖奢侈了一把,在伦敦花了八千多镑买了一身阿玛尼的休闲西装和风衣,而且杨靖本身身材不错,十足的一个衣服架子,再加上在国外留学这两年养成的那种气质,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很出那种味道。

    用天衢话来讲,那就是很抓人眼球。

    尤其是杨靖在抬手间不经意的露出了那块价值几百万美元的百达翡丽铂世界时腕表,更是让他在无形中增添了无数的魅力。

    即便是在国外,也有很多人认不出来杨靖手腕上戴的那块表,更别说国内了。别说这块表了,恐怕就是百达翡丽这个牌子,在国内普通老百姓中,也有绝大部分人认不出来。

    但名表就是名表,尤其是科蒂尔大师亲手打造的名表,就算是认不出来也能看出这块表的不凡。名表就和名车一样,有的名车你认不出来是什么牌子的,但一看就知道这绝对是一辆好车。

    名表同样如此。

    和国内流行的高仿表相比,科蒂尔大师打造的这块百达翡丽铂世界时腕表就好像是屹立在鸡群中的那头鹤,就算看不出来那头鹤是一头丹顶鹤,但鹤就是鹤,永远是鸡无法比拟的。

    天衢这边的出租车司机就是这样,尤其是在火车站和长途客运中心附近“蹲点”的出租车司机,只要看到有客人,不管人家坐不坐车,这帮家伙都会一股脑的围上去。

    坐不坐车先另说着,上去打个招呼问一下,万一人家坐车呢?这就是一个活啊。

    现在天衢的出租车行业也不好干,典型的僧多粥少。

    小城城区总共才不到六十万人,可出正规的租车就有2700多辆,再加上最近流行的滴滴打车以及那些没有正规出租车手续的黑车,小城的出租车能好干了才怪。

    这么多出租车司机围着自己,这让杨靖既感到有些烦恼又有些亲切。

    前几年在金陵上大学的时候,每次从金陵回到天衢,一出高铁站站口,都能遇到这种情况。

    有些意志比较坚定的出租车司机哪怕你说明不坐出租车了,他也会坚持不懈的跟着你,在你的耳边喋喋不休的念叨着“坐我的车吧”之类的话,让人烦不胜烦。

    这种情况在杨靖去伦敦的这两年间就不曾再遇到过了,现在乍一遇到,恍惚间杨靖仿佛又回到了两年前。

    定了定神,杨靖冲着那个第一个对自己说话的出租车司机招了招手,问道:“到十三局东区多少钱?”

    天衢东站位于开发区的最东边,虽然后来天衢市又把更东边的下属县将陵划成了陵城区,让天衢东站成为了陵城区和开发区之间的中间,但这里毕竟开发时间还太短,比起老市区的繁华还差得远。因此从天衢东站打车回市区,通常情况下出租车很少有打表的,只是商定一个价格,双方觉得都合适,那就上车走人。

    杨靖的家就在原来的水电第十三工程局的宿舍,杨靖的老爸杨秀平是十三局的员工,后来十三局盖楼,职工买楼便宜,杨靖他爸就在那里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楼房,一家人就离开了一棉宿舍,搬到了那里居住。

    十三局宿舍在市区老火车站和长途客运中心的东边,因此从天衢东站打车去那里要比去老火车站便宜一些。

    那司机想了想,又看了看周围那群同行,低声说道:“二十五就跑。”

    杨靖点了点头,示意那位司机先走,他拉着手提箱直接就跟在了后面。

    周围的司机一看没活了,一哄而散,各自找各自的位置蹲着去了。

    上了车之后,杨靖忽然想到老妈现在退休了,这个时候很有可能是在外公家,于是掏出了手机,选择了国内那张手机卡,这才拨出号码。

    “妈,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你姥姥这边呢,你姥姥又住院了,你舅舅一个人忙不过来,我过来帮帮忙。”

    “啊?我姥姥怎么了?”杨靖有点着急。从小最疼杨靖的就是外公和外婆,杨靖可以说是被外公和外婆一把屎一把尿给拉扯起来的。

    “没什么,就是老毛病了,去医院输液通血管,每年两次,你不是知道吗?”

    “是在国棉厂医院吗?”

    “嗯,就是在那里输液,我现在正在这儿守着你姥姥呢。”

    挂掉了电话,杨靖对司机说道:“师傅,咱们直接去一棉吧。”

    那司机点头说道:“好嘞,不过这价钱可就得加点了。到一棉得四十块,你看行吗?”

    杨靖点了点头说道:“四十就四十,不过你走外环吧,走外环快。”

    司机笑道:“你就是不说,我也准备走外环呢!坐好了,半个小时之内准到!”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200的打赏,“灯火见人家”、“骑着乌龟上天庭”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