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外公
    杨靖的突然回家,让外婆非常非常的高兴。

    老太太坐起身来之后,那只没有扎针的手就一直抓着杨靖的手不放开,看外孙子的眼神也是如此的温暖。

    小姨回来之后,一家四口就这么在病房里聊了起来,这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

    幸好这间病房是一个双人间,而且另外一个病床没有病人住,外婆就相当于住在单人病房里。

    一直到护士来给换药,外婆这才擦了擦不知道流了多少次眼泪的眼,对杨靖说道:“小靖啊,别在这里陪我这个老太婆说话了,回家看看你姥爷和你舅舅吧。”

    听到老太太这么说,老妈也点头说道:“是啊,小靖,再有这一瓶就输完了,你先回去吧。等这瓶药输完了,你舅舅开车来接你姥姥,每天都是这样的。”

    这个情况杨靖倒是清楚。像外婆这种通血管的情况,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在医院过夜的,虽然是办的住院,但通常都是早晨老舅开车把外婆送到医院,然后输一上午,到中午输完了就回家。

    之前外婆通血管都是这么过来的。

    杨靖点头说道:“那好,那我就先回去。一会儿我先买点好吃的,让我舅舅给我做。两年多没吃到我舅舅做的饭菜了,可馋死我了。”

    小姨笑着说道:“那感情好,今天中午又能跟着杨靖沾光喽”

    老李家,也就是杨靖老妈的娘家有一个光荣的传统,那就是女的不怎么做饭,做饭的事情全都是老爷们的事儿。

    老李家除了老爷子,也就是杨靖的外公之外,其他的男士都是做菜的一把好手。从杨靖的大姨夫开始,杨靖的老爸、小姨夫还有老舅,做的饭菜都格外的好吃。

    结果到了杨靖这一辈,杨靖身为老李家第三代的唯一男性,也不知道是遗传啊还是平时见多了姨夫、老舅做饭的方法,反正杨靖对于做菜这一块也是无师自通,虽然做的饭菜的味道不如老舅和姨夫他们那么好,但在他这个岁数的年轻人当中,也算是数得着了。

    要不然胖子这两年也不会被杨靖给把胃口养刁了。

    拉着行李箱出了医院,杨靖快步向家走去。医院离家并不算很远,只有七百多米的距离,十分钟足够杨靖走到家了。

    一回家,老舅李龙见到亲外甥之后,果然是兴奋的不得了,不过让杨靖感到心酸的是,外公竟然不认识自己了。

    看着外公那张浑浑噩噩的脸,杨靖的心再一次的抽了起来。

    没办法,外公是属于典型的脑外科手术后遗症,脑子的右前额叶部位因为脑出血做开颅手术受到了不可逆的创伤,结果导致了老爷子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以前外公的身体非常的棒,因为是当兵出身,后来转业之后进了国棉厂成为了一名工人,但外公当年在部队里练就的一身技能却是没有忘下。

    据老舅讲,外公当年哪怕是进厂当了工人,但每个周日都会和一群老哥们出去“打猫儿”,也就打野兔子。在天衢当地,把野兔子都称为“猫儿”。

    外公那时候打猫儿杨靖没见过,但小时候老舅经常给杨靖讲那时候的事情。

    外公自己会做枪,当然不是那种有膛线打子弹的步枪,是那种比较简单的土枪,也就是打铁砂的散弹枪。

    据老舅说,那时候家里有三把枪,都是老爷子亲手打造出来的,家里还养着一条细狗子。每到周末老爷子休班的时候,老爷子就会骑着二八大金鹿自行车,车子大梁上安放着一个小座位,那是老舅的专座,那条细狗子拴着绳在前面跑,枪就插在后座上。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那会儿,国棉厂的效益还不行呢,人们生活普遍困难。那时候外公和外婆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才六十多块钱,却要养活一家七口人——当时老妈的外婆还活着,在这边跟着女儿,也就是杨靖的外婆一起生活。

    为了让家里能额外的吃点肉,外公就每周出去打猫。据老舅讲,外公最多的时候一天曾经打到过十七只野兔子

    后来国家禁枪,外公就把三把枪全都交上去了。不让用枪打兔子了,但这难不倒外公,他老人家开始织网,和一群老哥们用网逮兔子。

    那种逮兔子的方式直接体现了华夏老百姓的聪明程度。

    当年外公织了一张长一百多米,有一米多宽的网,网眼有拳头大小。到了周末,外公和一群老哥们就骑车子出去,通常一骑就是五六十里路。到了地头,两个人把网拉开,占据了一条一百多米宽的地头,剩下的人就会拉开距离排成一排,从地的另外一端开始趟兔子。

    在地里藏着的兔子受惊后会乱跑,但因为后面有人,所以兔子只能向前跑,结果前面的网已经张好了,兔子在慌不择路之下就会一头扎进网里。而网眼的大小正好与兔子头差不多大小,兔子一旦扎进去就再也退不出来。

    这个时候守网的人就会跑过去把兔子逮住

    用网逮兔子杨靖也知道,外公那时候如果不去古玩市场的话,就会带着杨靖一块出去网兔子,就好像当年带着老舅出去打兔子一样。

    外公的身体极好,七十多岁了还能骑着自行车一天跑一百多里路去网兔子。

    可谁也没有想到,身体壮的和头牛一样的外公,在2010年的冬天,忽然突发脑出血,然后做了开颅手术之后,身体就彻底垮了

    最关键的是,因为开颅手术伤到了右前额叶,影响了外公的感知能力和记忆能力,手术之后老爷子也不知道什么是饥饱,什么事冷暖,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结果体重在短短的两个月之内暴涨了五十斤。原本一个体重一百四十多斤,身材挺苗条的老帅锅,顿时就变成了一个大胖子。

    而且外公对于手术之后的事情记忆时间最长不会维持五分钟,虽然他老人家还记得手术之前的很多事,但从2010年冬天的那一天开始,外公的记忆就算是彻底消失了。

    现在,自己这个当年外公最疼爱的外孙,他老人家竟然都不记得了

    ps:鞠躬感谢“我相信123”、“冰镇八度”、“小周浪”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