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解决一个大难题
    看着外公那一脸“我要吃饭”的表情,杨靖灵机一动,打开了自己的双肩包,在里面找了一下,就把当初从伦敦阿尔菲市场黄本初那里买来的余甸款端砚和内画鼻烟壶以及那个老黄赠送的那个笔洗一块拿了出来,放在了外公的面前。

    这三样东西在过安检的时候也是有惊无险的,希思罗机场的安检人员看到了这三样东西,只可惜他们并不懂华夏的古玩,被杨靖以“价值几十镑的艺术品”给糊弄了过去。

    果然,当和三个老物件出现在外公的眼前时,外公原本浑浑噩噩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

    外公伸手拿起了那件内画壶,翻过来覆过去的看了看,这才抬头惊喜的说道:“这个壶不错啊,看做工和包浆,应该是清末的老物件了,不过不是出自大师之手,但能够保存的这么好,也算是难得了。”

    听到老爷子这么说,杨靖和老舅惊喜的对视了一眼,老舅急切的问道:“爸,这些东西您还都认得出来?”

    外公非常不屑的瞥了儿子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老子怎么就认不出来?你当老子傻了啊?”那神态、那语气,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脑组织受过创伤的病人。

    老头说着,放下了那个内画壶,又拿起了那块余甸款的端砚,摩挲了一阵子这才满意的点头说道:“这是块好砚啊!余甸的铭文,麻子坑的料子,这块砚台最起码也得值个七八万!多放一段日子,这块砚台还能升值,比那个鼻烟壶有潜力啊!”

    杨靖一听这个乐了,真的是乐了。这三件东西都是他的,他当然知道这三件东西的价值了。虽说这款余甸款端砚当初在买的时候不如那个内画壶值钱,可谁都清楚,以目前国内杂项古玩的升值势头,用不了五年,这块端砚的价值绝对会远超内画壶的。

    刚才老爷子说这块端砚能值七八万,那肯定是七八年前的事了。那时候老爷子还没得病,这块砚台的价值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老爷子得病的这七年间,他当然不知道国内古玩的价格趋势了,但他能够准确的说出七八年前的价格,这恰恰证明老爷子对于得病之前的记忆还是有的。

    用外婆的话来讲,外公这一辈子最爱的三件事,打猫儿、钓鱼、玩古董。

    打猫儿就不说了,只要天气允许,外公每周周末都要出去的。外公之前的身体之所以这么好,与每周一次的打猫儿有着极大的关系,毕竟每出去一次,光是骑自行车来回就要将近七十公里,有的时候能够达到一百公里的长度。再加上外公到了地头之后打猫儿,这一天下来的活动量可是相当大的。

    而钓鱼则是外公在退休之后学会的,平时只要不出去打猫儿,不去古玩市场,外公一天能有五个小时都是在东边的京杭大运河岸边度过的,无论刮风下雨,端的是风雨无阻。

    至于玩古董,那就更不用说了。外公的祖籍是首都燕京的,而且据说外公祖上的条件还是不错的。因此解放前出生的外公,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家里的大人去西皇城根下、朝阳门外、德胜门外的北小市、宣武门的西小市、崇文门外的东小市逛,四九城中的八大鬼市外公都逛了不知道多少遍......

    后来当兵、转业参加工作后沉寂了好一段时间,一直到八十年代早期天衢市再次出现了一个自发形成的鬼市之后,外公又重操旧业。

    这个天衢市最早的鬼市位于市区东北角的堤岭村,那时候这个鬼市每逢阴历的带五、带十的日子开市,这个日子也是堤岭村赶大集的日子,一个月六天。

    后来离家比较近的盐店口古玩市场兴起的时候,外公已经退休了,有的是时间,因此每逢古玩市场开市,外公是雷打不动的要在那里待着,从开市到结束。

    这些事情都是杨靖小的时候外公亲口告诉他的,而且杨靖小的时候,外公经常抱着他去古玩市场,这也是为什么杨靖这么喜欢古玩的根本原因。

    很显然,现在几乎和老年痴呆症没啥区别的外公,还记得之前玩古玩的事情,而且还记得相当清楚,要不然他老人家也不会把这里面的门门道道说的这么清楚。

    老舅也乐了,乐的后槽牙都能看到。

    外公也不管他们爷儿俩从那里傻乐,一会儿摆弄摆弄那块端砚,一会儿拿起那个内画壶仔细端详,显得心无旁骛。

    老舅给杨靖使了一个眼色,爷儿俩就到了隔壁屋。

    老舅笑呵呵的说道:“你小子行啊,这一回来就给你舅舅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啊!”

    说着,老舅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显得非常的高兴。“你姥爷这两年越发的懒得动弹了,本来这老头儿吃的就多,睡得也多,现在这体重比我都大,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我就一直琢磨着到底让你姥爷平时做点啥事好呢?可一直到不到什么好法子。”

    “你姥爷现在这体格的,就算是我开车带他出去打猫儿,他也跑不动了。至于钓鱼,那就更甭提了,万一你姥爷要是一头扎进河里去怎么办?所以啊这两年可把我给愁坏了。”

    “现在好了,终于找到好办法了。看样子你姥爷对古玩这一块还是没放下,这样我要是带你姥爷去古玩市场去转转,估计到了那儿不用我说,老爷子自己就得多转悠几圈。”

    杨靖笑道:“嗯,这个办法不错!老舅,现在我也没什么事情,等古玩市场开市,我也可以带着我姥爷去古玩市场啊。”

    老舅摇了摇头说道:“你的时间也没那么多,虽然毕业了,可还要找工作啊,等以后上了班,你就是想带你姥爷去也没那个时间了......唉,算了,这事儿还是我来吧!反正你妈现在也退休了,我带你姥爷出去的时候,你妈和你大姨都可以过来照顾你姥姥。”

    杨靖看着老舅,心中颇有一番感慨。

    自己这个老舅不愧是亲娘舅,对自己绝对是没的说。从小除了外公外婆之外,就属老舅最疼自己了。小时候自己想要点什么东西,老爸老妈不给买,通常都是老舅偷偷给买回来的......

    记忆中年轻时候的老舅绝对是一个非常英俊潇洒的帅哥,可现在,真的成了四十多岁的胖大叔了。而且为了照顾外公外婆,原本生意挺好的公司现在也要维持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杨靖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农村信用社的卡递给了老舅说道:“老舅,我工作的事情您就别考虑了,以后的路怎么走我已经有谱了。喏,这张卡你先拿着,里面有点钱你拿着用,这是外甥孝敬您的。”

    ps:今天老墨我有点恼了!真的,真的是有点恼了!写这本书,我自认为已经很努力了,努力的在写,努力的在查资料,努力的在回复兄弟姐妹们的帖子。可是怎样呢?

    今天一打开本书的书页,发现本书的评价竟然只有可怜的7分!说实在的,在那一刻,我真有点不想写下去的念头!

    老墨我辛辛苦苦的码字为的啥?不是那点稿费,而是各位书友们的喜欢。跟着老墨从《无敌坦克》那本书过来的书友应该都知道,老墨不是全职写手,我还有自己的工作,我一开始写书纯粹就是为了爱好,结果没想到写出来的东西竟然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于是老墨就决定一直写下去,一直写到书友们不喜欢或者我写不动为止。

    所以,每一本书我都很精心的去构思,去写。

    上本《宗师巨星》有点扑,但老墨我并没有灰心,最起码还有两万多书友支持呢。所以这本书我更经心了,从构思到大纲,再到正文,老墨我都是在很努力很经心的去写,可是现在却换来什么呢?

    一个7.0的评分,让我有点心凉!难道是书友们不再喜欢老墨了?但看到后台那一万多的收藏数字,我又感到宽慰,最起码还有这么多兄弟姐妹们喜欢我的书。可这个可怜的分数到底是是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是谁在捣鬼,你要是捣鬼,那何不把这本书评成0分呢?弄个不高不低的分数,你他妹的缺德不缺德?我招你了还是惹你了?不喜欢本书,点浏览器右上角的叉号,没人拦着你,可你搞这些事干毛?

    跟着老墨过来的老书友应该都明白,老墨写书就是一个慢热型的,你让我开头写的那么热血高.潮,我也写不出来,那不是我的风格。有人说水,有人说慢,可我要说的是,这不是水,这只是我想把我想说的东西写出来而已。我是作者,我又把我脑子里的东西变成文字的权力,当然,你也可以有不看的权力。但,请不要用这种方式来侮辱我。

    你知道我们写手写本书需要准备多少东西,需要耗费多大的心血吗?

    仅仅是一个构思,就需要半年甚至是一年的时间,然后光是一个大纲就需要写七八万字一两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大纲写出来了,确定一本书的走向和内容,每天还要抽出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来写正文。那些说水,说慢的书友,请你想一想一本书的后面有多少作者的心血好不好?还请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糟践我这本书好不好?

    唉......算了,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本来想开个单章说一下呢,但又怕影响书友们的连贯性,于是就在本章的最后啰嗦两句。那啥,有能力的、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们,还请给本书评个好评,老墨也想这本书有个风风光光的好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