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老舅偷懒的方式
    这是一副立式水墨画画片,被店主精心的装裱在镜框中。

    画中画的是一枝梅花,画中的梅花淡墨柔条,千花万蕊,梅花优雅的姿态和韵味体现的淋漓尽致。

    老爷子一看到这幅画就轻咦了一声,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物一般。

    当杨靖看到外公从兜里把老花镜都掏出来了,杨靖对这幅画也重视了起来。

    那位店主看到杨靖他们三个站在这幅画跟前,也跟了过来,笑呵呵的说道:“这位老爷子好眼力,一眼就看中了敝店中的镇店之宝啊。”

    店主的话杨靖和老舅没有理会,在古玩市场混的人,那嘴皮子能把死的说活了,能把黑的说白了。你要是相信他们的话,一准儿能把你坑的什么都剩不下。

    对付这种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任凭他说什么,你就当个笑话听就可以了。

    杨靖和老舅更关心的是老爷子的变化。

    外公自从做了开颅手术之后,平时浑浑噩噩的,而此时竟然主动的对一幅画感兴趣,而且还拿出了老花镜,这个变化让杨靖和老舅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不用说,潜伏在老爷子骨子里对古玩的热爱,现在已经开始在支配老爷子的身体了。

    老爷子扭头低着头,双眼从老花镜的上沿露了出来,看着店主问道:“老板,这幅画能不能拿下来让老头子看看?”

    外公这话说的一点毛病都没有,根本就不像是做过开颅手术、脑组织受损的人。

    店主听到这话却是有点为难,犹豫了起来。

    老舅不高兴了,“怎么?你这画挂在这里不就是向外卖的吗?我们不看看又怎么知道这幅画是真是假啊?还是老板你担心我们买不起这幅画?”

    杨靖不动声色的冲着老板露出了左腕,待到老板的视线被左腕上的表吸引之后,这才淡淡的说道:“这块表是我在法国带回来的,正宗的百达翡丽表,不过恐怕你也不知道这块表的真正价值。”

    老板讪讪的笑了一下,说道:“我这幅画可真是店里的镇店之宝,不过你们既然想看,我这就给你们摘下来。”

    说着,店主上前小心翼翼的把那副画摘了下来,杨靖打眼一瞄,看到镜框后面和墙壁接触的地方并没有填充物,淡淡的说道:“老板,你这幅画这么放可不对劲啊。古画即便是装裱在镜框里,最好也不要直接和墙面接触,避免墙面返潮损及镜框里面的古画啊。”

    那老板一听这个,放下了画之后就冲着杨靖比划了一个大拇哥,“呦,一看您就是一位懂行的。没关系,我这幅画是今天早晨才挂出来的,平时这幅画都放在保险箱中。”

    杨靖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而是戴上手套把老板放在桌子上的那副画拿了过来。

    这幅画虽然装裱在镜框中,可尺寸不算小,杨靖打眼一瞄,差不多就知道这幅画差不多是100厘米*50厘米的尺寸。

    把画放在了外公前面,外公立刻推了推老花镜就凑了上去。

    这幅画中的那枝梅花占据了画面的大部分空间,但在右上角和右下角处却是有一些空档。

    在右上角上有行书题识,杨靖仔细辨认了一下,依稀可以看出题识的内容。

    “午日昏昏头懒梳,梅花零落雨模糊。晓来忽见晴光逈,顿觉心如酒病苏。朋辈翩翩逸兴该,出门随意步山隈。杏花羞涉梅飘粉,一阵香风过水来。桥边小径绕林陬,一带红墙古寺幽。乞食山僧持钵去,梅花庭院静于秋。茅屋人家酒味甘,夕阳影里带微酣。相期明日南郊去,先上春城望晓岚。访梅旧作四首。戊午小春,巢林居士汪士慎写于松南书馆。”

    在题识的左下方,则有两款小篆体的方形印章,上面那个是“汪士慎印”,下面那个则是“巢林”二字。

    这个题识和印章让杨靖浑身一震,失口说道:“莫非这是汪士慎的画?”

    外公依然在仔细的看画,没有说话,老舅也没有吱声,倒是旁边的店主笑了。

    “这位小兄弟好眼力,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汪士慎的画,没错,这幅画正是汪士慎的《白梅图》。”

    杨靖不由地翻了一个白眼,心道:“这题识上都有汪士慎的名字了,我难道还看不见?”

    那边的老舅掏出了手机,在手机上戳了几下之后就低声的对杨靖说了起来。

    汪士慎(1686-约1762)字近人,号巢林,又号溪东外史,ahz县人,清扬州八怪之一。一生清贫穷窘,酷嗜茶,**梅,居扬州以卖画为生,安贫乐道。晚年双目失明,却自我安慰道从此不用再见那些忙忙碌碌的平常人了。以手摸索作画,经过不懈地努力后,比未失明时画得更加工妙。善画梅、竹,工篆刻、八分书。刻印与高翔、丁敬齐名。

    扬州八怪中的汪士慎是个一身都有诗意的人,他嗜茶爱梅,“闲贪茗碗成清癖,老觉梅花是故人”。饮着清茶对着梅花“一番清兴了,心事付吟丝。”当然除了将心事付之于诗外,更付之于画,付之于他笔底的梅花。他所所画的梅花清淡秀雅,有一股疏香冷气,以抒发其清高孤傲的襟怀。

    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曾对汪士慎画的梅花有评语:“千花万蕊,管领冷香,俨然灞桥风雪中。”

    在扬州八怪中,汪士慎是一个格调极高的画家。他一生清贫,每以诗酒自娱,笔耕自给。他性情温和,与世无争,有朋友索画,即慷慨赠予,遇俗子,虽断炊亦不作一笔。晚年,他双眼瞎了,犹能作大草书有如神运,朋友呼之为“心观”,意谓眼不能视,而心如明镜,若有神助。

    杨靖一听这个乐了,冲着老舅比划了一个大拇哥低声说道:“老舅,人家别人玩古玩都是凭借着记忆来判断东西,您可倒好,随身带着度娘啊!”

    老舅把手机揣兜里说道:“都什么年代了?一些硬性的常识不用死记硬背了,手机是干什么用的?这就是用途之一。”

    杨靖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老舅这懒偷的,绝对可以打十分!

    ps:鞠躬感谢“紫炎天骄”100的打赏。今天有个白事需要过去帮忙,所以两章连发,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