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发脾气的老爷子
    外公缓缓地摘掉了老花镜,用手摸着这幅画的镜框,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说道:“好画,好画啊!大开门的好东西,确实是汪士慎的画不错。”

    店老板的眼光还算不错,他看得出来外公是被杨靖和老舅推着进来的,很显然,这三位就是以这位老爷子为主了。

    店老板笑着弯腰对老爷子说道:“老爷子,不得不说您这眼光是这个!”店老板再次竖起了大拇哥。

    外公被表扬了,就好像一个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老舅低头问外公:“爸,这幅画您喜欢吗?”

    老爷子点头,不过随即又摇头说道:“这画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汪士慎的真迹,我曾经见过很多有关于梅花的画,可要论飘逸灵动,还要数汪士慎啊。这画很不错,我很喜欢,不过,这画咱买不起啊。以这幅画的尺幅来讲,现在估摸着怎么也得三十万啊。小龙,算了,这画我不要了,看过了我就满足了。”

    店老板一听老爷子这话,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低声嘟囔着:“老爷子,这画可不止三十万啊,这幅画现在最起码得一百万啊。”

    杨靖拉了那位店老板一把,低声说道:“我外公七年前做过开颅手术,做手术之后的事情他基本上都记不得了,但还能记得做手术之前的事情,他老人家说的这个价格,最起码也得是2010年的价了。”

    那老板一听这话,脸色变得稍微好了点,低声说道:“老爷子还得过这种病啊?”

    杨靖点了点头,做了一个“你请见谅”的表情。

    老舅问店老板:“这幅画最低多少钱?”

    店老板看了看老爷子,又看了看那副画,咬了咬牙说道:“这幅画的尺寸是104*48.5厘米,在汪士慎的画作中算是中等靠上的了,您如果真的想要的话,一百万您拿走。再低我就卖不着了。”

    这个价格让杨靖微微的点了点头。现在汪士慎的画增值还是比较快的,2013年保利香港春拍的时候,曾经有一幅汪士慎的《山茶幽兰图》,尺寸是88.5*29厘米,比这幅画还小呢,结果拍出了184万港币的高价。

    同年的嘉德秋拍上,汪士慎的一副和这幅画尺寸差不多大小的《傲梅图》,拍出了101万的价格。

    要是到了现在,汪士慎的画绝对还能再拍出更高的价格来

    当然,那是在拍卖会上拍出的价格,汪士慎画作的真正价格应该要比拍卖价低一些。

    汪士慎画梅花在华夏历史上是绝对可以排进前五的大师,按说他的画的梅画的价格还应该更高才对,但汪士慎一辈子就是以卖画为生,去世后留下了不少的作品,因此他的画虽然是业内公认的好画,但却一直拍不上什么高价。

    平心而论,现在店老板给出了一个一百万的价格,真心不高,这毕竟是汪士慎的真迹。

    老爷子虽然耳朵背,可老板这话他听到了,老爷子顿时就不高兴了。

    “什么?一百万?现在汪士慎的画怎么这么值钱了?前两个月我还在一位老友那里刚看到一副汪士慎的《墨兰图》,那尺寸比拟这幅画大多了,可我那老友买那副画也不过才花了四十六万。老板,你这价格贵了......”

    杨靖和老舅相互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苦笑。不用说,老爷子这又是把七年前的记忆套到了现在。

    幸亏刚才杨靖给店老板解释过这事儿,店老板没在意,否则老爷子这么个砍价法,人家店老板一准儿得把他们三个轰出去。

    杨靖真准备再砍砍价呢,老爷子的脾气忽然就上来了。

    “不要了,这幅画不要了,咱家也买不起这幅画!小龙,推我出去转转。”

    这时候的老爷子,就像是一个发脾气的小孩。老小孩、老小孩嘛,一旦发起脾气来就得老老实实的按照他的意愿来,否则老爷子真敢把轮椅一甩,自己走回去。

    老舅冲着店老板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推着老爷子走了出去,杨靖准备留下来给老板再解释一下。

    老板倒不是糊涂人,知道这老爷子有病,也没等杨靖解释,人家就笑呵呵的摆了摆手说道:“得了小兄弟,这事儿我能理解。其实当年我家老爷子得老年痴呆症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算了,这事儿就这么着吧。”

    杨靖帮老板把那副画重新挂好,这才说道:“老板,这么着吧,我再从你这儿看看,有中意的我就买一件。”

    老板兴致不高的点了点头,指着那边说道:“那里还有我收藏的几本古籍善本,你可以过去看看,至于文房四宝那边,我也收藏了两支精品湖笔以及两刀正儿八经大千纸,你要是有相中的,我给你便宜点。”

    杨靖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先看了看店老板收藏的湖笔和摆出来的两张大千纸样品,杨靖微微的点了点头。东西确实是好东西,可杨靖对于文房四宝之类的东西并不是很喜欢收藏,再一个,这店老板收藏的这些东西虽然品相不错,可要论收藏价值的话,就算不上很高了。

    杨靖对于收藏这样的东西没什么兴趣,于是就挪步来到了被玻璃柜保护的那几本古书跟前。

    店老板收藏的这些古书一共有七本,杨靖看了看,就对店老板说道:“老板,您能把这本书拿出来让我看看吗?”

    看到杨靖从兜里掏出了一副白手套戴上,店老板略微犹豫了一下,就打开了柜子,从里面把杨靖所指的那本书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的把书放在柜台上,店老板说道:“小兄弟,你可得小心点啊,这本书虽然不是珍贵的宋版书,可也是康熙年间的书。或许价格不是很高,但当初我收藏这本书可是费了不少劲呢。”

    听到老板这话,杨靖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老板,都是行里人,这些规矩我都懂的。不管宋版书、明版书还是清版书,不管它们值不值钱,到了现在都是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瑰宝,我们不能对不住我们的老祖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