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明刻本《花间集》
    虽说现在很多清刻本都被划归到善本的行列中,但那些清刻本大都是乾隆之前的官刻本,像这种光绪年间的家刻本要想被列入善本的行列,再等一百年还差不多。

    没错,这本书杨靖已经用戒指鉴定过了,确实是光绪年间的一本家刻本,当然,戒指也给出了一个确定的答案,那就是那个刘正刘石歧也确实是康熙年间的人。

    对于这种玩弄花样的店老板,杨靖当然要狠狠地压价了,直接开出了一千的价格。

    店老板的把戏被杨靖当场戳穿,他还能有什么反驳的方法吗?

    显然没有了。

    而且杨靖给出的这个价格不高不低,恰好卡在了这种清末家刻本的价格咽喉上,基本上算是这种书目前最合适的身价了。

    店老板显然也看出来杨靖是一个行家了,要不然人家也不会一眼就看出这本书中的猫腻,一口就说出了这本书现在应有的价格了。

    不过老板还是抱着争取一下的心态说道:“小兄弟,你给的这个价格真的是低了点啊,要不你再给涨点?”

    杨靖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法涨了,这本书现在就是这个价格。而且清刻本错非是乾隆之前的官刻本,否则最近这几年也不会大涨的,我买回去只能做收藏。”

    要不是这本书中好歹还含有一些宝气,杨靖才懒得跟店老板废话呢。

    看到杨靖态度坚决,店老板也是犹豫不决。

    “老板,要不这样吧,我再看几本书,如果有合适的话,我会一块带走的。”

    听到杨靖这么说,那位老板这才不情愿的点了点头。然后给杨靖拿出了几本书。

    杨靖翻了翻,才发现这几本书都是清版书,要说起来还不如刚才那本《古人杂谈》呢,最起码刚才那本《古人杂谈》好歹还是个刻本,可这几本书都是活字印出来的,有一本虽然是手抄版,但都比不上刚才那本被偷梁换柱的《古人杂谈》。

    这种情况让杨靖也不由的暗叹:“现在的好东西真的是越来越少了啊。”

    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是往前数十年,天衢市的古玩市场还是非常红火的,那时候虽然还没有大运河古玩城、东子文化街古玩城这种专业的古玩城,可盐店口古玩城每次开市都会吸引大量的古玩爱好者前去。

    甚至就连冀省、晋省的人都会赶来。随着冀省x县和廊.坊大.城的古玩市场热度逐渐消退,天衢的盐店口古玩城慢慢成为了冀鲁交界处最红火的一处古玩城,因为那时候那些淘宝者往往能够在盐店口古玩城淘到一些好物件。

    只不过,随着盐店口古玩城的搬迁,大运河古玩城的兴起,市面上能够值得出手的老物件也是越来越少,到现在,这个开铺子的店老板甚至都把清版书当成珍贵的收藏了......

    那几本书杨靖实在是没有出手的欲.望,于是就指着最后一本书说道:“麻烦老板再把那本书拿过来让我看看吧。”

    店老板点了点头,一边向外拿那本书一边说道:“小兄弟,这本书和之前那几本书可不一样,这本书可是正儿八经的明版书,也算是我的镇店之宝之一了。”

    这本书就是大名鼎鼎的《花间集》。

    杨靖看着这本书笑道:“老板,如果你这本书真是明版书,那可真是不错的。”

    “当然是明版书了,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杨靖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这本书上。

    这是《花间集》的第七卷,看起来很有年头了,而且保存的也不算多么很好,勉强能够达到七品的品相。

    《花间集》在我国的文学史上的地位很高,是我国五代十国时期编纂的一部词集,也是我国文学史上的第一部文人词总集,由后蜀人赵崇祚编辑的,一共有十卷。

    《花间集》收录了唐文宗开成元年到后晋高祖天福五年间温庭筠、皇甫松、韦庄、薛昭蕴、牛峤、张泌、毛文锡、牛希济、欧阳炯、和凝、顾敻、孙光宪、魏承斑、鹿虔、阎选、尹鹗、毛熙震、李洵等十八位词人的五百首词作,集中而典型地反映了中国早期词史上文人词创作的主体取向、审美情趣、体貌风格和艺术成就,真实地体现了早期词由民间状态向文人创作转换、发展过程的全貌。

    而且花间词规范了“词”的文学体裁和美学特征,最终确立了“词”的文学地位,并对宋元明清词人的创作产生了深远影响。

    在宋代、元代、明代都有大量文人自己手书上版的《花间集》,历朝的官方也有很多的官刻本出现,是一套流传非常广的书籍。

    在明代,《花间集》有很多内府本,也就是皇家刻本,当然也少不了家刻本和坊刻本。就好像苏州人陆元大翻刻的宋本《花间集》一套十卷,在2014年的嘉德春拍上曾经拍出过64万的高价,平均一卷的拍卖价格达到了6.4万。

    当然,明版书虽然不如宋版书那么值钱,但现在即便是一本最普通的明版书,价格也有大几千块钱,要是赶上能被划入珍贵古籍范畴的明版书,一册过五万那是轻轻松松。

    这本书显然不是陆元大翻刻的宋版《花间集》,但当杨靖打开之后,还是不由得精神一振。

    这本书同样是一本明刻本,但显然不是官刻本,而应该属于家刻本或者坊刻本,而且明显是翻刻北宋刻本的明刻本,这一点从书籍的结构布局上就可以清楚的分辨出来。

    《花间集》的第七卷主要收录了两个大家的诗词,分别是顾敻和孙光宪的诗词。全本一共五十首诗词,其中顾敻的诗词一共三十七首,孙光宪的诗词一共十三首。

    开篇第一首诗词就是顾敻的《浣溪沙》其一。

    “春色迷人恨正赊,可堪荡子不还家,细风轻露着梨花。

    帘外有情双燕飏,槛前无力绿杨斜,小屏狂梦极天涯。”

    虽然不是官刻本,但这本书印的还算蛮不错的,而且这一版还是用比较罕见的瘦金体版,因此更让杨靖大感兴趣。

    通常而言,北宋初期的刻板大都采用欧体字,字形瘦劲修长,后来逐渐变为颜体字形雄伟朴厚;而到了南宋,刻本则大都采用柳体。这体现出不同时代的审美不同。

    可用瘦金体做刻本,即便是在整个宋朝也是不多见的,流传到现在的瘦金体刻本,大都在博物馆或者大收藏家手里,这里竟然能够看到一本翻刻宋版的瘦金体明刻本,也算是极为难得了。

    翻了几页之后,杨靖就已经可以确定这本书确实是明刻本,不过当他又翻了几页之后,脸色不由自主的微微变了一下......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