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赝品
    老舅在书架上找了一会儿,然后就从上面抽出了一本相当厚重的书,抱着就走了过来。

    这本书杨进认得,这是外公用了很长时间才自己做出来的一套书。没错,这书不是买的,是外公他老人家一点一点的做出来的。

    这套书一共有五册,全都是有关于纸张方面的内容,杨靖小的时候没少看,不过那时候这套书还只有三册,后面这两册是外公病之前的那两年做出来的。

    也幸亏杨靖小时候经常看这些书,否则今天他也看不出来《花间集》中夹杂的那五页宋蜀刻。

    这五册书全都是对我国古时候出现的纸张的介绍和分析。书里的内容除了照片和一些纸张的样品之外,就是外公自己总结出来的这些纸张的特点以及细微的差距之处。

    据外公自己讲,之所以耗费了二十多年年的时间制作出了这五册书,其根源就是因为外公在八十年代的某一天去天衢最早出现的堤岭鬼市的时候,打眼吃药买了一幅赝品画。

    那副画杨靖也见过,而且那副画一直就挂在这间屋里。

    杨靖不由自主的抬头看了看那副一直挂在书架旁边的那副画。

    那画是一幅水墨画,两根交叉的树枝上站立着两只小鸟,一只鸟昂头在观看什么,另外一只鸟则在低头用喙整理羽毛。

    画面虽然很简单,可杨靖知道这幅画并不简单。如果这幅画是真迹的话,那价值就大了去了。

    这幅画在历史上是八大山人朱耷的画作。而朱耷的画,现在在拍卖会上的平均拍卖价一平尺已经超过了四百万国币!

    可惜的是,这幅画虽然看起来惟妙惟肖,但却是一副赝品。

    这幅名字叫做《枯木来禽图》的画,曾经被著名书画篆刻家、收藏家冯康侯收藏,后又被著名书画家、收藏家王季迁收藏,一直不曾流落在民间。

    《枯木来禽图》的真迹上,有冯康侯先生的旧题:“八大山人鸲鸪来桐图”,将二禽误认为八哥,枯木误以为桐树,目不见八大自题之名,前人所知亦有限矣。

    意思是说,当年他收藏了这幅画之后,误将画中的两只鸟当成了八哥,把那两根枯枝误当做了梧桐树,结果就给这幅画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后来这幅画被王季迁先生收藏之后,王先生给这幅画做了题签条和边跋,并在画上加印了鉴藏印。

    外公当年买这幅赝品的时候,是在八六年。据外公讲,他当时在天衢最早出现的那个鬼市,也就是堤岭鬼市上遇到了一个操着南方口音的老头儿,那老头岁数得有六十多岁了,穿着的很体面,再加上那一口港岛普通话,一看就知道这老头应该是港岛同胞。

    当时外公很好奇,就问这老头来这种鬼市干什么?老头说他是港岛人,准备进京办事,但因为贪嘴,慕名天衢的扒鸡,就在天衢停留了两天。又听说这里有鬼市,他就一大早的来鬼市逛一逛。

    八六年的外公也有五十岁了,两个人的岁数相差不大,然后就聊了起来,结果在聊天之中,老头无意中说出了自己手里有一幅朱耷的《枯木来禽图》,是家里的老人去世之后遗留下来的,他这次进京除了办事之外,就是要把这幅画卖出去。

    外公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来兴致了,再一聊,这才得知这老头竟然是八三年去世的港岛著名书画篆刻家冯康侯的长子,那副《枯木来禽图》就是冯康侯先生去世后留给儿子的一幅画。

    老爷子很喜欢书画,就央求着那老头说要见识一下那副画。

    在那个八十年代,华夏大地刚刚经历完了动乱,很多珍贵的古书画在那个动乱的年代中被付之一炬,现在老爷子有机会见到朱耷的画,他哪儿还能忍得住。

    本来那老头不同意,结果外公求人家,那老头才不情愿的答应了下来。最后那天外公连班也不上了,就跟着那老头去了天衢市委招待所。

    其实一开始外公是有点怀疑这老头的身份的,毕竟外公小时候也是经常跟着家里的长辈逛四九城的鬼市,一些猫腻他很清楚。结果一看人家住在这里,心中的怀疑也就立刻去了九分。

    那年头,能住市委招待所的人可不是一般人,普通老百姓别说住了,就连大门也进不去啊,门口真有武警战士站岗呢。这老先生能在这里住,最起码他的身份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在宾馆的房间里,外公见到了那幅《枯木来禽图》。

    因为心中对这位老头的身份不怎么怀疑了,再加上这幅画画的确实是无可挑剔,外公看了好几遍也没有挑出什么毛病来,就相中这幅画了,提出要买下这幅画。

    可这幅画的价格即便是在八十年代也是相当昂贵的,那老头说外公买不起这幅画,而外公那时候确实也没这么多钱,毕竟即便是在那个时代,这幅画最少也得百万港币,外公就一普通工人,他怎么可能买得起这幅画?

    结果外公被那老头给激出火来了,当即就把他爷爷留给他的一块和田玉玉牌摘了下来。

    据外公后来讲,那块玉牌可是正儿八经的和田玉,虽然还达不到籽玉的级别,但也是正儿八经的山流水料子。而且最关键的是,那块玉牌可是他老李家的传家宝,从他爷爷的那辈就传下来的,光是盘这块玉牌就已经盘了上百年。

    文盘出来的这种玉牌,价值极高,或许不值百万港币,但估计也差不到哪儿去。

    在那个年代,和田玉虽然也比较值钱,但更值钱的是盘出来的玉器,尤其是文盘盘出来的玉器就更值钱了。

    要不是外公真的很喜欢那副画,他也不会拿出这个传家宝来。

    这块玉牌果然打动了那个老头的心,于是最终外公用那块玉牌换回了这幅画。

    如果这幅画是朱耷的真迹,那么这么交换也算公平合适,可问题是这幅画却是一副赝品。

    外公兴高采烈的抱着这幅画回家之后,欣赏了好几天,结果在某一天忽然觉得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可偏偏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于是外公就找了一个老友帮忙看看这幅画,结果外公的那位老友在看了这幅画之后,也说有点不对劲。

    最终外公找到了天衢博物馆的老馆长帮忙掌眼,那位老馆长也是圈子里的大拿,在检查了好久之后才判定这幅画是一幅赝品。

    画本身画的非常棒,根本找不出什么瑕疵来,那位老馆长是在画纸上看出问题来的。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5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