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老友
    要命了,凌晨牙疼的睡不着觉,起来更新一章。那啥,我们这边天气干燥的厉害,连gd那边都下雪了,我们这里竟然一点雪都没下,我们这里是华北平原啊!一冬天到现在就飘了一点雪花,天气干燥的要命,病毒更猖狂。我这嗓子刚好,这牙疼又跟上了,倒霉啊......

    时间向前推一下,就是在杨靖他们爷儿三个开车赶往府新的路上的时候。

    上午九点多,杨靖的外公家迎来了两位头发花白,举止都有些颤巍巍的老头儿。

    杨靖的大姨和老妈显然都认识这两位岁数不比自家老爷子小的老人。

    “杨伯伯、王叔叔,这大老远的还让您们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大姨一边开门迎接这两位老人,一边非常恭敬的打着招呼。

    “小真啊,你说这话可就是在打我们老哥儿俩的脸啊。这么长时间都没能过来看看李老弟,我心中也是有些不安啊。”说话的是大头的一个个头比较瘦小的老头,这位老头名字叫杨天民,今年都九十二岁了,比外公还要大十岁,八十年代就离休了,离休前担任天衢市博物馆的馆长。

    没错,这老爷子就是当年给外公鉴定那张赝品《枯木来禽图》的博物馆馆长。

    至于另外一个身材又高又胖的老爷子,岁数也有八十了,比杨靖的外公小点,这位老爷子叫王克田,在天衢市也是一个名气很大的古玩专家,尤其精通字画这一块。当年外公找人鉴定那副赝品画的时候,第一个找的就是这位王老爷子。

    “王叔叔好,快请进,我爸正在等着您二位呢。”大姨又冲着那位王老爷子鞠了一个躬,连声把二人往屋里迎。

    大门外面还停着一辆奥迪a6,不过司机没有下车,而是坐在车里冲着杨靖的大姨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进屋了。

    这辆奥迪a6是王老爷子的儿子的。王老爷子的儿子是天衢市有名的私营企业家,现在经营着天衢市最大的私人化工企业,身家好几个亿。

    两位老爷子都是杨靖的外公在玩古玩的时候认识的朋友,而且这些年来一直走动的很好,当年杨靖的外公动手术的时候,这两位老爷子还有圈内的一些老友都过来看望外公,杨老爷子和王老爷子更是连着来了好多次。

    后来外公在家养病的期间,这两位老爷子也是隔段时间就过来看看外公。

    三位老爷子在屋里见了面,自然又是一番寒暄。

    外公对于病之前的朋友倒是能记得,这两位老爷子又是外公经年的好友,他当然忘不了这两位了。

    不过很显然,外公对于为什么要把这两位邀请过来,却是忘得死死地。

    外公还以为这两位老友是过来看望自己的呢,还在那里客气呢。“哎呦,我的杨老哥、王老弟,你俩还跑什么啊?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就好了。我这里你们不用担心,孩子们都照顾的挺好,我成天吃了睡睡了吃的,啥也不想,可省心了......”

    一旁的大姨无奈的笑了笑,对着两位老爷子说道:“杨伯伯、王叔叔,我爸已经忘了是他非要请您俩过来的,对不起啊,您们也知道我爸这病......”

    杨老爷子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小真,你放心吧,你爸的病我和老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不会介意的。不过你爸昨天在电话中说的那件事可是真的?”

    大姨点了点头说道:“是真的。昨天上午我弟弟还有我外甥推着我爸去大运河古玩城去散心了,结果我那个外甥花了一万块买了一本明刻本,然后在里面发现了五页有些不同的书页,昨天我爸也看了,怀疑很有可能是宋蜀刻本。不过我爸也不敢确定,这不就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昨天下午说什么也要请您二老过来给帮忙掌掌眼。”

    因为杨靖的外公非常喜欢古玩这一块,连带着老李家的这一家人多少都懂一些古玩方面的知识和术语。外公病之前,家里来往的都是一些古玩界的朋友,他们常年的耳闻目睹之下,熏也熏出来了。

    大姨这一说,外公立刻就想起了那五页《花间集》,立刻就来了精神了。

    “我说杨老哥、王老弟,昨天我那外孙子在古玩城淘了一本书,结果里面有五页我看着好像是宋蜀刻。现在你们来了正好,替我掌掌眼。”

    说着,外公扭头对杨靖的老妈说道:“小萍,快点把杨靖昨天买的那本书拿过来,让你杨伯伯和王叔叔看看。”

    杨妈立刻转身走到了老爷子的房间,戴上手套从抽屉里拿出了儿子昨天买的那本《花间集》。

    杨老爷子戴上手套接过了这本《花间集》,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可惜的神色。

    “啧啧,可惜了啊,这应该是一本明刻本,可是保存的却是太差了......”

    一旁的王老爷子也戴上了老花镜低头看了看,同样露出了一脸惋惜的神色。

    大姨给两位老爷子拉过了椅子,请两位老爷子坐好,两位老爷子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这本《花间集》来。

    翻了两页之后,两位老爷子对视了一眼,王老爷子非常肯定的点头说道:“没错,这是一本明刻本,而且应该是一本翻刻宋刻本的明刻本。啧啧,要是保存的再好点,就光凭这瘦金体,这本书最起码能卖上五万块的高价来。”

    杨老爷子也点头说道:“老李啊,这本书很不错呢,你那外孙子我记得叫杨靖吧?这小伙子不错!”

    外公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老友夸奖他的外孙子,这比他捡个漏还要让他高兴。

    两位老爷子不再说话,而是继续向下翻去。不过几乎是和昨天外公看这本书一样,在翻到第六页的时候,这两位老爷子并没有看出这一页有什么不同。

    只是在接着往下翻了几页一直翻到第十一页的时候,两位老爷子这才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轻咦。

    两位老爷子再次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然后杨老爷子开始向前翻,一直翻到了第六页。

    “老王,这两页有点不太对劲啊!”杨老爷子推了推老花镜对王老爷子说道。

    “是有点不太对劲,要不是有这一页比着,我还就真看不出来。”

    杨老爷子抬头问外公,“老李,你说的是不是就是这几页?”

    外公虽然在术后不大记东西了,但某些事还是能记得清楚的,比如昨天的这本《花间集》。

    外公点了点头说道:“除了这两页,后面还有三页,喏,分别是这里、这里、还有这一页。”

    看到外公直接从剩下的书页中又点出了三张,两位老爷子立刻就再次观察起来,许久之后,两位老爷子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ps:鞠躬感谢“灯火见人家”、“从,前彳疒”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