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众生态
    下午闲着没事,杨靖就开车再次光临了大运河古玩城。

    不过今天不是古玩城开市的日子,因此偌大的古玩城显得有些冷清。

    不过倒是还有很多卖古玩的商铺还开着门。这些商铺的老板都是专业倒腾古玩的,他们花钱租下了古玩城的商铺,自然不可能不开门的,哪怕古玩城不开市的日子,这些商铺还是照常经营。

    其实杨靖来这里也是因为有些闲得无聊,结果没想到刚走到这里,就看到前面的一家名叫“宝玉斋”的店铺外面围了不少人。

    “今儿个好像不是开市的日子吧?怎么这里有这么多人?”杨靖摩挲着下巴,看着前面那一群人纳闷的想到。

    “哎呦喂,见绿啦......”

    “擦涨不叫涨,切涨才叫涨,赵秃子,再来一刀呗......”

    “是啊,赵秃子,你不是总说自己是天衢赌石王吗?怎么练切一刀的胆量都没了?”

    ......

    隐隐约约传过来的那些“见绿”、“擦涨”、“切一刀”等词语,顿时就让杨靖明白了前面这群人这是在干什么。

    这帮家伙这是在赌石呢!

    对于赌石,杨靖基本上没有接触过,但天衢市的几大古玩市场上都有专门经营玉石的店铺,之前杨靖也见过别人赌石。

    严格说起来,这种赌石的行当不属于文玩古董的行业,而是属于珠宝行业。不过社会展到现在,文玩古董和珠宝行业已经几乎区分不开了,尤其是这近二十年来硬玉翡翠的火爆,带动了大量想一夜暴富的人都参与到这个行当中去,因此赌石也就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各地的古玩城。

    外公之前对赌石是敬而远之的,用外公的话来讲,玩这东西就是在架在悬崖上的钢丝上跳舞,不是专业的人才,一百个里面有九十九个最终都会摔得尸骨无存。就算是专业的人员,也是十赌九输!

    毕竟在这个行业中有一句大名鼎鼎的俗语——神仙难断寸玉!

    连神仙都看不清包裹在石皮里面的玉肉是个什么情况的,你们一介凡人又怎么可能赌的赢?

    所以从小在外公的教导之下,杨靖对赌石这个行当也是敬而远之。

    以前逛古玩市场的时候,如果遇到有解石的,杨靖就站在一旁看看。

    没错,俺真的就是看看而已,热闹嘛,俺就看个热闹而已。

    至于赌输赌赢,那个与俺一概无关。你要是能一刀开出帝王绿来,那俺就多了一个吹牛.逼的段子,见到朋友俺就能跟朋友吹上一段,你们见过帝王绿吗?嘿嘿,俺曾经就亲眼看到别人解出来一块呢!

    当然,你要是一刀开出一块狗.屎地来,俺也不会替你惋惜的!

    珍爱家庭,远离赌石!

    什么?这话你没听说过?那你活该,活该开出一块狗.屎地来!赔死你丫的!

    这就是杨靖之前对于赌石的态度。

    俺是好孩子,妈妈说过,哦不,外公说过,远离黄、赌、毒,生活更精彩......

    虽然杨靖对于赌石无感,但遇到有解石的,他还是愿意上去看看热闹。

    看到前面貌似有赌石解石的,杨靖果断的把车停下,推门下车。

    一下车,就听到那边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滋滋”声,杨靖对这种声音很熟悉,切石机的刀片在遇到坚硬的翡翠原石时,通常都会出这种让人烦躁但又让人无法离开的声音。

    杨靖也不由的加快了步伐,按照刚才这帮人所嚷嚷的,刚才那块翡翠原石应该是擦出绿来了。出现这种情况,通常都意味着这块石头涨了。

    当然,真正懂行的人都清楚,擦出绿来不叫真正的大涨,因为在赌石行业中有一个名词,叫做“靠皮绿”,而且这种情况还不在少数。所以才会有那句“擦涨不叫涨,切涨才叫涨”的行话。

    意思就是说,如果要想让这块石头大涨的话,你必须切一刀才可以,如果切出绿来,那这块石头才叫真正的大涨。当然,如果一刀下去里面白花花的一片什么都没有,那就完蛋了。

    杨靖当然也想知道这块石头到底能不能大涨。

    当他走到那群人外围时,切石机依然在奋力的和那块石头叫着劲儿,半空中到处都是飞扬的石粉。

    解石不是一个好活儿,别的不说,光是这飞扬起来的石粉,就能让长期解石的人有很大的可能性患上肺矽病这种可怕的病症。

    不过,在价值不菲的翡翠面前,肺矽病又算个什么鬼?

    没有人会在一块翡翠面前在乎肺矽病的。

    赌石就是这么让人的疯狂。

    杨靖摸了摸兜,现没有带口罩出来,不过兜里还有一副白手套,于是他就掏了出来挡在了自己的口鼻之前。

    踮着脚向里面看去,得益于外围的这些人都好像在看什么珍宝一样弯着腰,杨靖很顺利的就看到了里面的解石情况。

    一块和足球差不多大小的蒙头料被夹在夹子中,上方则是在快旋转的切石机刀片。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灰头土脸的正操控着切石机,旁边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在不断的往石头上浇水。

    五六分钟之后,切石机的刀片一切到底,这块石头算是切完了。

    周围的一群人就好像是见到了粑粑的绿头大苍蝇,“哄”的一声全都围了上去,里面顿时就传出了一阵叫骂声。

    “我靠,你们离远点,现在还看不出来呢,让我浇点水!”

    “妈蛋,再挤老子就真人pk了啦!”

    “哎呦,谁他妹的摸我小兄弟?老子是男的啊......”

    ......

    现场一片乱哄哄的,杨靖的嘴角也不由的咧了咧。这就是赌石的时候独有的众生态啊!

    乱了一小会儿,里面忽然爆出一阵巨大的欢呼声。

    “我靠,切出绿来了!”

    “哎呦喂,好像是糯种的啊,可惜了,要是能到冰种,赵秃子这回可就喽!”

    “可惜你妹啊,你看看这块玉肉得有多么大啊?糯种怎么了?糯种赵秃子也了!”

    “嗯,按照切出来的情况来看,里面的玉肉最起码能出六七副镯子,赵秃子喽!”

    “唉,老赵,这块料子让给我吧!我出三十万!”

    “切,你个死奸商,这是普通的无色糯种,这应该是黄杨绿的冰糯种!你才出三十,你好意思吗?”

    “人家老赵刚才光买这块料子就花了四十五,你才出三十,捡漏也不能这么个捡法的吧!”

    “死奸商滚开,让老子看看......”

    ......

    随着这一刀切完,里面又是一阵乱嚷嚷,杨靖看的直摇头。

    111/111605/481012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