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吸引力
    没错,正如杨靖猜想的那样,这翡翠原石中只要含有翡翠,不管是什么种水色的翡翠,那么就会拥有冰凉的天然宝气。

    就好像他手里拿的这块土豆大小的黑乌砂皮,虽然体积不大,就算里面是满玉的话都出不了镯子,但杨靖却能清晰的从其中感受到了一股冰凉的气息。..

    这股气息正如之前从那块余甸款端砚上所感受到的气息一样,正是圣戒如今急需的天然宝气。

    圣戒拥有两个宝气汇聚池,在经过一次“限制级时空穿梭”的消耗之后,两个宝气汇聚池内的宝气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只不过后来杨靖先在法国巴黎购买了一台古董座钟、一对爱彼千禧系列手表,还淘来了科蒂尔大师亲手制作的一块百达翡丽铂世界时腕表,这让圣戒内的人文宝气汇聚池多了一些人文宝气。

    后来回国,杨靖又在这座大运河古玩城淘来了五页宋蜀刻以及一本明刻本花间集和一本清版书古人杂谈,这为人文宝气汇聚池增加了更多的人文宝气。

    可杨靖始终没有找到机会为天然宝气汇聚池吸收天然宝气,结果到现在天然宝气汇聚池一直是半死不活的样子。

    今天要不是闲着无聊来大运河古玩城恰巧遇到赵秃子解石,杨靖还想不起来该怎么为天然宝气汇聚池补充宝气呢。

    按照杨靖的想法,这种蕴含有天然宝气的宝贝,必然是天地精华所形成的。既然端砚所用的石材立面蕴含天然宝气,那么翡翠立面同样应该蕴含着天然宝气。

    果然,手里的这块来自南奇场口的乌砂皮,就证明了杨靖的猜测。

    所以,杨靖只需要买下这块差不多一公斤重的毛料,就能吸收立面的天然宝气了。

    杨靖抬头看着赵老板说道:“价格还能不能便宜一些?这些都是小料,就算是解出了翡翠,也无法制作价值最高的手镯。你那边的大料有的才一两万一公斤,而且还有一千块一块的料子,这些小家伙不应该这么贵。”

    赵老板一听这个,立刻就明白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果然是菜鸟啊,他看毛料的价格不是根据毛料的外在表现,而是根据毛料的个头大小啊。

    可毛料的个头大小又怎么能和价格挂上钩呢?

    赵老板哭笑不得的说道:“杨兄弟,这些料子可是正儿八经从南奇场口发过来的毛料啊。南奇场口可是著名的老坑,从这个场口搞出来的毛料,三万块钱一公斤绝对是很便宜了。这也就是因为这些料子已经是南奇场口第三层的料子,而且个头都不大的缘故,否则这些毛料的价格再乘以十都拿不到啊。”

    顿了顿,赵老板估计是担心杨靖不相信,又解释道:“帕敢那边的老坑黑砂皮,就算是个头这么小的料子,一公斤也得需要四五十万呢,咱现在买的这个价格已经很便宜了。”

    废话,能不便宜吗?这些料子确实是南奇场口的乌砂皮不假,但都不知道被人挑了多少遍的了......

    赵老板说的这些,杨靖多少也听说过。南奇场口是小场区的最重要场口之一,小场区位于大马坎场区的南部,恩多湖左侧,有三层矿石。

    南奇场口的第一层为黄砂皮,第二层为黄红砂皮,到了第三层才会出现黑乌砂皮。就是杨靖现在手里拿的这种黑乌砂皮。

    只不过相比于上面两层的毛料,这第三层的黑乌砂皮很难出好料子。南奇场口上面两层的毛料大都蜡壳完整,那是因为石头远距离搬运后沉淀,皮壳相对不翻砂多一些,易形成完整蜡壳。而第三层的黑乌砂多为翻砂的石头,因此不易形成完整蜡壳,好料子也就不多。

    正如赵老板刚才所说的那样,要是这些毛料都是南奇场口第一层的黄砂皮,即便是个头这么小,一公斤最起码也得需要二三十万的价格。就算是第二层的黄红砂皮,一公斤的价格也不会低于十万的。

    至于这第三层的黑乌砂皮,那就只能呵呵了......

    旁边也有一个石友说道:“小兄弟,老赵这里的料子还是不错的,虽然解出翡翠的几率不是很高,可在哪儿赌石不都这样?老赵这里的价格公道,这黑乌砂皮才三万块一公斤已经很便宜了。”

    另外一个石友也说道:“是啊,这可是南奇的黑乌砂皮呢,上个星期六,市场南边的老胡就在这堆毛料里面挑了四块,结果其中一块解出了一块春带彩,龙宝金行的李经理用三十万买下了老胡的那块春带彩。老胡也算是小赚了一笔,唉,老赵,老胡当时买那四块石头给你交了多少钱来着?”

    老赵笑呵呵的说道:“老胡那四块料子一共花了十万零八千。”

    那个石友说道:“看了没?十万零八千,一转手就能净赚二十万啊。”

    杨靖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二十万也叫赚啊......

    这段日子杨靖动辄就是百万英镑的收入,对于二十万国币真的是没啥感觉了。

    不过,既然这价格打不下来,那就挑上几块呗。反正也不贵,这堆毛料里面个头最大的也不过才一公斤多点,就算是买上十块料子,也不过才三十来万啊。

    想到这里,杨靖就对那两个石友点头道谢,然后对老赵说道:“那好,那我先看看这些料子,需要什么我就给你说。”

    听到杨靖这么说,赵老板脸上乐出了花。很显然,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被打动了。

    不怕你小子不买!只要你小子买了,那就脱不开喽!

    在赌石行业中厮混了这么多年,赵东升当然清楚赌石对这些石友们有多大的吸引力了。说个毫不夸张的话,别看自家这家店不起眼,但对于石友们的吸引力绝对不比葡京大酒店对赌徒的吸引力差!

    “好,杨兄弟,那你先看着,有什么需要直接叫我就可以了,我就在那边。”

    “嗯,有事我就招呼你。”杨靖点了点头,就没再理会这位赵老板,而是直接蹲了下去,开始一个个的挑选起那些毛料。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