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三章 老舅当年的家伙事儿
    这四块料子一共是3.2公斤,其中那块藏着老坑玻璃种满绿秧苗绿的翡翠毛料最小,才半斤多一点。

    “杨兄弟,3.2公斤,一共是九万六。不过你是第一次在我这里买毛料,所以我给你便宜一点,那六千就不要了,你给我九万就好了。”赵东升虽然对于杨靖挑出来的这四块料子很是不屑,不过顾客是上帝,人家别说是挑四块这样的料子了,人家就是挑四块狗翔,你也得给人家过称。

    杨靖笑呵呵的道了一声谢,和赵东升签完了协议之后,用卡转账,然后带着这四块料子就准备离开。

    “唉,杨兄弟,你不在我这儿把这四块料子解开了?”赵东升有些着急的问道。

    “不了,赵老板,今儿个我买这四块毛料纯粹就是为了玩。我真的是不懂什么赌石,就我挑选的这四块料子,要是从你这儿解开,里面万一要是什么都没有,这不是坏你的买卖吗?所以啊,我还是带回去自己慢慢的解开它们吧。”

    一听这话,赵东升也不再挽留了。

    就杨靖选出来的这四块料子,赵东升真心觉得里面解不出什么好东西来。

    看到杨靖推门出去之后,赵秃子拉了哥哥一把低声说道:“哥,这个小年轻我总觉得有些不简单。”

    赵东升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弟弟,笑着低声说道:“不简单?哪儿不简单了?你看看他选的那四块料子吧......”

    赵秃子没有再说话,而是微微的摇了摇头。而赵东升则掏出了手机,开始算起账来。

    还别说,赵秃子的直觉真的是有些不一般,最起码他多少还能感觉出来杨靖的不一般来。至于赵东升,则全然不知道他店里最珍贵的一块翡翠毛料,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北杨靖给淘走了......

    拿着四块料子上了车,杨靖直接就开车去了外公家。

    到外公家才三点来钟,杨靖就把老舅叫了出来。当老舅看到后备箱里那四块奇形怪状的毛料之后,他惊讶的问杨靖:“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玩赌石了?幸亏你姥爷现在不明白,要是让他知道你敢碰这个,少不了揍你一顿。”

    杨靖笑嘻嘻的说道:“我又不是特意去赌石,刚才闲着没事去了大运河古玩城,看到了宝玉斋那里正好有个人在解石,结果......”杨靖就把上午的事情说了一遍,当老舅得知这四块石头花了九万块之后,又好好的埋怨了杨靖一阵子。

    “爷们啊,不是当舅的说你,虽然你现在也不差这九万块,可这钱也不能这么造法的啊。你看看你挑的这是什么料子啊,里面要是能有翡翠才见鬼呢。得了,只此一次啊,以后这玩意儿不能再碰了,这东西闹不好就是倾家荡产啊。”

    杨靖知道老舅为什么说这个。十五六年前翡翠热刚刚兴起的时候,老舅很是迷过一段赌石,结果搞得家里是鸡飞狗跳的,好好的一个家庭差点就让老舅给败没了。

    要不是外公最终拿着擀面杖差点把老舅的腿给打断,老舅估计还沉迷在赌石之中呢。

    不过从那次之后,老舅就再也没有碰赌石这东西。这也是让杨靖非常佩服老舅的,他竟然能够说戒就戒,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这足以说明老舅的意志力足够强大。

    看着老舅一脸不爽的样子,杨靖笑嘻嘻的和老舅打岔道:“舅,我这不就是玩玩嘛。再说了,您怎么就知道我选的这四块料子不行啊?我告诉您,您外甥的直觉一向是很恐怖的,这四块料子我都非常有感觉,要不然我也不会挑这四块料子啊。”

    老舅瞪了外甥一眼说道:“感觉个屁啊!老子当年也是觉得自己的感觉天下无敌,结果差点把咱们这个家都给折腾没了。我给你说啊杨靖,只此一次,要是让我知道你小子再敢碰这一行,用不着你爸动手,我就能把你的腿给敲断!”

    这样的话杨靖也不以为忤,笑嘻嘻的说道:“舅,别说那些没用的了,料子我都买回来了,总不能扔了吧?您之前的那些家伙事儿呢?拿出来我用用,万一要是在这四块料子里面解出好料子呢?”

    老舅现在虽然不玩赌石了,可早些年他赌石的时候置办的那些解石工具都还留着呢,杨靖要得就是那些家伙事儿。

    老舅没好气的瞪了外甥一眼,说道:“我给你说啊,那些家伙事儿你可以拿走,但不能在这里解石。要是吵到你姥爷和你姥姥,我可饶不了你。反正你也有车,把那些东西拉到你家储藏间去吧,要解石的话,你就从你家的储藏间里解石吧。”

    杨靖当然明白老舅为什么要这么说了。当年老舅玩赌石,可是把家里折腾的不轻,一家人都非常反对老舅玩赌石。而解石偏偏又是非常制造噪音的活儿,要是在这里解石,耳背的外公或许听不到,但外婆一定会知道的。

    老舅指了指外面小院中的储藏间说道:“我那套家伙事儿都在小屋里放着呢,你自己拉走吧。”

    杨靖脱掉了外套,穿上了连体围裙,戴上了一副线手套,这才去了小屋,用了十多分钟的工夫,就把老舅那套已经放置了十好几年的工具全都放到了车上。

    老舅的这套家伙事儿还挺全的,个头最大的是一台一万三千多块钱的油切机,这也是老舅这套工具中最值钱的一个大件了。

    油切机一般是用来切大、中料的,虽然速度慢点,但胜在切得很齐整,算是专业的解石工具了。

    不过这玩意儿稍微有点大,就算是牧马人的后备箱都放不下,杨靖只能又跑到楼道门口,在楼道墙壁上印着很多小广告,在其中找到了一个专门租车的小广告,打过去之后,对面那人说十分钟就到。

    剩下的工具中有一台小型的水切机。这台水切机适合切中、小料的,自带水箱,最大可以安装十寸的切片。此外还有一台台式砂轮机和一把角磨机,以及一台用角磨机改装的自制铁刷机。

    剩下的工具就是放大镜、一把高级的玉石强光手电,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零碎工具,都被老舅放在了一个工具箱呢。

    等那辆租赁的小型货车来到,杨靖和车老板把那台油切机搬上车之后,老舅又叼着一根烟晃悠着走了过来。

    “我说杨靖啊,我觉得你回家解石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就算是在地下储藏间解石,你一开机器,估计整个楼道里的人都会睡不着觉的。这样吧,你去你建民舅舅那儿吧,他门市后面有一间专门的工作间,在那里解石谁也不影响。”

    顿了顿,老舅把烟头仍在了地上又说道:“算了吧,我还是和你一块去吧。”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5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